南疆汉子 南疆汉子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

大个子正哼得高兴,忽然听到了上面秀才轻轻的喊声:“大个子,别哼了,猴子来了。”大个子一听,精神一振,妈的,终于来了,不亏我哼了这么久歌呢。他连忙翻过身来,快步走到一处草丛底下,慢慢地探出头来,果然,在离那两具尸体约五六十米处,鬼鬼祟祟地来了十个猴子,提着枪,弯着腰,一边前进,一边还朝着自己这一面不断地打量着,妈的,正好凑成一个班,够给自己面子了,大个子兴奋地想到。只是,单单来了一个班,应该不是为了占领自己的这个山洞般,估计只是为了夺回他们的猫耳洞,要是想着跟自己硬拼,按猴子的性格,说不定会派上一个排呢。

大个子盯着那十个家伙,慢慢地拉了一下枪栓,把枪加在战壕上面,他并不急着开枪,分头行动的时候,哥几个就说好了,等猴子走到那两具尸体旁边的时候再开枪,那时候猴子要想着找地方躲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跳进离他们最近的战壕里,哈,那里埋的一颗步兵雷就起作用了。

当猴子走到离尸体只有四五米远,走最前面的猴子已经蹲下身子,正在检查一下尸体的时候,枪响了,照例是闷头先开的枪,那准头,果然是了得,一个猴子扔掉了手中的武器,仰天倒了下去。仿佛是一个信号似的,哥三个的枪也同时响了起来,两个猴子立刻倒在了地上,其余的猴子则反应挺快,一个鱼跃,冲进了战壕,只是,没等他们清醒过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战壕里面腾起了一股小小的蘑菇云,一些东西飞出了战壕,大个子被阳光晃着,没有看清楚,不过,想一想就知道了,不外乎是残肢断臂而已,说不定还有脑袋呢。

正是太阳的威力最大的时候,火辣辣的阳光照在大个子的身上,大量的汗水渗了出来,沾在身上,粘乎乎的,难受得很。刚才那一声爆炸之后,整个战场又陷入了一片寂静,就连风声也没有,好象风都见不得刚才的血腥场面,有多远跑多远去了。大个子轻轻地放下步枪,弯下腰来,伸出手,擦去了从额头上流下来的汗水,那汗水流到眼睛里,难受得很,很影响视力。擦干净了以后,大个子顶着头盔,再慢慢地探出头来,他发现了一个异样,离刚才爆炸地点约十几米的地方,有一处草丛无风自动,虽然动的不是很大厉害,可是现在旁边的草都一根根傲然挺立着的时候,一点点的异动,都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大个子相信,草丛下面,肯定有一个猴子,战壕太狭窄了,地雷的爆炸威力没有办法完全发挥,根本不可能把七个猴子全部干掉,要是能干掉两个,大个子就要烧香叩头了。他慢慢地把枪口转向了那处草丛,准星里,草仍然无风自动着,细微得很,大个子把手慢慢地伸向了扳机,可是,等了好久,那里也不见露出一个头来,大个子耐不住了,大概估计了一下位置,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草丛猛烈地动了几下后,终于停止了下来,大个子高兴得很,看样子,这个冒险是成功了,那里面,肯定呆着一个猴子。

没等大个子的高兴劲过去,一声枪响,一颗子弹飞了过来,正好打在大个子的钢盔侧面,飞了出去,溅出了一片火花,大个子吃了一惊,妈的,刚才忙着看结果,竟然忘记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原则,幸好刚才灵机一动,从洞里面拿来了钢盔,要不然,就得光荣了。没等大个子把脑袋缩回去,右上方又传来了一个枪声,那枪声与半自动步枪的不同,明显的是闷头打的,哈,猴子只顾着打自己,肯定把脑袋露了出来,这不,正好被居高临下的闷头捡了个正着。大个子缩回了脑袋,把脸转向了闷头所在的方向,咧开嘴笑了一下,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有没有看到。

秀才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声音里面透着焦虑:“大个子,大个子,有事吗?”

大个子轻轻笑着回了一声:“没事的,秀才,子弹长眼睛呢,正好打在钢盔上,妈的,阎王爷也不敢要咱这样的捣蛋兵呢。”

上面传来了秀才忍俊不禁的一声轻笑之后,又没有了声息,大个子端起了枪,连忙换了一个位置,当他再次探出头来的时候,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又是一股子小小的蘑菇云,哈,猴子们只顾着上面的威胁,好象又忘记了脚底下的宝贝了,这不,又着了道儿呢,也不知道这一回能炸死他几个呢。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经过了这几次的交锋,大个子现在一点儿也不急了,从人数来看,这一班士兵的任务,显然是探明他们猫耳洞里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心思发动进攻,妈的,白白布置了好一会儿。算了一下,可以肯定已经被打死的猴子,起码有三个,那两颗步兵雷的效果如何,自己不知道,自己的那一枪有没有找死猴子,他也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自己基本上处于不败之地了,猴子们被压在战壕里面抬不起头来,这一面的攻击点有好几个,猴子也不可能完全确定,战壕里面还有没有地雷,他们也不能确定,他们现在肯定是心急如焚地要探明了情况之后钻进山洞里面,不过,得问一下我们肯不肯。

好一会儿还是没有动静,大个子不由得有点儿纳闷,怎么回事啊,猴子可不是有耐心的呢,这么久了还不想办法进洞,难道自己遇上了特务团里的家伙,要真是这样那就好了,特务团的残暴,哥几个可是听得多了,正想着找几个练练手呢,不过,大个子想了一下,应该不是,要真是特务团的,战斗力应该比现在这一帮人强得多,不会这样,才捏这么几下,就缩起脖子来了。

忽然,对面阵地上猛地伸出了两杆半自动步枪,朝着这里漫无目的地射击,大个子迅速地把枪口转向了一个半露出来的越南士兵特有的宽沿帽,可是,没等他扣动扳机,就看见一个猴子,从对面的战壕里面飞快地翻身出来,以最快的速度趴在了地上,匍匐着朝洞口爬去,妈的,原来刚才的那两杆枪是掩护来着呢,大个子也不管战壕上面的那个家伙,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半露的那两个宽沿帽,狠狠地扣动了扳机,不过,响的是四声,哥三个的心思都一样,净让战壕上面的家伙自个儿逍遥去了。四声枪响之后,那两杆枪立刻就停了下来,其中一杆枪还搁在战壕外面,显然枪的主人已经被打爆了,另一杆枪则是缩了回去,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那个家伙。

战壕上面的猴子,仍然不管不顾地往前爬着,大个子朝着他开了一枪,可是,那个家伙机灵得很,尽可能地把身体压低,大个子的枪只打在旁边的泥地上,溅起了一片灰尘而已。看到自己被中国人盯上了,那个猴子爬得更快了,很快地接近了一处草丛。又是一声枪响,是步枪的声音,又是没有打中,不过,猴子爬得更快了,而且三不管地钻进了草丛里,没等他稍微松一口气,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一切又能都恢复了平静,唯一能看到的,只是那片大个子安了光荣弹的草丛里面,多了一摊鲜血而已。

大个子紧紧地盯着对面的战壕,刚才的战斗,竟然持续了一个半钟头,虽然打的子弹不是很多,可是凶险处,绝不亚于一场较大规模的战斗,要不是自己做足了准备,施尽了诡计,而且好象老天爷也站在自己这一边,结局说不定就倒了过来呢。妈的,对面的猴子,枪法还真是不错呢,竟然只凭着枪声,就打在自己的钢盔上,厉害。大个子又换了一个地方,探出头来,可是,对面的战壕,仍然没有半点儿动静,大个子有点儿纳闷了,难道,猴子们都被打死了,或者,剩下的人都受伤了?不大可能啊,自己的运气难道真的那么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