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四章.龙窥四海 239.近战、夜战、肉搏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汉文呐!你看看!没想到啊!我一手提拔起来的指挥官居然是拿士兵生命斗气的莽夫!”白将军的涵养很好,而且他也完全可以想像到战场的惨烈,但这都不是他容忍鲁莽的理由。

1师不缺少重武器,整个师里装备了大量75毫米口径的山炮和攻击坚固掩体用的平射炮,还有南华特地为之设计的可分拆的105毫米火炮,当然由于山地丛林部队补给的原因这种火炮只有4门,是为一些特别目标特地准备的。从火力上来说已经完全超过了江西南部和湖南南部内战前线的国府正规编制部队。可以这么说这些民团基本上已经脱离了每遇见工事就人扛炸药包的时代,可是1师的指挥官一到凉山就仗着装备蛮功蛮打,可实际上是1师炮虽多炮弹却一时间接不上来,而火炮对山体防御的攻击就非得蛋如雨下不可。

包汉文其实还是有心里准备的,来自后世的他自然是知道凉山,而一直很悠闲的白将军之所以会关注到凉山的战况还是因为包汉文的意见,毕竟在出色的将领也无法对凉山从地图上了解到后世视频资料那么直观。

“部队没有了良好的武器条件就不会打仗了,记得当初人家红军在百色的起义也打过这样的战斗,人家就知道碰上这样的情况算组织手枪队用四只脚爬上山。这些人,装备好了,人却笨了!”白长官终于还是生气地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而包汉文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很明显前线将领勇猛有余变通不足。

凉山那种战斗其实法国人只要形成了有效防御那么事情将会变得麻烦是肯定的,在这一点上首先是一线指挥官对战局的变化心理准备不足,其次有效的方法也并非没有,比如说就依靠桂军的人数优势在阵地前沿与对方展开激烈的对射,将蚕食战术的节奏加快,那样虽然部队会付出更大的伤亡,却也能迅速地消耗敌人不对的有生力量。

当然这些都是纸上谈兵最终还是要拿到战场上去检验其有效性。

“汉文你有什么意见没?”白将军还是点了包汉文的将,毕竟他这个顾问也不能什么都不做,适当发表意见还是很有必要的。

白将军这一问包汉文还是愣了一下,在他来广西的时候向念恩就叮嘱过他尽量不要干涉桂军的指挥,给桂军以南华共和国的支援是有条件的支援的错觉。

听白将军这么一说,指挥部里的那些参谋都下意识地将意识集中到了包汉文这里,他们很想听听最近在国内声明大震的南华共和国青年名将究竟有什么样的见识。

“如果从战略上来说,应当立刻留住部队在凉山佯攻,第二梯队主力向西北绕行150公里于3师会师绕行南下直取河内。”包汉文的意思是佯攻凉山用桂军久攻凉山不下的错觉迷惑法军让其树立坚守的信心以将敌人吸引在河内防止敌人逃窜。

只不过这么做在战役组织上将对桂军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硬的骨头不好啃就不啃是最好的办法。

所以包汉文的意见虽然让其他人眼睛一亮,但是却很难得到白将军的认可。

“这恐怕很难实现,对法国开展之后我们遇到的第一个硬仗就失败了只怕国内那些反对我们的人会给我们很大的压力,到时候我们会很被动。”白将军的意思也很明确,凉山要打而且还要迅速地将凉山拿下来,这是政治仗,是让南京和其他军阀闭嘴的仗。毕竟在老头子打算对红色区域展开全面攻击的时候他们桂军将借口与法国的战事采取守势。一众军阀必然会骂桂系打的好算盘,又避免了内战消耗又在国内获得了抵御外虏、捍卫国威的巨大名誉,毕竟桂系对法国的开战理由可以说是理直气壮。

可若是桂军在越南稍稍有个什么差池,那么“不顾国家内忧外患,沽名钓誉.....”等等的声讨自然也就随之而来。

“若凉山必须要打一般的战术还是避实就虚,这一定要啃的骨头也找好下口的地方。”其实包汉文没有说,他这种四平八稳的应对依据就来自于1933年还没有发生的那次战争,德国纳粹“沙漠之狐”的战争力学原理。

这个原理认为利用部队的战斗力攻击目标就好像用杠杆撬动敌人一样,从敌人防守正面硬突那几乎是将力用在支点上难以形成效果,可要是以正面佯攻主力在侧面甚至敌后攻击就会形成巨大的力臂撬动敌人的防线,这就是战争的力学原理。当然其中还有很多欺骗性的战术细节动作就很考验一线指挥官的能力。

包汉文说到这里白将军也听了个清楚,包汉文的战术四平八稳,看样子也是打惯了那种南华共和国以力压人发挥武器或者火力优势的战斗,可是白将军北伐那靠的可不是这些,就是在近乎不可能和绝望的条件下他一样必须去战争敌人,这也算得上是一个三民主义革命者的的战争哲学。

“看来南华的指挥员培养有一套科学的体系啊,正规化,什么是正规化?这就是正规化!什么都有一定的理论和条例,然后多单位协同产生合力。”白将军心里暗暗地想着。

不过呢。

“汉文说得有理,不过呢,我们广西人有广西人的打仗方法。”白将军说话依旧带着笑意,可是包汉文却从中间分明听出了一众寒意。

“广西人的方法?”

“对,这是当年广西人作为国内穷苦百姓蜕变成的革命者的方法!”白将军的眼神中似乎出现了一些对某种东西的神往和尊敬,“从这个方法出发,今天晚上我们要打的就是:近战、夜战、肉搏战!”

随着南华共和国的军工产业的飞速发展,包汉文已经逐渐将这种原始、野蛮、残酷的战法排除在了选择之外,毕竟任何一个将领都不愿意在非必要的情况下让自己的事情去经受那种残酷的煎熬,可是包汉文回头想一想,日后若倭国开始全面侵华只怕南华的物资很难抵达国内,至少海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并不安全,而陆路所经过的地头英国老是倭人盟友,今天又和法国人结了仇,到时候国内要面对的困难是难以想像的,那时候士兵还是要拿起刺刀去和敌人见红的。

“近战、夜战、肉搏战!”

李征南也收到的前敌总指挥部的建议的也就是这样的,而下午就从战斗中撤出来修整的童1团团长志钢也出现在了李征南的指挥部。

接替李征南的7团所采用的是疲敌,扰敌的战术,一方面消耗敌人减少自己的伤亡,另外一方面也对“近战、夜战、肉搏战!”建议的可行性作出结论,而结论的依据就是1团依旧留在阵地上的少数观察员。

整个下午到傍晚的时间凉山的枪炮声虽然算不上十分激烈,却也是此起彼伏没有停歇。

当然在一个下午的作战中又有数百越南仆从军陆续到达,实际上越南仆从军的数量应该还有很多,但是那些越南当地的武装豪强都在以一种观望的心态看待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而那些死心塌地跟着法国人和愚蠢的盲从的越南人仆从军都在第一时间向他们的主子寻找依靠去了。

如果换一个条件,或者换一个时代的战争,白将军所提议的“近战、夜战、肉搏战!”的想法都很难实现,若是冷兵器时代从山上冲锋下来的敌人将是进攻部队的恶梦,而在信息时代放弃两侧高地的攻击部队将受到精确和猛烈的火力覆盖,只有在这个时代当前战争条件下,两侧高地的敌人冲锋就算是冲下来也就是和桂军进行近战,而桂军主要装备就是南华共和国的冲锋枪,在近战中拥有巨大的火力优势。

而现在的天气正在下雨,在两侧高地的敌人也无法对攻击部队造成有效精确的火力伤害,所以白将军的建议被接受了,而1团和童志钢将担任主攻任务。

“师长放心,我将用法国人的血来洗刷1团蒙受的耻辱,如果我办不到就会用自己的血来洗刷1师的耻辱。”童志钢的豪言并没有多高的调子,谁都能听出台这次如果1团不能完成既定目标他肯定会死在攻击的路上。

对于手下的用以明智的话语李征南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愿意破坏这种气氛,而军人也确实需要一往无前的勇气。

为了突击计划的突然性1团没有进行战前的誓师,只是将命令传到了憋屈了半个白天的官兵耳朵里,而那些在后勤部队搭建起来的野战帐篷中的士兵不越而同地拿起了插在靴子边的刺刀,由于南华共和国的近战兵器枪身普遍比较短,所以士兵的刺刀则普遍比小腿还要长出5公分左右的样子,坐下来刚好和膝盖上方的大腿肌肉平行。

大部分的士兵眼神中都闪耀着刺刀的光芒,游荡着一种凶狠的表情,而少部分当过乡间恶霸的恶少年甚至嗜血地舔起了嘴唇。

在入夜之后,1师并没有停止对敌人的进攻,凉山的枪炮声越来越激烈,实际上在入夜之后在凉山城区的正面第一师取得了不小的战果,整个到晚上12点攻击结束的时候已经向城区内推进了300多米,而他们的起点是城外1公里的地方。

这就是说一直在蛰伏中的1团只需要和敌人打巷战了。

从凌晨两点开始1团的士兵纷纷地走出了野战帐篷,看着帐篷外已经成了落汤鸡战斗了一天还在努力搭建自己帐篷的一部分4团和7团的官兵,他们觉得很是不好意思,作战不力的他们却受到了后勤部队的特殊照顾,因此今天晚上要是拿不下凉山他们也就没有脸回来了。

在他们走出帐篷不远的时候在细雨中都发现了自己的排长,这些排长没有多说些什么,他们只是执行童志钢的命令从附近的越南村庄里“买来”了烈酒给每个战士准备了一碗,夹杂的雨水的酒味道怪怪的,但在1团士兵胸中点起的那团火却可以烧死任何敌人。

两点50分当1团的士兵到达并潜伏预定的位置,纷纷上了刺刀的时候,一阵阵越来越狂暴地风夹杂着不知道是变大了还是因为被风吹在脸上更沉重的雨水在人的身上打出了一层雾蒙蒙的轮廓。

1团的战术是一种南华共和国教官带来的十分类似特种兵夜袭的战术,部队无限制地接近着自己的目标,一直到暴露的时候开始突然地袭击。

当然和特种部队不同的是1个团将近3000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敌人跟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不过只要越接近敌人的阵地就越能达到突然袭击的效果。

随着那阵狂风的过去,凉山城在温润的雨水中显得出奇地宁静,尽管士兵们是不是地踩到水坑甚至摔倒,但是依旧如同猛兽一样摒住呼吸蛰伏着接近着自己的目标。

也许是气氛太过于诡异和紧张,凉山城静静地居然感受不到一点风的声音,士兵行进发出的声音和沉重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沉重,部队已经接近到了敌人最前沿控制区不足100米的地方了。

“噼啪”的泥水溅射声,所有的士兵立刻机警地卧倒,随之而来的是出现在桂军阵地前沿的信号弹。

信号弹并不是耀光弹,并不能借助起看见潜伏的桂军,但是法军的哨兵们明显感觉到了一些异样的声音,但是他们还是迷惘地看着升起在空中拖着长长尾烟的红色死亡信号。

“轰~~~!”由于混杂在雨水中无法听清楚炮弹破空的声音,所以之到一个法国哨兵被巨大的轰鸣声带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他还在呆呆地看着天空的信号弹。

随之而来的是桂军猛烈的炮火急袭,那些迫击炮手甚至在以每两秒中一发的速度拼命地向炮筒防止炮弹,凉山城里的爆炸声甚至都没有办法此起彼伏,而根本就是没有停歇地炸成一片。

第一师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火炮为1团做火力准备,也放潜伏在雨中的1团士兵能够借助炮火清楚地看看自己要去占领的阵地。

由于弹药运输的问题,第一师的炮击虽然猛烈却没有超过两分钟,尽管这中间两侧高地上的法国迫击炮仓促地对1团所处的大概位置进行了炮击,但是这在凉山城内的法军看来更向是在为桂军壮声势。

而天气也在这个时候逐渐起了变化,随着雨点一样的炮弹的消失,接替它的是越来越猛烈的暴风雨,在枪炮和风雨的嘈杂中很容易让人忘记一切,忘记死亡、忘记恐惧,1团的士兵好像地狱来的魔神一样凶狠而悍不畏死。

“兄弟们,用你们的刀,尝尝法国人的血!”

“杀~~~~!”

此时的凉山法国守军和也仆从军还没有作出任何有效的反映,100多米的距离似乎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战斗往往并不是想像的那么简单,法国人的战术素养非常高,由于现在已经切入城市内部,所以在巷战中大部队并不是脱缰野马一样地展开攻击,而是在主要街道汇聚成洪流向法军的防线冲击,而这些冲锋者成为了法军最好的目标。

当第一颗照明弹升起的时候,法国人的机枪带倒了一大片的桂军官兵,然而火力但暴露之后在如此近的距离1团手上的自动火器也不是干看的,迅速压制起法国的机枪来。

南华共和国的冲锋枪,实际上是一种半自动枪支,但是由于现阶段技术指标的问题,枪弹大部分还是7.6毫米的通用子弹,也就是和这个时代大部分的步枪和通用机枪一样的口径,换句话说桂军几乎是人人手上都用一支用弹匣的机枪(一般通用机枪是用弹链的)。

而同时法军的其他主要火力点都还没有从桂军的炮火中恢复过来。

当一颗照明弹消失的时候桂军的喊杀声再次达到了高潮,法国人的火力点也在迅速的恢复中,但是百里的距离冲起来也就是10多秒的事情,法国人的第一道战壕迅速淹没在了洪流之中。

后面战壕的法国士兵不断地听到死亡前的哀号声,他们的头皮开始发麻了,很明显那是被刺刀刺死的痛苦嚎叫,在之前他们也看见了桂军枪支前那明晃晃的刺刀。

来不及犹豫、来不及思考,一部分法国人在迷茫发呆,他们不知道遇见了什么样的敌人,而另一部分清醒的法国人却拿起了枪拼命地射击。随着第二颗耀光弹的升起,1团的士兵又向割麦子一样被拉倒一片,而法国人的战术动作也逐渐从惊慌失措中进入正常轨道,耀光弹从这一次起再也没有中断过。

但是法国人却发现他们的面前正在逐渐地变成茫茫的白色一片,看起来就好像是茫茫多的敌人一样,完全找不到目标,就好像在雨夜晚走在公路上被迎面来的汽车灯照住的状态,10米之外什么都看不见。

一个法国机枪手正在疯狂次叫喊着向前扫射,他根本就没有去想这样的扫射能有多高的命中率,而实际上他的双手已经被枪的后坐力震得失去了知觉。突然他听见“轰”的一声,“啪”的一声什么东西落在了他的右手边,借着气枪喷射出的火舌他看到那是一条腿,很明显桂军踩到了战壕前的地雷,但是下一刻一阵火光出现在他面前,他瞬间就感觉什么东西钻进了胸口,那飕飕的凉风还在不停地向他的身体内钻,之后他的意识就模糊了,随之而来的是一条连着身体步履坚定的腿踏过他的尸体。

而1团的战士的攻击方向正是顺着越来越强烈的风雨行进,在桂军冲到法国人面前,法国人现在只有1次开枪的机会,之后他们要么参与肉搏,要么举手投降。

不过法国人很快发现身边的人往往一举手就被对方杀死,显然桂军也看不清楚法国人的表情和动作,在逐渐昏暗的夜色中任何动作都成了抵抗,很快被刺刀刺死。

无论是越南人还是法国人都对目前的情况没有充足的估计。

随着肉搏的开始双方都明白这个时候后退就意味着死亡,打算逃跑的人在被追上之后想要投降根本就没有机会,因为对手根本就看不清楚你的动作,在黑夜中消灭敌人就是保存自己最好的办法。

随着战斗的进行,法国人的耀光弹被以极高的频率消耗着,很快凉山的雨夜中再也没有了耀光弹的存在,不知道是用完了还是发射耀光弹的人完蛋了,但无论怎么说双方都陷入了黑暗中。

桂军的士兵早有准备,在攻击之前1师指挥部就考虑到了能见度的问题,所以部队的任何人员都必须在黑夜中保持高速向敌人阵地推进的攻击姿态方便辨认,而那些受伤或者在原地缠战的人必须在感觉有人的时候首先向天空鸣枪,后续部队的士兵在无法明确确认友军的情况下不得参与到一对一的搏杀中去,以免误伤自己的战友。别看办法原始而普通,但是在整个的凉山夜战中起到了非常好的功效,法国人在1团开始进攻的时候就陷入了被动,而且整个战斗主要战场的争夺只持续了10多分钟,法国人根本就没有机会组织防御,而那些越南人大多数都在投降的时候被误杀,不过很可惜失去斗志的越南人在那样的条件下基本看不到自己的战友是怎么死的,甚至很多俘虏在第二天黎明的时候还在奇怪为什么自己的战友一夜之间都那么英勇,因为他们6成以上都战死了。

而1团在这次战斗中也遭受了巨大的伤亡,不过大部分的伤亡都是在冲锋的时候摔伤的,除少部分伤筋动骨的之外大部分士兵1个星期后又回到的部队。

凉山攻坚战在后来南华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事教材中成为了一次范例似的战斗,尽管桂军的顺利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得易于大雨的配合,但是这次战斗告诉任何一个中国军人,“狭路相逢,勇者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