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残剑断刀 十九节[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我们的东北抗日联军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英雄部队。它的前身是东北抗日义勇军余部、东北反日游击队和东北人民革命军。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人民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民族解放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的革命史上有不可磨灭的伟大功绩。在日本侵略者的大后方,他们14年的艰苦斗争牵制了数十万日伪正规军,有力地支援了全国的抗日战争,他们可歌可泣、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是中华民族争取独立宁死不屈精神的集中体现。抗战初期,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进犯,收复国土;一批又一批的热血男儿从东南西北集聚在一起,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喊出了: “宁死不做亡国奴,打鬼子,打鬼子还是打鬼子。”抗日联军成立的那一天起,战士们身先士卒诏,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各族人民:“只有团结一致,同仇敌忾,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只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大地,我们民族才有生的希望;”

方长清会议上再一次阐明东北抗日联军的目的和战争对象,他继续说道:“我们现在的队伍为什么在鬼子多次围剿下还发展壮大,除了我们自己有钢铁般的纪律外,最主要的就是我们是一支代表人民的军队。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认识到,我们离开的人民将一事无成,我们离开人民就会自取灭亡。”

一翻政治思想教育之后,方长清开始部署这次为过冬天需要物质的伏击战。

战斗任务刚一传达完毕,张文义,陈子辉等人开始争执起来。为了担任这次打伏击的主力谁也不让谁,谁都想率领部队为抗联战士去缴获急需的物质;其实在很多时候的争执不是为什么功劳,也不是为了荣誉,他们这样拒理不让的态度是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战友,战争是残酷的,没有一个人敢保证他就不会敌人的枪口下。

到最后争执最激励就剩张文义,陈子辉,他们现在的身份对等,一文一武;两人打起仗来都是不顾生死的英雄,为了打头阵,争得脸红脖子粗。张文义在军队里时间长,军事指挥,指挥打仗上比陈子辉强那么一点点;但在收集、分析鬼子情报上,战略部署上陈子辉多年跟随方长清现在也早已熟悉。他们相互争执下把但方长清难住,只能含笑的看着眼前两人不停的争执;这样的争执好呀,争执的目的都是为自己平日里出生如死抗联兄弟好,国民党军队如果有这样不怕死的争执,鬼子还能在中国大地上这样横行霸道。

方长清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好了,你们俩都不要争了。俩个还是支队领导,互相让让不就好了。不过这次的行动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个,他就是接替张然同志的赵大军同志。我这里就不用多做介绍了,赵大军同志在张然牺牲后负责起炮兵分队和机动中队的工作,这段时间非常出色,前段时间掩护后勤医疗队和伤员撤离中伤亡最小外,没有丢掉一个后勤部队的战友,我看他应该自己带队出去磨练磨练了;”

当张文义,陈子辉四处寻找赵大军身影的时候,方长清知道他们的意思,今天这样的军事会议怎么没有他的参加就行动呢。“你们几个不要找了,他是个好苗子。这次的情报全部是他收集回来的,现在他正带着他的机动分队进入伏击点了。现在这里的指挥员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他们伏击成功后,火速的接应清理战场。”

伏击战看起来是比较容易的事情,但现在抗联还没有能力真正的和鬼子硬拼,如有那个环节出了一点的差错,有可能就会遭遇增援鬼子的合围进攻。伏击不成功外,自己还会遭受巨大损失,战争局面就会颠倒过来;这样的事情在抗联成立初期是经受过的,随着战争的推进,抗联指挥员在战争里学习战争,逐渐的摸清鬼子的规则后一仗比一仗漂亮。

赵大军是个不到三十的年轻指挥员,他和张然同样的经历。从伪军起义成抗联战士,他一直想自己用自己的行动方式去洗刷曾经那段不光彩的历史。当他收集到非常准确的情报后,方长清给了他这样的机会。他这次带领机动中队的俩百多战士,一早就已经进入了伏击点潜伏下来,等待鬼子军队从自己前面出现。

机动中队全体抗联战士很多是张然的旧部,每个人在知道张然牺牲后恨不得去挖日本鬼子三代的祖宗坟墓。

这次伏击的情报是准确的,没多长时间。百来个鬼子和他们的物资就出现在大道上,鬼子这次不但是去扩大长钢大队的士兵基数,随队携带的有大米白面和抗联急需的营养物资几吨猪肉。

伏击战刚一打响,机动中队的抗联战士已经拔出大刀冲杀出去击;抗联战士个个是在磨难和艰苦的抗战岁月里摸爬滚打里过来的;他们用日军没有的速度,强大冲击力,再加上方长清传授的大刀技法,刀刀拼杀招式全是致命招势;有些聪明的抗联战士在实战中还对大刀杀敌进行巧妙改良,大刀带起的声音叫侵略中国的这些鬼子心惊胆破;

机动中队的抗联战士抡起的大刀,带着自己最亲密战友的血海深仇;

“杀杀杀杀。。。。。。;”一片震天的喊山声里,百来个鬼子已经被消灭一大半。有几个鬼子依靠自己强大的机枪火力苦苦支撑了不到半刻时间,幻想有自己大队援军到来,结果也在勇猛无比的抗联战士一阵轮番砍杀下见了阎爷;

这一仗下来,抗联战士不但把鬼子全部解决掉,缴获一大批营养补给物质,他们在清理战场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个重要情况:今天被伏击的上百个鬼子看起来年纪都是很老的,有几个应该都有六十多了,其中里面还有四个看起来娃娃一样的鬼子兵。

“鬼子的后备军是老头和娃娃组成;”方长清等抗联指挥员一得到这样的情报马上实地进行证实,方长清仔细看过之后内心紧紧的缩了一下:“看来鬼子拖不起这场持久的战争了,看来离我们胜利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方长清没有喜悦的心情反而转头就把陈子辉叫住:“陈子辉同志,一个称职和优秀的参谋长首先要了解敌方军队的素质,作战特点,指挥官的姓名,内部关系,武器装备,兵员新老比例,其它的还要洞察作战地区的地形特点,交通情况,鬼子行动的机动能力等等;我先不表扬你收集情报怎么样的辛苦,怎么样的危险,可今天的现实摆在我们前面。作为一个特别行动队长,作为一个参谋长你连日军人员如此大的变化都不知道,你失职。如果没有赵大军同志收集情报后的这次伏击,我们什么时候才知道日军已经是由这些老头和娃娃组成?”

这是陈子辉加入抗联以来受到最严厉的批评,他看到方长清队长很不高兴的样子,没有说什么话;因为陈子辉他自己知道队长这样严厉的对待自己是为自己好,不要以为自己现在是领导而忘记自己需要做的事,不要以为自己是领导就可以大意,不要以为自己是领导就可以不约束自己。很多投降鬼子做汉奸的抗联指挥员不也是从士兵慢慢的成长起来后放松了最自己的要求,忘记了抗战的民族大业,喜欢用领导的姿态去看事情,结果就成为民族败类人民的公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