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疯子蹦蹦

今天要说的人是个童年记忆中的人物,集名牌大学生、业余画家、乞丐、疯子于一身,已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再见到过,也不知道他现在生死。

别人都叫他为“老冯”,记得好像身材高高瘦瘦的,无论走到哪里,口中总是发出“蹦蹦”的声音,所以他还有个绰号叫“蹦蹦”。与一般疯子相比,老冯还算整洁。头发不显凌乱,衣衫不算褴褛,脸起码过几天会洗一次,没有太多的污垢。也从未见过老冯在垃圾堆里捡过东西吃,倒是好几次亲眼目睹老冯掏钱买东西吃。至于谁给的钱,因为老冯从来不和人说话,也无从知晓了。不认识老冯的与他在街上偶遇,如果不认真端详,如果没听见“蹦蹦”声,还真感觉不出老冯与不太讲究的正常人有多大区别。

虽说是个疯子,但老冯从来不大喊大叫,更没有什么攻击性。即使调皮的孩子恶作剧,他的反应充其量是怒目而视,口中的“蹦蹦”比平时高上几个分贝而已。老冯总是低着头在街上不停地走着,从街那头走到街这头,再从街这头走到街那头,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仍在地上的烟头和烟盒。捡到烟头,他会装到兜里,然后继续前行;捡到烟盒,他会如获至宝,找个没人的角落,蹲下来掏出短短的一个铅笔头,在烟盒背面划素描。孩子们对老冯不但不讨厌,相反还有几分好奇和喜欢,偶尔会给他一些纸和笔,换来的是他一个不明含义的笑。作为乞丐的老冯能接受的施舍也仅此而已,其他的任何东西包括食物统统接而不受,让人很是难以理解。

看到老冯画画,一般会围上一圈的观众,有孩子也有大人。老冯心无旁骛的画着,口中也停止了“蹦蹦”,周围的人除了啧啧声也少有声响,目光中颇有些对老冯刮目相看的意思。老冯的素描画得的确不错,栩栩如生具有相当的专业水准,就连我们当时的美术老师都夸奖有加。令人不解的是,他的素描始终是一个题材,一个女人相当漂亮的女人。

因为老冯的家乡离我们老家并不远的缘故,就有人知道些许关于他的秘闻。据知情者说,那个女人是老冯的爱人。据说老冯毕业于一所知名的大学,毕业后分配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还找到了一个才貌双全的对象。能想象得出那时的老冯有多么意气风发,然而随着那场史无前例浩劫的来临,老冯疯了。

老冯发疯的原因有多种版本,最主要的大概有三种:一是由于他工作太出色而受人排挤,被诬陷了个罪名反复批斗,老冯受不了折磨跳楼自杀,腿脚没受什么大碍,但大脑受损留下了后遗症。二是老冯的爱人出身名门被打成右派,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而自杀,使他受到了巨大刺激。三是他和爱人原本亲密无间,突然有一天爱人离他而去,老冯承受不住失恋的打击而精神失常。所有的说法都是猜测,但从逻辑和老冯的素描上分析,从大学毕业生沦为乞丐也许与那个时代有关,经常画一个女人也许又与感情问题有一定的干系。无论何种原因导致发疯,剔除外界影响,老冯应该不算个坚强的人。

儿时不明白老冯口中的“蹦蹦”是什么意思,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在模仿枪声,一声声“蹦蹦”就是他心中的子弹,自觉不自觉宣泄着自己的怨恨,不停地射向所有伤害过他的人和事。他所恨的人是否在他的“蹦蹦”声中不得善果无从得知,但他却沦为了街头的乞丐和疯子。

如果是一般的乞丐加疯子,也许会因吃不洁的食物而病死,也许会抵御不了冬天的寒冷,蜷缩在一个角落永远不再醒来。但老冯应该还活着,因为他好像还有着一定的清醒,还有爱有恨、有乐趣、有寄托,保留着些许作为人的起码尊严。

想着老冯,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在意料不到、难以承受的天灾人祸面前,人往往显得脆弱无力。面对同样的磨难,各人的承受能力不同,能够坚强面对扛过去的,无疑是胜利者,但像老冯这样的,算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毕竟他活了下来,虽说有点苟延残喘的意味。

尊严与生存究竟孰轻孰重?也许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会有不同的答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本文内容于 2008-3-6 23:53:17 被东风几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