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迪亚博-科蒂穿着酷爱的豹纹裙领取奥斯卡,左臂上的纹身是她自己


小档案


1978年6月出生长大于芝加哥,她在书中说自己是继女。


DiabloCody只是笔名,Diablo是西班牙语中魔鬼的意思。


在2007年《娱乐周刊》评选的好莱坞最漂亮的50个人中,她名列第38.


她在伊利诺州读的预科,毕业于爱荷华州立大学,专业是传媒研究。


她在玩过山车方面是一位能手。


她怀疑自己的脚趾患病,但却没时间去照X光证实。


当宣布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时,迪亚博-科蒂(DiabloCody)走上了台:烈焰红唇,左臂美少女文身,豹纹图案的长裙。


【特写】


小心!裙子的前面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长,以至于她在台上发言激动地握住小金人时,还得抽空拉扯开得相当高的裙衩……她看上去那么眼熟,那么妖娆,那么不羁。原谅我,我好像想得太多了!


不,等一下,请相信我,就一次。没错,就是她,那个在夜店和网络视频上的脱衣舞娘!


终于被认出来了!迪亚博-科蒂之前是艳舞女郎,色情电话接线生,网络上超高人气的博客写手,得奖作品《朱诺》只不过是她执笔的第一个电影剧本……赢得奥斯卡后的第二天,她的半裸照片在互联网上不断扩散。实际上这些照片,大部分都转载自她进入好莱坞的敲门砖―――私人博客!难怪《纽约邮报》的记者就半裸照片访问刚刚得奖的她时,她笑着说:“嘿!你都还没见过吗?那都是我自己放上互联网的!”


这个曾经“靠身体写作”的博客写手,现在是奥斯卡最佳编剧,好莱坞最热门的电影编剧,众多导演争相邀请的合作对象,包括斯皮尔伯格老大。


一位外形不算迷人的艳舞女郎,为什么能跻身才华横溢的好莱坞编剧圈?她到底得到了上天的何等眷顾?


看看好莱坞电影里最讨巧的“麻雀变凤凰”的故事如何在她的身上应验,或许对你对我,都有一些启发―――如果外形注定成不了大明星,不妨学学科蒂,换个策略,或许惊喜从此降临。


迪亚博-科蒂今年30岁,真名叫BrookBusey-Hunt,她创作的第一个电影剧本《朱诺》就为她赢得了奥斯卡!在做编剧之前,她的人生经历就丰富得足够写本书:脱衣舞娘、色情电话接线生、用身体写作的博客写手……让那些道貌岸然、风度翩翩的名编剧们见鬼去吧,现在的世界,需要科蒂这样的编剧!


写博客 :“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写作”


迪亚博-科蒂在芝加哥一个中产阶级家庭长大,从小就热爱写作,也有天赋,但没有人看好她。科蒂还记得:“我的一位老师曾经跟我说过,我太懒了,他说我是他教过的学生中最有才华的一位,但是他并不觉得我会成功,他说我没有野心。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写作,我从来都认为出版是那些超级优良的学生才会做的事,我写作只是因为我决定这么做―――因为我在忏悔!”


有什么值得忏悔的?实际上科蒂在离开芝加哥之前一直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大学毕业后,科蒂在芝加哥一家公司做秘书,并开始写博客。她故意以不太纯熟的东方人的英语以及东方人的思维方式写博客。就这样,白天她是西方秘书,晚上是东方丽人,满足写作欲望。


做舞娘 :“脱衣舞把我自己内心深处解放出来”


没多久,科蒂为了网友Johnny,她离开了家乡芝加哥,来到了明尼阿波利斯,嫁给了他。一个业余的舞娘比赛让迪亚博-科蒂萌发了一个吓人的念头―――做脱衣舞娘。她觉得当脱衣舞娘彻底解放了自己的个性。“脱衣舞把我自己内心深处解放出来,教我变得更强韧,让我意识到,我过往的生活都不是我想要的。”于是,科蒂白天在广告公司工作,晚上到夜店“解放自己的内心深处”。


在成为脱衣舞娘后,迪亚博-科蒂(DiabloCody)成为她的笔名。在丈夫的鼓励下,她干脆从广告公司辞了职,全职跳脱衣舞。有空的时候,科蒂还去做电台黄色节目的电话接线生,面对无数寻求慰藉的无聊男士,科蒂能随口编出各种撩人的故事。编剧基础,也许就是这么练就的


被发掘 :“我不是进取的人,我太幸运了”


科蒂并不觉得这些工作让人厌恶,反而兴趣盎然,还把这些经历和行业内幕写在博客里,她把博客取了一个难登大雅之堂的“PussyRanch”。


科蒂用幽默有趣的笔锋描画与众不同的生活,引得了外界的关注。现在,科蒂的博客已经有1.12亿的点击率。洛杉矶一名叫马森-诺维克(MasonNovick)的文学经纪注意到了她,邀请科蒂写书。


科蒂以她愤世嫉俗的独特文风写回忆录,内容是关于她的脱衣舞娘生涯,名字就叫《CandyGirl:AYearintheLifeofanUnlikelyStripper》。书卖得很好。


“如果没有马森,这一切不会发生,”科蒂说:“我不是一个多么积极进取的人,只有一点点像肥皂泡样的幻想。我太幸运了,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情。”


写剧本 :“我觉得自己像个诈骗犯”


科蒂也认为自己走的路不太寻常,在一次访问中,她以“骗子”来形容自己:“真希望我知道!我也想找到(成功)背后的原因。我想过这问题很多次,因为我知道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这一切听起来多么"非典型"。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诈骗犯,因为我的同行确实是以一贯方式在努力争取他们该有的荣誉。”


书出版后,科蒂小有名气,这时她创作了自己第一个剧情长篇剧本《朱诺》。回忆创作过程,科蒂说:“我当时坐在厨房里,想象一个少女紧张地坐在卧室里,试着扮演她那还没出生孩子的父母的角色。电影就是在想象里完成的。我只是以自己少年时候为原型塑造朱诺这角色,虽然我没有那么酷过。”很快,幽默且真实,贴近年轻人的剧本被导演杰森-瑞特曼(JasonReitman)看中。


奥斯卡 :“说我为了写作做舞娘,很不公平”


说到《朱诺》被拍成电影时,科蒂显得很雀跃:“这实在太让人兴奋了,我享受我能做到的一切,我想是在写博客时显现出的一些能力让我闯入了好莱坞,现在回想起来感觉一切不可思议。”


外界对她前脱衣舞娘的身份热切关注,让她有些不满:“我从来不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说我为了写作而做脱衣舞娘是不公平的。”


赢得奥斯卡后,科蒂成了抢收货。知名大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邀请她为新片《TheUnitedStatesofTara》写剧本。科蒂和《朱诺》的导演杰森-瑞特曼还将合作一部惊悚片。


“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有才华的人存在,所以,别去寻找一个计划,把你的博客向世人公开,然后,你的才华就会自然被人发现。”

对话


迪亚博-科蒂成名后,著名的男性杂志《君子》对她进行了专访。


《君子》:看来脱掉衣服真的是成功进入好莱坞的必要步骤!


科蒂:(用支票点烟)听着,孩子,在CSI第二季的剧情里,对SplayedHookerCorpse来说裸体确实可以成为一笔交易,但是我觉得相对于我的写作水平,


我的身材真的不怎么样。我甚至认为那个时候他们花钱来看我跳脱衣舞时,倒希望我把衣服穿上。


《君子》:我注意到你穿了PASTIES的衣服,你在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穿着的吧?


科蒂:你需要设计一个非常华丽漂亮的人物角色才可以去吸引观众,就像开会的时候我喜欢在鼻孔上涂一些蜜粉。再说PASTIES我在工作的时候也常穿。


《君子》:你怎么评价自己的写作风格。


科蒂:过分的修饰,而且俗气。


《君子》:你现在已经非常成功了,现在再创作的压力比当年那些男人们看你的裸体时的大吧?


科蒂:哈哈,你太天真了。这可不比RyanReynolds在俱乐部一边安静地看着我一边判断我的能力时来的压力大,我可是在明尼阿波利斯州做脱衣女郎,基本没有压力。不过老实说,在一家大公司里做秘书确实轻松。只是我觉得如果每天要我把甜甜圈分发在一堆甜甜圈袋子里,比自慰更要无聊啊。


最佳编剧的豪放博客


2005年11月3日


我看上去像一个变性人,我在这个色情世界里最伟大的敌人旁边,它给了我快乐,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图片:作金色长发,低胸,典型的艳舞女郎模样的她右手握着成人玩具。)


2005年12月8日


我的指甲实在太长了,但我想这样,这样当我晚上跳舞的时候,我就可以把手伸得足够长。我知道我应该修剪它们,但我真正想的是像一个印度舞女那样脱衣跳舞。


2005年12月28日


第二号操人从修理厂过来了,我紧了紧湖上快艇的锁链……天,这个所谓的船上海盗派对看上去实在不怎么样,虽然他们宣扬那天:“我期待我今晚将会变长3到5英寸!”喔!


2006年3月30日


我又开始了我脱衣舞的表演,我实在以它为自豪,所以我围着那根杆子(类似钢管)不停地跳舞,还从镜子里不断地看自己,我甚至把它拍了下来,明天我就要把它们放到网络上来……虽然最后我摔了下来。


2006年5月4日


不端庄的体态。我看上去好像在生气,不,你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么透明的薄纱,不然我的乳房就孤零零地在那里了。


2006年6月30日


这个下午我会上电台节目―――实际上每个周五下午3点开始我都在做这个节目,在节目中,我会接到电话,当然是关于性的各种胡言乱语,不可思议的工作!听听我如何像男人样的咆哮,并在星期五下午多么下流猥琐,但我享受这一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