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议员开会像模特走台 一天内换装五次(图)

ebwei 收藏 1 195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3_6_82433_6982433.jpg[/img] “新科”议员霍尔金娜写真图   按照一般人的看法,政治与时尚很难挂起钩来,议员作为国家立法者,工作期间应当着装严谨、仪表端庄。可是,步入俄罗斯的杜马会议大厅,却常常会是满眼花红柳绿,让人怀疑不是置身在国家立法机构,而是某个顶级的时装发布会。   男议员钟情灰色西装   上世纪末,议员们开始纷纷购置进口服装,意大利服装师设计的风格轻松的亮色西装成了抢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科”议员霍尔金娜写真图


按照一般人的看法,政治与时尚很难挂起钩来,议员作为国家立法者,工作期间应当着装严谨、仪表端庄。可是,步入俄罗斯的杜马会议大厅,却常常会是满眼花红柳绿,让人怀疑不是置身在国家立法机构,而是某个顶级的时装发布会。


男议员钟情灰色西装


上世纪末,议员们开始纷纷购置进口服装,意大利服装师设计的风格轻松的亮色西装成了抢手货。


而在今天的俄罗斯议会,灰色西装成了男性议员着装的绝对主流。布料通常带有细条纹,既能掩饰一下发福的身材,还显得更加年轻精干。


女议员青睐亮丽裙装


与男议员相比,女议员们可谓反其道而行之,开始摈弃严肃的正装,转而青睐鲜亮的裙装,颜色也更为花哨,玫瑰色和浅丁香色代替了黑色和灰色。


俄著名体操女运动员霍尔金娜是去年底刚刚当选的“新科”议员,她与同样是新当选的女议员阿莉娜·卡巴耶娃被男同事们谑称为“俱乐部议员”,意思是她们早上参加杜马会议和晚上出席宴会时穿着同一套服装。


当然,在俄议会中,着装“特立独行”者也大有人在。譬如,一些俄共女议员还严格秉承苏联时的着装规范。俄共议员塔玛拉·普列特涅娃说:“我在杜马不是从事时装行业,而是社会政治。”


百万年薪不够置衣


衣着时尚,有品位,花费自然不菲。据俄媒体透露,议员们每年在服装上的平均支出达上百万卢布。


俄政治信息中心主任穆辛也表示,大多数男议员穿的进口服装价格都在2000至1万欧元以上,其衣橱中通常都会有数套服装。他们的衣橱可能比公务轿车还要值钱。


女议员们花在衣服上的钱更多,每年的置装费高达100万至400万卢布。“统一俄罗斯”党团副领导人、女议员塔吉扬娜·雅科夫列娃透露,她的服装通常向设计师定制,而她的一些女同事,每月11万卢布的薪水都不够买衣服,还得伸手向丈夫要钱。


议员办公室像嘉年华


对于议员的着装,俄国家杜马组织章程已有明文规定:“议员应着与杜马活动官方性质相适应的公务服装。”那自然是要正式、稳重、得体。穿牛仔裤、超短裙在议会办公,的确有失体统。正如俄国家杜马副主席日里诺夫斯基曾经批评一些女议员穿着太花哨时说的那样:“给人的感觉不是国家机构,而是嘉年华。花里胡哨的服装让人无法集中精力办公。”


俄议员赶时髦还体现在办公室的装饰方面。各党团议员一般会将本党领导人的政治著作摆在案头。据悉,《普京语录》已从不少“统一俄罗斯党”议员的案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梅德韦杰夫文选》。因为梅德韦杰夫这一名字在俄语中是“熊”的意思,各种熊玩具开始在俄议会走俏。


国家领导人的不同体育爱好也能在办公室装饰中体现出来。在叶利钦时代,议员通常会在墙上挂副网球拍;普京爱好滑雪,拥护他的议员们则在办公室张贴一幅滑雪的挂图;梅德韦杰夫大学时曾拿过举重冠军,也许不久杠铃有望成为“统一俄罗斯”党议员办公室的必备装饰品。


政坛大嘴:超级模特


俄国家杜马副主席日里诺夫斯基有“政坛大嘴”之称,经常会有“惊人之举”,着装也爱标新立异,是俄议会中有名的“超级模特”。他的衣橱中有数百件国际时装名店的西装,有的是他自掏腰包买的,有的是别人送的。


在杜马上班时,日里诺夫斯基通常穿着风格严谨的深色西装,不过他赶潮流的本性难改,为此还闹过笑话。有一段时间流行男士戴围巾,日里诺夫斯基购置了数条,去杜马开会时脖子上也系了一条,当时的杜马主席谢列兹尼奥夫特意过来关切地问他:“您是不是嗓子疼?”


去年12月2日俄杜马选举当天,他曾创下了一天换装5次的纪录,被媒体广为宣传。那天他共换了5套西装和5条领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