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3月5日上午约8时15分,在日本国会大厦南门突然传来枪声。警方抵达后,发现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中,

他手上拿着两封信,分别写给首相福田康夫和日本媒体。据说信的内容主要涉及日本外交,对日本政府在绑架问题、北方领土问题和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的做法表示不满。


警方认定此男子是自杀,正在进行相关调查。从男子身上搜出的驾驶证上得知,该男子58岁,家住大阪。当天上午,他乘出租车来到国会大厦门前,突然掏出手枪对准自己头部右侧开了一枪,很快死亡。法新社以“反华抗议者在日本国会大厦前自杀”为题做了报道,报道援引日本警方的话称,这名日本右翼男子是因为抗议中日关系转暖而自杀的。日本网络媒体对此事都进行了简要报道,并无大肆炒作的迹象。右翼闹事在日本司空见惯,日本舆论反应也不强烈。按日本媒体通常的反应速度,上午发生事件,当天晚报一定见报。《环球时报》记者翻看5日主要报纸晚报,多数都未报道。可见日本主流舆论对右翼闹事并无好感。


日本右翼势力对外主张强硬姿态,对美要追究原子弹爆炸的无差别伤害罪,对俄主张收回北方领土,对朝要求日政府加强经济制裁解决绑架问题,对华则要求日政府继续参拜靖国神社等。日本右翼势力从未放弃给中日关系稳定发展制造麻烦。无论中日关系发展顺畅与否,在日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反华文章登载于报纸、杂志、网页或书籍。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日本问题专家陆国忠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极端右翼分子闹事、甚至杀人、自杀等事件时有发生,有的因为不满政府外交政策,有的则是内部派别火拼。右翼滋事的目的就是企图造成国际性事件,达到轰动效应,所以日本媒体一般对这类事件都是做淡化处理,用不重视、不关注、不理会的方法对待,不中右翼分子的圈套。右翼打人、自杀事件频繁,日本民众对此类行为也多少抱着见怪不怪的心理,这种习以为常的态度减低了暴力事件的效果,也不会对日本与其他国家关系大局造成负面影响。


陆国忠介绍说,日本的右翼分口头派和行动派两类,口头派只是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传播右翼观点;而行动派则具有黑社会性质,派别很多,组织大小不一,但都有后台老板的支持。他们用头头们给的钱不断搞出一些事端,为自己的团体“扬名”,然后再找后台老板要钱。日本政府公布的右翼调查报告说,日本历史上右翼团体最多的时候曾达到2万多个,随着经济的发展,右翼团体不断减少,不过现在也至少有上千个,总人数虽然不多,但制造的事端却不少。陆国忠说,他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工作的时候,每年右翼团体都会到俄罗斯驻日使馆门前游行闹事,抗议领土争端问题,大家就开玩笑说,“(闹事的人)没钱花了,要找老板讨零钱了”。


此外,据日本共同社5日报道,多名日中关系消息人士透露,由于日中在饺子致人中毒事件上依然存在分歧,加之韩国总统李明博将于4月访日,日中两国政府5日开始就推迟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日行程一事进行调整,可能从原定的4月推迟至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