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可怜的“背兜”兄弟

白龙马A 收藏 101 423
导读:在贵阳的大街小巷,活跃着一群散落的便民服务农民工,他们有着统一明显的识别标志:背上背着一个喇叭口形的背兜。市民们为了好记忆和顺口,就约定俗成的叫他们“背兜”。就像重庆的“棒棒”一样。只是他们使用的工具不一样罢了, “棒棒”用的是一根挑东西的竹杠。他们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也没有统一的组织者。出现的地方一般多在车站,工地,集贸市场……。真正的随叫随到,你有拿不完或搬不动的东西时。只要看到背喇叭背兜的人。叫一声:背兜,过来!他们马上就会来到你身边。老板,要背什么。然后就谈谈好价,背上就走。他们的价格一般是在几块钱

在贵阳的大街小巷,活跃着一群散落的便民服务农民工,他们有着统一明显的识别标志:背上背着一个喇叭口形的背兜。市民们为了好记忆和顺口,就约定俗成的叫他们“背兜”。就像重庆的“棒棒”一样。只是他们使用的工具不一样罢了, “棒棒”用的是一根挑东西的竹杠。他们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也没有统一的组织者。出现的地方一般多在车站,工地,集贸市场……。真正的随叫随到,你有拿不完或搬不动的东西时。只要看到背喇叭背兜的人。叫一声:背兜,过来!他们马上就会来到你身边。老板,要背什么。然后就谈谈好价,背上就走。他们的价格一般是在几块钱左右。要是遇上路程远一点或繁重点的活,他们就会以商量的口气叫你加一点。他们都是来自贵州的贫困县份,没有什么技能,只能挣点苦力钱,我见过有的为了省钱,夏季的时候就在大街上露宿,把他们头伸到背兜里当枕头就睡了,还有一个是头上还在流着血,去用挣来的两块钱去买彩票。真正的草根阶层。可就是这点苦力钱,也会有那么一些人昧着良心去赖帐。

记得几天前就亲眼目睹了这一幕。那天我从医院看完病后正在站台等车,一辆不知开往什么地方的公交车

嘎的一下停了下来。人们一下就拥了上去,就见一个背兜一边半背着个背兜,双手抱着一大袋东西跟拥着往前挤。可他东西太占地了,结果还是最后一个上的车。上车以后就见他和一个人在讲着什么,估计是在要钱。车又要开了,驾驶员好象又在催促他下车。但我见他下车以后还站在车门前没立即走开,可车门去关上了,并且启动开走了。他就跟着公交车跑,可那追得上。跑了几为米后就停了下来。有位好心的环卫女工才对他讲:算了,要不到钱了。他才幸幸的走回站台来重新拿起他的背兜。嘴里轻声的骂了一句:“RTMD,又白背了一回。”

到这时我才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不高的个,上身着一件酱紫色劣质西服,下穿一条藏青色裤子,脚穿一双长筒解放鞋。头发也好久没理过了,看上去大概十六七岁。一个典型的实诚人,神情就象没入伍前的许三多。可能是刚刚没拿到工钱的缘故,看人的眼神里有一种仇恨和不信任。再一看他的背兜,是一个新的。估计是刚来不久的。他返回来拿背兜时,有人就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讲好的背这点东西是五块钱,到公交车站后叫雇主给钱时,雇主说要等车来了再给。车来了,还帮着给搬上了车,可没给他钱车就开走。说完这些,他背上他的新背兜,把边上的垃圾筒狠狠的踢上一脚。又重新去找活去了。一看到他那述说时种无助的眼神,心里真的有点心酸。真的想给他五块钱,可我最终还是没给他。我在气愤,我为什么要替那个人做好人。也许那个雇他的那个人真的就没有零钱,还没有来得及给钱车就开了。但原是我所想的那样,那个人心里会有那么一丝的不安!

也许他刚从偏远的山区来到这个城市,还以为这里所有的人都像他们村里的人那样实诚。所以才会被骗。也许过一段时间他就会适应这个城市,就会以多种方式去讨要自己的工钱。同时,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把这些背兜们组织起来成立一个劳务公司,让他们合法权益不再受到侵害。就像重庆的棒棒军一样,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公司。

写得不好,有点辞不达意,各位见京谅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