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黄昏-近卫军在滑铁卢的最后进攻

帝国黄昏-近卫军在滑铁卢的最后进攻

原作者:iron duke

圣拉艾失守后,战场出现了短暂的平静。威灵顿抓住时机调整部队,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遭受沉重打击的防线上。他特意将维维安和范德勒的骑兵旅从左翼调至防线中央,这里正急需这些部队。这样部署之所以可能,是因为齐坦军虽然由于误会略微损失了些时间,但也终于到达并担当起防守左翼的任务。面对拿破仑孤注一掷的进攻,威灵顿也许只有不足3.5万人能投入战斗。

但是,由于两翼是安全的(乌古蒙虽然大火熊熊,但仍未失守),他可以将大部分兵力部署在从大路到乌古蒙这一防线上的最关键地段。此时,威灵顿部署在这里的旅的数量是上午的两倍。

晚上7点多,皇家近卫军的6000多名士兵在皇帝面前列队最后一次接受检阅。傍晚的斜阳,忽明忽暗,映照得刺刀闪闪发亮。

法国炮兵加快了炮击速度。雷耶正准备对乌古蒙再次发动进攻;戴尔隆的部队虽精疲力竭,但也在战线中央再度集结;迪律特对联军左侧的拿骚军团和普军感到深深的忧虑。

关于滑铁卢战役的最后一幕,有许多不同的论述。经过8个小时的激战后,人们的大脑变得迟钝,记忆变得模糊不清,这也不足为怪。因此,后来的回忆都有很大的随意性。虽然当时有许多关于法军和同盟军的论述,但由于上述原因,有关近卫军的战败情况,没有一种叙述是可靠的。然而,下述情况看来是肯定的。

这些英勇的官兵身穿兰色长衣,头戴插着高高的红色羽毛的熊皮帽,肩扛步枪,刺刀闪闪发光,成纵队投入战斗。纵队的正面是2个连,因此每个营的正面都有70至75人,纵深至少有9列。威灵顿通过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壮观的场面,也许他还看到了位于7个营(也有人说是lO个营)前列的拿破仑。每个营之间都部署了两门火炮,似乎还有数不清的散兵在前沿展开,形成一个保护面。

在圣拉艾农庄南面的路口上,拿被仑将指挥权交给了内伊。

不久,内伊便做出了蠢事。布鲁塞尔路的两旁都是斜坡,可以用作掩护。内伊本应沿着这条路的中心继续向北推进部队,但他却掉转纵队的方向,转向地面起伏不平的路左侧,踏着成堆的尸体,向威灵顿防线中力量最强的一段冲击。威灵顿部署在此的炮手们已经为这送上门来的打击目标做好了准备。刚一离开大路,整个纵队便四分五裂了,各营成梯队从右侧向英军冲击。但是,他们在烟幕和混乱中迷失了方向;当他们爬向圣让山山脊时,则变成了2个纵队。虽然英荷联军的许多大炮失灵,而且缺少弹药,但是仍有足够的火炮向敌人的正面进行毁灭性射击。或用炮火轰击纵队暴露的侧翼,向其发射榴散弹,葡萄弹和散弹。

英荷联军用这种方法对法军密集队形的射击,取得了惊人的效果。法军象收割者镰刀下的庄稼一样成片倒下。内伊跨下的战马又一次中弹毙命,这已是第5匹了,但他丝毫未被吓倒,仍继续徒步指挥部队。威灵顿早已命令步兵成四列趴在山顶的背后。

最后与皇家近卫军交锋的荣誉落在了梅特兰的第1近卫旅头上。

当第1排敌人距乡间小路不到50码时,总司令的一声命令划破了山脊背后的寂静。他喊道:“梅特兰,看你的了!”在激动中,威灵顿直接向士兵下达了命令:“近卫军,起立!”于是600支步枪同时向法军开火。法军的掷弹骑兵和猎骑兵毫无准备,大惊失色。

在梅特兰左翼的第69和33团(霍尔基特旅)立即迂回过来,支援梅特兰。但是该旅左翼的营却遭到了法军第2支纵队的袭击。

布伦瑞克和拿骚部队开始退却。情况一度又变得紧张起来。然而,公爵到处激励和鼓舞着军心有些动摇的连队。不久,梅特兰就在德特默的荷-比旅的协助下,将敌人赶下了山坡。但是,近卫军又迅速集结起来。在胸甲骑兵的支援下,第4猎骑兵也前来救援。

联军第23龙骑兵与法军胸甲骑兵展开激战,以掩护联军步兵退到山顶。山脊该段的战斗进入了你死我活的最残酷的阶段。为了将威灵顿赶下山脊,近卫军各营进行了多次冲击,然而,每一次冲击都遭到了坚决的抵抗。英荷联军猛烈的炮火,非凡的勇气和杰出的指挥艺术逐渐发挥了作用。而出色的法国部队的士气和勇猛却开始减退。战斗的结束十分突然而又富有戏剧性。

亚当将军的旅部署在梅特兰的右侧,该旅的右翼为科尔伯恩上校的第52步兵团。他们一直埋伏在山坡背后。此时,科尔伯恩估计总司令会下达同样的命令,于是主动采取了行动。他精确地按照操练手册中的规定,让部队从容不迫地向前推进,向进攻中的法近卫军实施侧翼反击。当第52步兵团停止前进时,前两排士兵先向近卫军的侧翼进行猛烈的排射,然后后两排士兵上来接着射击。亚当对科尔伯恩的行动意图心领神会,他命令余下的2个团(第71和95团)也如此效法。虽然近卫军已经集结,并重创科尔伯恩的部队,但是,这支生力军穿过硝烟突然出现在侧翼,引起了法军的慌恐。当科尔伯恩在另外2个团的密切支援下再次发起冲锋时,法军掷弹骑兵和猎骑兵已溃不成军,落荒而逃。

战场上响起了“近卫军撤退啦!”的喊叫声。这种声音非常可怕,而且从来没有人听到过。

晚上8时多一点,威灵顿认为下令全面出击的时候到了。于是,他扬起帽子,向法军方向挥了三挥,以此做为出击信号。很快,联军中所有还能行动的人都冲下山坡,追击溃退的敌人。这是一个彪炳史册的光荣时刻。威灵顿胜利了。

在所有可找到写滑铁卢的中文资料中,这个是比较准确的。和法国方面的资料基本吻合,当然有些翻译错误。最大一个错误是法军反击英国龙骑兵冲锋为3000骑兵,而非3万。 补充一下近卫军进攻时的部署:

进攻部队:

第3掷弹兵团 第1营

第4掷弹兵团 第1营

第3猎兵团 第2营

第4猎兵团 第1营

圣拉埃附近预备部队:

第3掷弹兵团 第2营

第2掷弹兵团 第2营

第2猎兵团 第2营

第1猎兵团 第2营

普朗尚努瓦村:

第2掷弹兵团 第1营

第2猎兵团 第1营

后卫部队:

第1掷弹兵团 第1营

第1掷弹兵团 第2营

第1猎兵团 第1营

说明一下,第1,2掷弹兵团和猎兵团称老近卫军,第3,4掷弹兵团和猎兵团称中近卫军。

根据多方资料(包括内伊21日的信件),跟随拿破仑到圣拉埃的为6个营中近卫军,3营老近卫军随后到达,共9营。但参加进攻的仅为5个营中近卫军。另4个营作预备队。

当时的对阵情况大致如下,从战线东侧向西:

第3掷弹兵团 第1营(550人) -> 英第30团2营,第73团2营 (800人)

第4掷弹兵团 第1营(480人) -> 英第33团1营,第69团2营 (1000人)

第3猎兵团 第1,2营(1100人) -> 英第1近卫团2,3营 (1200人)

第4猎兵团 第1营(约800人) -> 在第3猎兵团左侧后预备,第3猎兵团败退后逆袭英第1近卫团2,3营

总的看是5个中近卫军营约3000人攻击3000英军据守的阵地。但一线英军正后方500码内还有7000人的夏塞师,这个师直至此时一直在作预备队,基本无损失。再向后不远还有维维安的轻骑兵旅。主阵地3千英军右翼还有全军最强的亚当旅3000人无法国部队盯防。威灵顿一天内的节约用兵此时得到了回报,拿破仑是在用3千兵攻1万人的阵地,还有3千精兵在侧翼虎视眈眈。最后只有第3掷弹兵团第1营打退了正面之敌,但立刻被第二线夏塞师的德特默旅击溃(3000对500)。剩下部队的第一道防线都没过去,尤其第3猎兵团遭梅特兰的英第1近卫团集火射击,后又被亚当旅的第52团(指挥官科尔伯恩)迂回,基本损失殆尽。近卫军虽勇,但是好汉难敌四手,终至大败,直接导致全军崩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