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被岳效飞突然揽住的绫乃,惊恐的停住手中的动作,似乎在害怕即将发生的什么特殊的事情。她动了动身体,显然想到可以逃跑。可是,突然变得僵硬的身体使她一丝一毫力量也提不起来。

慌乱之中,仿佛心灵当中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你疯了吗,他是敌军!你这个臭婊子!”

不知为何,这个声音居然出自那个已经死了的狂暴的服部八重,也是这一声怒吼使沉浸在燃烧的热情当中的绫乃想起了什么。

“是啊!他是敌军的首领啊!我该抗拒的……!”

她心中明白,可是身体仿佛被催眠一般,一动也动不了,任凭岳效飞另一只手伸过来,拈着下巴使她抬起脸来。

她稍稍抗拒的扭了一下头,并似乎对于这个世界害怕了一般,紧紧闭上双眼。一时间心中纷乱如麻,“她不该有动情的感觉,她不能给服部家……只是为了任务罢了!”

可是闭着眼中,一忽尔显示的全是服部八重那穷凶极恶的表情,一忽尔显示当中又是偶然中失去的初吻那种令人迷醉的感觉。

正当绫乃的情感在自己的思想当中,为自己这“不合理”的动情拼命在找理由而不能自觉的时候,岳效飞揽住她的细腰的胳膊突然有力一收,整个身体紧紧的和岳效飞贴在一起。

岳效飞感觉得到她的身体强烈的颤抖,心脏发出“嗵嗵”的重击声,仿佛一个在随着鼓点旋转在舞池中的姑娘的脚步,看似散乱但却含着诱人的韵律。

另一只手再次努力,绫乃被强迫着抬起头来。此刻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身外的一切事务,只就努力抗拒着一种感觉,一种已经将她紧紧包裹、缠绕的感觉。

可就当她抬起头来时,她看到的就怎样一双眼睛呵。

一种固执却又带着强烈感情的眼睛,仿佛两只燃着熊熊烈火的火炬,明亮的目光紧紧抓住她,使她不能躲避,不能呼吸。

她繁乱的心中呐喊着:“我要完全使命,我一定要完全使命!”

不知为何,绫乃感觉到自己仿佛就要崩溃一般,美丽的眼睛当中蕴满了泪水。一时间仿佛有千万的语言要说出来,可就那千言万语又乱作一团,使人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才好。

岳效飞啜着她的眼帘,啜着她咸涩的泪水,将这个娇嫩,柔软的身体揉进自己怀中。

随着岳效飞热吻的进行,他感觉的到绫乃发僵的身体,抗拒的芳心,都如同阳光下的冰山,在一点一滴的慢慢融化。

渐渐的,绫乃的身体变得柔软,急促喷出火热的的鼻息,仿佛一个正在发热的病人,为了病痛她呻吟着,默默饮泣,同时又因为病中得到爱人更多的关怀,而希望病得再久一些。

当岳效飞的手绕过宽松的病号服接触到她嫩滑而稍稍有些冰冷的肌肤之后,她想要躲闪似的瑟缩着,可是随着岳效飞翻过身,将她压在身下。

望月绫乃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只好任命似得紧紧抱着岳效飞的脖子,完全不理下来他将如何作为。

脑海之中,不知为何突然想到在他们迈出野战医院中当中光明与黑暗交替时的一幕,当时岳效飞随着她在地下打了几个滚之后,也是这样压在她的身上,使她几乎透不过气来。现在想起来,那时就有某种希望得到别人爱护的希望吧!

很快,在岳效飞的努力“进犯”之下,绫乃的身体成了他完全裸逞的盛宴。亲昵的爱抚遍及着她新鲜的身体每一个方寸之地,侵犯着她峰峦叠翠及幽静溪谷的每一个角角落落。

缠绵而执著的热吻瓦解她所有的抵抗,使她煎熬在岳效飞如火的热情之中。

火热的心灵的碰撞之下,完全使绫乃沉醉到一个她从未想象,从未感受过的心境当中。

随着岳效飞试探及寻找结束之后,猛烈的动作之中,绫乃发出一声尖锐而高亢的呼喊,回荡在这空空荡荡担现在显得温暖的洞穴当中。

令人意想不到的,也是这一阵剧痛将她原本已经充满胸怀的柔情打散。忽然恢复的一点神智,使她的手在一旁摸索着,她摸到了那柄“伞兵刀”甚至已经举了起来。

这一切正在为涛天的爱意进行努力的岳效飞毫无所觉。

随着男人雄健的身体和女性柔嫩的身体的磨擦,一股恼人的快乐在冲淡那尖锐的疼痛。爱恋的感觉在她的身心之间重新崛起,唤起她心底里最为至诚的温柔。

“伞兵刀”在越来越快的冲撞当中摇摆着,仿佛秋天的最后一枝枯叶,可在疾如秋风般的摇摆中,它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肯落下。

“伞兵刀”越来越接近岳效飞结实的,隆起的背部肌肉,每一个起伏都使他背部的肌肉与那闪亮的刀尖更加接近。

然而,这时望月绫乃几乎同时与岳效飞进入到一个紧要的关头。

她的脸上闪现着一抹动人红晕,脸上此刻已经没有泪水,发亮的眼睛显得极为湿润,但是眼神散乱而仿佛在期待着一个非常惊恐的时候到来,仿佛到来的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恶魔,能够将她的灵魂在一瞬间撕个粉碎。

猛然之间,天地仿佛在一瞬间撞击在一起,“轰”然的巨响当中,望月绫乃完全迷失在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极端的感觉所带来的特殊意境之中。

她紧紧的抱紧岳效飞结实身体,尽全力迎逢着每一次始终要来的冲撞。她仰起漂亮的脸,完全露出雪白的脖子,更强烈的刺激使她皱起美丽的眉头。

“伞兵刀”如同从枝头飘落的枯叶落在地下,锋利的刀刃直直插入沙地之中。

一波波一潮潮的快乐使初经人事的绫乃完全沉醉进去的时候,她柔软的身体,如同一只强韧的八爪鱼,紧紧缠住那具强健的身体,此刻的她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情欲的无底深渊当中去。

就在山洞之中撩人的温柔环境使狙击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能把枪口瞄准那个美丽的头颅时。远远传来火炮射击的声音,传到这温暖的充满了爱意的洞穴之中,激情如同一道强力的屏风,完全隔绝了两人的感观,他们根本无从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