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四卷 血色记忆 第九十章 报复性侵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


第九十章 报复性侵犯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建一个箭步跳过去,厉声喝道:“住手!光天化日之下强奸民女,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现在南极全城都有日本鬼子在强奸我们的同胞姐妹,想不到你们这些王八蛋不去打鬼子,却在这里干如此丑恶的勾当!”


说话间,陈建探身上前,把压在女子身上的那名士兵揪了起来。本来正要做成好事,却被陈建这一冲撞,那3名士兵气不打一处来,立即跳将起来,挥拳就象陈建打去。陈建虽然饿了整整一天,又是双拳敌六手,但丝毫并没有落在下风,和对方拳来脚往,打得热火朝天难解难分。

十几回合下来,三人竟然无法制服陈建这个对手。其中有一个士兵叫道:“这位壮士,我佩服你的武功和勇气,但你要看清了,我们不是在干丑恶的勾当,而是在干小日本娘们!”


听对方这一叫唤,陈建下意识地扭头去看那已坐起来的女子,谁知一走神,就被三个士兵一阵猛拳打了个趔趄。在一刹那间,他看到了一张再也熟悉不过的脸——池田洋子清秀白净的脸。


“洋子!”


“陈建哥哥!”


他们几乎是同时喊出各自的名字,并同时扑向对方。


洋子一身日本和服装扮,除了那张脸依然亲切以外,浑身上下的装饰活脱脱是一个日本女孩!


“洋子,你怎么在这里?”


“哥哥,我和父母跟一帮侨民在半路上遇到袭击,死了很多人,我和父母走散了,就一个人跑到这里躲起来……

“好哇,原来你和这个日本小娘们是一伙的,是个狗汉奸!兄弟们,上呀,先把这狗杂种放倒,再去干死那日本娘们!”


其中一个士兵振臂高呼,另外两个士兵一听立即摆开拳头重新向陈建扑去。


陈建一边迅速翻身摆开架势,一边激情申辩:“我不是汉奸,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这个女孩也不完全是一个日本人——她母亲是中国人,而且她成长在南京,是一个热爱中国,受人称赞的好女孩!”


一个士兵听了陈建的申辩,更加暴跳如雷:“她母亲不知羞耻,堂堂的中国媳妇不做,却嫁给日本强盗,生下这样的小杂种留在世上,真丢咱们中国人的脸!你识相的话赶快走开,否则,把你一起杀了去祭奠那些被日本小鬼子杀害的苦难同胞!”

“就是,小鬼子强奸杀害了我们那么多姐妹!难道只许他们杀人放火,就让我们这么白白放过这个东洋小妞。天底下有那么便宜的事吗?你再不滚,连你也一起打死。”另一个也“义愤填膺”地说。


陈建拼死护住小洋子,他虽然功夫很好,但毕竟一天水米未进,饥渴难耐,体力还赶不上平时的一小半。他面对的是三个20多岁,血气方刚的国民党士兵,而他一面和对手纠缠一面还要分身去护着小洋子。并且他发现这三个国军士兵也不是一般的士兵,各个不但都是身强力壮,并且拳脚功夫也明显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再加上毕竟对方是自己的同胞,又是军人,这也让他心存顾忌。不敢下死手进攻。而只是招架,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原因,别说三个,就是六个士兵又怎么能是他的对手呢?

但是时间一长,他腹中无水无食,体力渐渐不支,场面开始逐渐落在下风了。他头上脸上被打得伤痕累累,一只眼睛完全被血水糊住了。但他仍不退缩,竭力将小洋子护在身后,他一边顽强拼搏,一边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们有种去打鬼子,在这里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和日本强盗有什么两样?今天只要你们打不死我,就休想动这女孩一根毫毛!”


三个国民党士兵嘴上喊着打死“狗汉奸”,同时频频使出看家本领出击,雨点般地拳脚恶狠狠地砸向陈建。陈建再次跌倒在地,此时他已精疲力竭,再没有力量出手反击了。三个士兵见状,蜂拥而上,手脚并用,当下就欲结果陈建的性命。


在这生命攸关的时刻,池田洋子翻身跃起,冲着三个杀气腾腾的士兵用中国话一声断喝:“住手!你们放开他,他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中国人!日本兵强暴了无数个中国同胞姐妹,如果我的身子能替他们赎罪,那么,就请来吧,我愿以我的生命和鲜血来祭奠那些死难的姐妹们!”


池田洋子昂首挺胸,慷慨激昂,她以最快的速度扯去了身上已成布条的和服,将一尊洁白无瑕的玉体,赤裸裸地呈现四个大男人面前。此时此刻,一抹夕阳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射在小秀子曲线玲珑的胴体上,那尖挺高耸的乳峰,那优美的S弧线,那迷人的三角地带……都被夕阳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在天地之中,俨然构成了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圣女图……


三个国民党士兵被眼前的景象所镇住,他们的心灵遭受了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震撼!


陈建仰头呆呆地望着那个平日里嬴弱的小洋子,仿佛感觉有一股凛然之气在心底油然而生……

三个国民党士兵被此情此景彻底征服了,其中那个上士愣了一会幡然悔悟地叹了口气说:“唉……他妈的,我们如果这么干了,还和那些畜生鬼子有什么区别。”说完把陈建扶了起来,又脱下军装给小洋子披上。

然后对陈建说:“兄弟,我这里给陪个不是了!我们错了。”

陈建喘着粗气说“只要你们明白就好,不瞒你们说我的媳妇昨天刚刚被日本鬼子给糟蹋了,人已经死了,但是这个小女孩是无辜的,冤有头,债有主。如果是条好汉就找鬼子拼命去。我是之所以冒险出城就是为了找一个真正打鬼子的抗日队伍报仇雪恨。”

“既然你这样坦诚,兄弟,那我也不瞒你了,我们几个是第10集团军第28军军直特务团的。这次是奉命来南京外围侦察情况,当我们得知,日本人在南京的所作所为以后真是气炸了肺,走到这里看见这个日本女人就一时昏了头,还望兄弟海涵。”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们身手不错!”

“哪里,和你比起来差远了。兄弟的功夫才真正厉害。能和我们三个打这么久的人还真不多。”

陈建心道:“如果我吃饱喝足了,就凭你们三个岂能是我对手。”

他咽了口嘴里的血水,舔了下干裂的嘴唇说:“各位老总,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没有水喝了,能否…..

“哦,我这里还有半壶水。” 上士递过一个军用水壶。

陈建是渴极了拿过来刚刚想放的嘴边痛痛快快的喝个够。但是他停下来,转身看见洋子正蜷缩成一团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

于是走过去把水壶递过去“洋子,过来。渴了吧,这里有水,来喝吧。”

想不到的是同样是又饥又渴的洋子却把水壶推开,懂事的张开干裂的嘴唇说

“不,哥哥先喝。”

她看着陈建满脸血污,浑身是土。心疼地用手轻轻抚摩着陈建的脸说“哥哥为了洋子受苦了。你刚才说,月菊嫂子,她不在了吗?…..”

“是的,她,她已经不在了。” 陈建声音哽咽着说

“什么?这是真的吗?怎么会这样啊?”洋子的清澈的大眼睛里眼泪顿时象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

陈建也忍不住一下子抱住洋子俩人抱头痛哭起来。看得一旁的三个国军士兵也为之动容,这该死的战争让多少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这场不义侵略战争不仅仅害了被侵略国家的人民也让无辜的本国老百姓深受其害。

过了一会。还是那名上士走上前去拍了拍陈建的后背说:“兄弟,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既然兄弟和日本鬼子有血海深仇,又有一身的好功夫。你想报仇想找抗日的队伍,那就跟我们走吧。我看这个日本姑娘也是好人,也想帮你。她的特殊身份或许能帮到我们。我带你们去见我们长官,走吧。”

于是陈建和洋子就跟着这三名士兵投奔刘建绪部的第28军。路上才知道这名上士班长叫隋铁汉是28军特务团1营3连2排的一名班长。另外两个是他的手下。

归队后,隋铁把陈建和洋子情况上报给团里。团长许志勇接见了他们,了解了情况后上报给军长陶广。陶广就把陈建和洋子找到了军部,经过一番了解。得知陈建和洋子情况,又派人进行了一番调查证实以后。陶广向司令官刘建绪做了汇报,然后安排陈建28军特务团1营担任营附,授予了少校军衔。并兼任全团的武术教官,负责教授全团的格斗和冷兵器技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