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丧失图们江出海口,那是我们民族永远的痛!

中国人民要求俄方承认那是不平等条约,俄国应该承认。中华民族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另外,中国并不要求归还全部被占领的领土,而是应该要求重新勘定边界,甚至大部分被占领土都不再归还,但是一部分对于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历史上又是明显故意阻碍中国发展、故意不让中国濒临日本海的领土割让,必须通过谈判,合理回归。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图门江出海口。俄国硬将吉林珲春这个紧靠日本海的江海出口彻底封死,距离海岸仅十五公里,听得见海风呼啸,却望不见海水浪花。中国应该坚持谈判要求取得这个出海口的出海权(到1938年为止,中国船只仍可直接沿图门江驶入日本海)和建港权。退一万步说,即使不能完全主权返还,至少也要取得共同开发的双方主权共管。


近日,随着伊拉克局势渐趋平静,俄媒体逐渐转向,开始大肆炒作“中国租港事件”。所谓“租港事件”其实很简单,在不久前举行的中俄政府间经济事务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中国正式向俄罗斯提出请求,希望长期租赁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两个港口。这两个港口分别叫做扎鲁比诺港和波西耶特港,离中国的黑龙江省不远,毗邻图们江出海口。目前,中俄双方围绕这项投资计划的谈判仍在进行之中。但俄媒体称,俄罗斯交通部已经表示反对中国的这项投资计划,而且俄罗斯的煤炭企业也不愿意看到中国租赁这两个港口。


俄罗斯距中国的珲春出口加工区较近的港口有两个,一个是扎鲁比诺港,一个是波西耶特港。前者距珲春长岭子口岸71公里,后者为43公里。目前,珲春已修通了通往俄罗斯卡梅绍瓦亚的铁路,该铁路在俄境内的马哈林诺与哈桑铁路相接。扎鲁比诺半岛位于俄滨海边疆区南部的哈桑区,海湾南北长6公里,东西宽3—3.5公里,海湾中部水深20米,水域面积为16.8平方公里,海岸线总长21公里。扎鲁比诺港位于半岛的西北部,有一个渔港和一个商港,商港建有4个码头,可停泊万吨货轮,年吞吐量不到120万吨。目前,俄罗斯跨地区商务世界集团拥有该港约65%的股份。波西耶特港也位于滨海边疆区的哈桑区,为不冻港,可停泊万吨级货轮,年货物吞吐量约为150万吨。目前,莫斯科尤尼维尔斯控股公司拥有该港60%的股份。


近年来,中方同俄方就租借海港一事曾进行接触,中方还做了《图们—珲春—长岭子至俄扎鲁比诺港间铁路贯通及租用改造扎鲁比诺港工程的可行性研究》。如果俄方同意,中方计划租赁扎鲁比诺港或波西耶特港49年。租借后,中方将对港口进行大规模投资,兴建一些必要的基础设施,使港口货物吞吐量比目前提高10倍到15倍。为构筑一条更为便捷﹑更为畅通的国际出海通道,中方打算从卡梅绍瓦亚车站新建一条跨越哈桑铁路直达港口的铁路线。届时,中方可通过海港将珲春出口加工区生产的产品出口到日本、美国等国家和地区。此外,中方还准备利用上述港口扩大煤炭出口。今年3月中旬,中方在中俄政府间经济事务委员会上提出了租借俄远东海港的建议。迄今为止,中方还没有向拥有这两个港口的俄方控股公司提出任何建议。


4月2日,俄交通部副部长伊兹迈洛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波西耶特和扎鲁比诺海港必须由俄罗斯海港公司管理。俄罗斯交通部坚决主张保留对远东海港的影响力,同时保证中国所有出口货物能够在远东海港装卸。”这也就是说,俄交通部反对向中方租赁港口。那么,俄罗斯为什么对中俄之间的商业行为如此敏感呢?


大家注意一下中国东北吉林黑龙江的地图,有没有发现靠海的地方都属于俄罗斯?老毛子对于海洋的贪婪和我天朝对海洋的无谓,两种态度合成这条国界线,记载在一个文件上——《瑷珲条约》。从此,东三省被隔绝于大洋之外,只有辽宁还留有对内海的港口。


闭关锁国的年代,我们不需要海洋;贫穷落后的中国,海洋对于我们也只意味着几条鱼虾,但是一个强大的中国需要什么呢?


必须成为一个海洋国家!政治上要求我们走向海洋;经济上要求我们走向海洋,开发海洋。为了保障这一切,军事上,我们必须能够自由地航行在大海上!


所以每次看到中国地图,看到右上方的地形,心里总是一股苦味久久不去。哪怕在这里有一点靠海也好啊,我们就可以拥有一条绕过岛链,奔向大洋的北方出路,怎么老祖宗就都不要了呢?


然而绝处有生机。


八十年代在海洋法学界有一个大的盛事,就是重新发现我们拥有图们江的入海权。


《瑷珲条约》是中国政府签订的没有中文本的国际条约,它只有满文、蒙文和俄文本,也就是说,如果你只懂汉语,你没有办法合法地理解它。后来的《中俄北京条约》基本追认了这个丧权辱国的条约。从此,中国的海岸,就永远和日本海、鄂霍次克海说再见了。


但是据说,瑷珲条约的俄文本中,留了一段文字,说是中国渔民可以合法地在图们江上航行,也可以合法地通过图们江出海,因为他们以捕捞大马哈鱼为生。谈判的时候我们请了一位法国传教士作翻译,是他自作主张写上了这段文字,后来勘界的时候,吴大澂坚持了此条。


我们从图们江入海,需要沿江航行15公里,有了这15公里的航行权和出海权,就有了一个出气孔,将来未必不能成大气候。所以外交部发出说帖,取得俄朝两国认同,先派渔民,然后弄了一条小小的考察船,沿图们江入日本海,两家没有异议,权利就落到实处了。


要把这个权利弄成有意义有价值的东西,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我们倡议建立图们江口国际开发区,一直张罗到联合国;图们江上横着很矮的俄朝铁路界桥,我们的大船出不去,要做工作请他们加高,朝鲜还要从中作梗,要说服,要拿东西来交换;这个航行权最初是为了渔民捕捞大马哈鱼而设的,在没有成气候之前,大马哈鱼可千万不能绝种,所以每年我们都要往江里投放大马哈鱼鱼苗。可笑吧,可是没有办法,没有人会喜欢邻居强大的,俄国和朝鲜也不例外,只有细雨微风,缓缓图之。我的心中,总有一天,或买或租,我们会在图们江口拥有一块港口飞地,直下日本海和鄂霍次克海的梦想一定会实现。


我们这个国家,至少衰落了两百年了,病去如抽丝,今天力图中兴,急不来的。


最后,我觉得应该寻访后人,给那位法国传教士发一个大勋章。呵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