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4/



第十二章 跃进时代


1、 大连深造


旅顺和大连,简称为旅大,苏联当时还没有把旅大交还给中国。很多苏联专家,在旅大为新中国培养各类专业技术人才。刘莅乾也被派到旅大,专攻税务专业。这是组织上派的,一切都免费。

刘莅乾来到了旅顺,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了海滨城市,头一次看见大海,立刻被大海的宽广所震撼。他在大连学习的时候,同时参加了劳动,在盐场,他感受到了晒盐工人的辛劳,也知道盐生产的整个过程。食盐是国家的专卖品,盐务管理干部奇缺,当时政府就准备把刘莅乾调到锦州盐管局去。刘莅乾写信给家里,征求两位老人的意见,刘占江倒没什么,男子汉,想干一番大事业,四海为家不新鲜,可刘张氏不同意,大儿子成宪已经当兵走了这些年,不能让成久再走这么远,就写信让刘莅乾学习完了一定回长春。刘莅乾是个孝子,不敢拗违,只好放弃了组织的一次安排。

不久,学习结束,刘莅乾又回到了市政府,分在计委,负责企业税务工作。

这次学习,使刘莅乾感到了组织对自己的信任,工作更是任劳任怨,他也感到总往老家兴隆沟跑影响工作,就决定在市政府附近租一间房子,把媳妇和孩子接到长春来。

起初,他在重庆路的新华书店南侧租了一间小房,住了几个月,就又搬到了市政府东侧——清明街北安路北一胡同7号的一间背阴小屋,准备住一个时期,等单位给调房。

这个小屋,是日本侵占中国时,盖的“课长”宿舍楼,均是二层钢筋水泥结构,屋内是地板,厨房、厕所、仓库,一应俱全。整个建筑,日本人设计的是住四家,楼下两家、楼上两家。听说长春刚解放的时候,空房子有的是,随便挑着住。后来城里人口逐渐兴旺起来,市中心的房子就开始紧张了,原先的四家,改为八家,这对两三口人的刘莅乾来说,租一个九平方米的小屋,总比住独身宿舍要好得多。一个厕所和一个仓库不算面积,美中不足就是阴面,阴面就阴面吧,反正也不长住,等单位调了房子,自然就好了。

小屋朝北窗户的对面,有三十多米,是长春市统战部张部长家,他家可是楼上楼下独住一户。

这三十多米的空地,有一个水泥砌的圆筒形的物体,圆筒直经一米多宽,高不到一米,里面添满了土,有人说是井,也有人说是小日本的坟。不管是啥,这就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地方。后来,秦利芳看着这块空地的土质挺好的,闲着没事就在土里撒了些“夜来香”花种,这种花是黄颜色的,不喜欢阳光,在夏天傍晚时开花,花的香味传出去很远,惹得附近的邻居纷纷来要花子。就这样,“夜来香”的花在长春市内传开了。



当时还有一个难题,就是吃水。全楼就邻居刘思明和关有德家有水龙头——自来水,其他人家用水都得到胡同东面的一个大井里去打水。时间不长,为了减少城里的痢疾疾病的感染,那个大井被街道委员会封死了,刘莅乾只好上刘思明家去接水。

夏天还可以,冬天的暖气烧得不好,住户有意见,也是由于管道的维修不好,市政府房产处就取消了暖气。从此,家家就开始烧煤炉取暖。这个煤炉一直烧到房子拆迁,才结束了烧煤炉的历史。

而刘莅乾家,在冬天也是上刘思明家打水,这水一打就是十几年,刘思明家却从未有过不满。这俩家的关系自然就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