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他已成功被网络吞噬

他从来没想挣扎着从里面爬出来

只是更加适合的住在里面

慢慢地搭建自己的小窝,认识朋友,聊天,游戏


于是乎网恋这东西让恋情变的…..

他是个南方的男孩,个子不高,小眼睛,单眼皮

话不多,不爱笑,外冷内热型


她是个北方的女孩,身材丰满,个子平平,也是单眼皮

脾气暴躁任性固执敏感,齐肩长发


那样的感觉象夏天吃着麦芽糖

喜欢上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象是在玩一场恋爱冒险游戏

一切都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妄想症名正言顺的成了那个时候最大的安慰

只是,害怕是成倍的,恐慌是成倍的

始终无法见到那个成夜思念的人,无法拥入怀中


夏天就这样滑过去了,一下进入刺骨的寒冬

也许因为这样的冬季精神异常的好,经常是熬夜到凌晨才睡去

窝在被子里整夜地聊语音

好象要把这辈子的话吐干净似的


似乎说过永远,似乎说过就这辈子

抑或是说过今生非你莫属

冗长的冬天~总有些美好与不好的东西存在

长假到了,将自己关在家里

照镜子审视自己,陌生而熟悉

虽然被人定位为女人,却还是小女孩的性子,要改,一定要改


看起来似乎还堕落在网络里不能自拔

漫无目地的在网络里游荡

半夜里总有孤寂的击键声


有人出现了,他原来一直都在,网络里也好,现实里也好

她笑,他也笑;她哭,他安慰;她生气,他包容;她伤心,他沉默

总是默默的陪着她

习惯成了自然........


拖着冬天长长的尾巴,带着他的承诺,带着感动跳进了下一季---第二个夏季

他们在夏天相识,可能就注定了在下一个夏天结束


一切发生的就是那么突然

前一秒还说着你是我今生的新娘,后一秒.......


夜凉如水,泡个热水澡,就在今夜结束这《悲伤的夏季》~


本来说是一个可能性,就这样变成现实

把那年悲伤的夏天比喻成刺骨的寒冬

可是没有体验过的人依然无法觉的夏天象冬天

也不过是脑袋里残留几分钟大雪飘落的场景。现实中~一切仍无法改变


那就换成想象,飞身冲上一千米高空的快感与同时急速下降至十米这中间的落差

经历过之后,除了呕吐晕眩,就是掉眼泪

觉得那是因为地球的吸引力,是它扯的眼泪往下落,不是因为痛苦!


不太想把伤口再一次摆到面前,这东西已经淡然到只剩一点

她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带着他半个左心房离开了他,嫁了别人

他就选择在这不经意之后开始忘记她

虽然他曾经答应她,永远不要忘记


他曾怀疑过他对她的爱,应该是真的吧,否则不该有那么严重的悲伤,那么让人痛苦~

悲伤的他总在幻想着回到从前

他悔恨当初为何如此固执的否定她的爱

其实他也曾努力考虑真的要做她的新郎


她依然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只是偶尔,偶尔

他用一个夏天来爱上她,再用一个夏天淡忘她,虽然他知道说这样的话很没底气


痛苦的根源也许还在,但已经不重要了,对于自己从茧里蜕变成一只蝴蝶非常满意

他醒着,看着自己,讨回的丢失的左心房,就这样让它排斥的生活在体内,一直到永远



(此文送给我那个今年结婚的同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