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宝传奇 第一部:平原魅影 第十七章:白 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6/



连着赶录了几期节目,荷花累的满身是汗疲惫不堪,她回到宿舍里一头倒在床上,合着衣服就昏沉沉的睡去了。她刚刚睡着,就被一声巨大的轰鸣震醒了。荷花翻身起床推开屋门,看到夜色下小青子衣服凌乱,满脸是血的站在院子里。还没等荷花开口说话,小青子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哽咽的说不话来。

荷花惊慌的问:“小青子是你吗,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

荷花说着话走向了小青子,可是小青子向后一翻身跳到了房上。荷花往前飞跑,脚下垫步窜上了宿舍旁的一堆方木,然后又借力腾身跃到了高墙上。荷花借着朦胧的夜色,看到小青子的身影飞快的跳过了几个屋顶,很快就溶进了夜色里。荷花沿着高墙也跑上了屋顶,向着小青子离去的方向飞奔而去。

小青子在前跑一会儿停一会儿,好象是在故意的引着荷花往前走,荷花使出全身的力气紧紧的跟在后面。他们很快的跑出了乡镇,又跃过了几个村庄,在跑过了一片田野后,来到了那一大片荒草地。小青子在大坑前停下了脚步,等着荷花的到来。荷花大病刚愈身体虚弱,她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荷花看到小青子在前方停下了,她也停下捂着肚子缓了几口气,然后接着往前跑。

就在荷花马上跑到小青子面前的时候,小青子向着她淡的一笑,纵身跳进了大坑里。荷花看到小青子跳进了坑里,忙向前紧跑了几步,等到她跑到大坑前的时候,看到大坑里是沸腾的血水,小青子破碎的黑上衣在里面上下翻腾着。荷花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荷花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哭的星星也落了,哭的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翻了一个个儿,哭的大地都跟着微微颤动。那一大坑血水也许是为荷花的哭声所感动,停止了沸腾,啪!一声清脆的声响,一颗闪亮的火星从血水里弹射出来,飞向深邃的夜空。

荷花猛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是那声清脆的响声把她从梦境中拉了回来。宿舍里面一片漆黑,只有淡淡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荷花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这时她看到宿舍屋顶上那个小洞有亮光透进。啊!不好,刚才的响声一定是自己设下的机关被人触发了,那根尖利的竹筷已经沿着小洞,强劲有力的发射了出去。

荷花有点忘却的怒火又在心中燃烧了起来,她从床上跳下来,顺手抄起了锁自行车用的链子锁,开门就跳到了院子中间,她看到自己宿舍的房屋顶上,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在跳跃着离开,他那一头的长发在夜风中飘摆。

荷花看到了偷看自己的龌龊之人,怒火早已把胸中的肝肺气炸,她不顾自己有病在身,快速的往后倒退了几步,然后向前助跑,双脚蹬墙拧身就跳到了房上。

白色的影子在房屋上跳来跳去飘浮不定,他身上飘逸的白纱随着他的跳动也飘动飞舞。荷飞起身追来的速度还是很快的,跳过几个屋顶又跑过几条村中街道后,就已经到了白色身影子的后面,仅有两三米之遥。荷花扬手狠狠的甩出了手中的链子锁,啪的一声甩在了他的后背上,随着,啊——的一声尖叫,白色的身影子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借着月色,荷花看到了,这张惨白的象桦树皮一样的脸,不是那天晚上出现在她镜子中的那张脸,这是她从没见过的这样如此恐怖的脸,现在也就是荷花,要是在深夜换个别人,早就吓的魂飞天外了。

几缕黑色的长发在桦树皮脸前飘动着,在飞跑中荷花再一次扬手,抡圆了胳膊甩出链子锁,重重的落在他的肩上,并绞上了一大缕头发。荷花一看绞上了他披散的长发,便狠狠的往回一扯,随着又一声惨叫。铁链子扯下了一大缕长发。

白色的影子在一个胡同口急速转弯,又跃上了高高的房顶。荷花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还会象兔子一样的急转弯,等她调好身姿再上房时,那个白色的影子已经跑远了。

第二天一大早,荷花把用链子锁扯下的一缕头发,送到了派出所老马的屋里。老马把这缕长发接在手里看了看,问荷花从哪里搞来的?荷花就把几次希奇古怪的事都告诉了老马,老马听完了咬牙切齿一拍桌子,震的桌子上的水杯蹦起老高,水洒了一桌子。老马说前几天在野地里,也就是老王出事的地方蹲守了好几天,下大雨的那天夜里就差一点按住这个家伙。老马说着打开柜子,也拿出了他扯下的那缕长发。荷花问老马这个世上真的有鬼吗,老马一阵冷笑说,管他娘的是人是鬼,先把他按住了再说。荷花说看着不象是鬼,说着她把从屋顶上捡回的筷子给老马看,老马接在手里看到筷尖上沾满了鲜血。荷花说这个鬼昨天晚上触发了她设下的机关,这枝筷子一定是射中了他。老马拍了拍荷花的肩膀说,姑娘啊这个鬼能不止一次的到你这里来,看来他是对你有想法的,这次你伤了他,他更不会善罢甘休的,看来我们要联合起来,一起抓住这个害人的白鬼。

周老三在晃动中慢慢的醒过来,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架马车上,雨早就停了,灿烂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赶车的人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车轴汉子,五短身材粗胳膊粗腿,一看就结实有力。他回头看到周老三醒了,忙拢了一把缰绳,让马的步子放慢了些。

赶车人回头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这位老哥,是不是马走的太快把你给颠醒了?”

周老三抬起头望着周围一望际的田野说:“噢,不是,我是自己醒的。我……怎么在你的车上呀,这是要去哪里呀?”

赶车人挥着长鞭说:“老哥,我是在一片荒草地里遇到的你,你倒在雨里好象是昏过去了,唉呀,我一看这荒郊野外的你躺在那里出点什么事怎么办,做好事总比做坏事强呀,我就把你放到了我的车上,虽然我也不知你是哪里的,要去哪里,但是你现在在我车上,总比把你扔在那里强呀,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