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六章 壮志未酬巧圆梦 3、不谋而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3、不谋而合

夜,万籁寂静。

鉴治等人连头罩也不带了,真是孤赌一注了。只见这几个人在夜幕的掩护中,很快就来到了督帅府。早就勘察好了王爷府的内情,鉴治让宁智和宁聪一组,从西面进入督帅府,先不要惊动大院,直接进入二院。

第二组是宁通和宁颖,在南面直接进入大院,配合二院的行动,注意劫取战马或马车,做好退路,如果遇到两方有难,拼死接应,不得迟疑。

作为第三组,鉴治和公主从东边进入,也一直奔二院。看情况再说,目的就是劫下皇帝。


树大分枝,先表宁智和宁聪这一组。

由于宁聪对这里熟悉,宁聪带头跃入墙内,隐在树下,他见四周静悄悄的,知道金兵内卫均已入睡,就飞快越过一进大院,在一处矮房附近登上去,轻轻落在二进院里。这时他隐隐听见有人在说话声,他没理睬,那是大满和牙科力在发酒疯。

宁智紧紧跟在小师弟的后面,他时时注意四周的动静,并记住退路的记号。

宁聪来到二堂,只见这里无人,宁聪又溜到二堂的后室,只见这里铺的是地毯,地毯上躺着几个人,正在睡觉。

宁聪仔细一看,全是女的,这些人也不像是帅府的丫鬟。宁聪就退了出来。正好宁智过来,宁聪把二堂内室的情形说了。宁智眨了眨眼睛,让宁聪在外面守着,自己又进了内室。

宁智将一个女性捅醒,捂住她的嘴,爬在她的耳头边儿说道:“小声,问你话就回答,不然杀了你。”

那个女子早就吓懵了,连连点头,这人正是赵桓的第三个贵妃张娘娘。

宁智问:“你是什么人?”

张娘娘颤抖着说:“好汉饶命,小女我是宋朝皇帝赵桓的三贵妃张氏。”

宁智又问:“皇帝在那睡呢?”

张娘娘:“不知道,我们见完面就被秦桧秦大人领走了。”

宁智:“去哪里了?”

张娘娘:“不知道,大概是见王爷去了。”

宁智:“走了多长时间?”

张娘娘:“一个多时辰。”

宁智这才松开张娘娘:“你去睡吧,不要声张。”

说罢,转身离开内室。

来到二堂,见了宁聪,宁智问:“师弟。这可有内宅?”

宁聪道:“有,三哥。”

宁智:“前面带路去内宅。”

宁聪:“三哥,师傅不是说让我们在二——”

宁智打断了师弟的话:“你听我的没错,皇帝在内宅,刚才那个是皇帝的媳妇,她都招了,快找!”

“哎。”宁聪答应一声,直奔内宅而去。



再说鉴治和公主,从东面进入,两个人飞身飘入一进院内,两脚刚落地,还没等动弹,只见5个巡逻亲兵悄悄走来,二人只好就势伏在地上,一声不吭。这几个亲兵想必是来回走的习惯了,竟没有发现。看见亲兵走过,两个人忙疾步跃上房顶,轻轻在二进院内落下。

这时刚好李王氏和桃儿进屋更衣,一开门。屋里的烛光照见了李王氏和桃儿的背影,一下把鉴治这老头给定住了。公主见师傅有异样,忙顺着师傅的目光往前看,正好门关上了。弄得公主莫名其妙。

鉴治趴在公主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公主一点头,消失在夜色中。鉴治朝刚才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也猫下腰,直奔完彦娄室的办公地方。

完彦娄室的办公室鉴治来过,因此路熟,可他却看见这里有异样,在完彦娄室的书房门窗外,竟站着四个亲兵。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鉴治想:这里突然增加卫兵,定是皇帝羁押再此,我要是立时把这几个人杀掉,还怕万一有个人喊出来,我这事儿就白忙了,如何让这四个人分神就好了,我可以不声不响的用重手法点穴功将这四个人点倒,可这四个人现在谁也不乱动,均在各自位子上,相互警戒,这可如何是好?

急的老头爬在草地上等了一会儿,就觉得是等了快一个时辰了,其实,小半个时辰都不到。是他心理作用罢了。这也是该着,这个机会还真让鉴治等来了。




再说宁通和宁颖这哥俩。宁通和宁颖也是轻松的跃进了大院。宁通凭着猎人的嗅觉,把宁颖领到了马厩。这时一个家役正在给牲口上着夜料,马厩上有几个大泡灯(注1),把马厩照得雪亮。俗话说得好:“马不吃夜草不肥。”真是这个理儿,这一溜牲口槽,全是完彦娄室的战马和亲兵护卫的战马,还有几匹是王爷府拉车的马。整个马厩有四十多匹马,个个都是膘肥体壮。

这个家役一边拌着草料还一边和马说话:“老黑,你抢啥?看我不抽你。赤兔,你别净挑豆子吃。咋了花驹,谁来了?”还没等这个饲养员转身,就被宁通“大点手”给定那了,他还真不忍心,好在不是伤害这个无辜人的性命,他把这个人扛到了旁边的草堆垛里。宁颖就解下来了几匹马,同时又将一辆大车套好,这是一挂四匹马拉的战车,这要跑起来,就像飞了似的。

俩人正忙活儿着,一个老头颠颠的走进了马厩,没等进院他就说“小山子,王爷的白玉龙明各使唤,加豆饼没?”来的这人是王府的“弼马温”——马倌。

宁通和宁颖忙将身体藏起来,准备等那马倌进到马厩院里再制服他,想不到却让别人抢了先。

这马官刚说完,一个腿还没买进马厩院子,一把宝剑就横在了他的面前,一个戴着黑面罩,身着紧身夜行服的人压低了嗓门说:“敢喊一声就要你的命。”

冷丁吓了马倌一大跳“这这这……”他嘴里也道不出个个数了。

远远的宁通哥俩还真是也吃了一惊。可是离老远,他俩在大泡灯的照耀下,看出那个蒙面人手里是自家的软滕剑。这哥俩就更奇怪了。

只见这个人把马倌押到马厩旁,喝令马倌转身,一个点穴,把马倌定住——这也是咱家的手法。宁通这哥俩看呆了,虽然觉得来人功夫比不上自己,功力也勉强凑户,可看着就是亲切。这肯定也是冲着两个皇帝来的。两个人就不想惊扰他,看他还想咋办。

说时迟,那时快,又一个和这人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人不知从哪钻了出来,细看才发现,这两个人全是女的。

只见后来的那个女人,手里拿了一个瓶子,随手将瓶子里的东西倒在了干草料堆里,还没等宁通哥俩明白过来是咋回事,只见拿剑的那个女子手里的软滕剑朝上一抖,一只大泡灯立即被摔进了稻草堆,顷刻之间。大火起来了。

这哥俩才明白过来,敢情这两位女子是来放火来了,这还了得,师傅还指望着骏马快车呢。

这宁通和宁颖也毛娄,救火巴,还怕是自己人放的,这明白着的,在王爷家放火,除了他们呢谁敢呢?

不救把,这马厩四十多匹马可就全烧死了,套好的马车也赶不出了。

咋办?

哪还有时间再考虑了。

宁通飞身跃上马车,对宁颖说:“你去放马。”说罢,一抖缰绳,喊了声:“架!”这四匹马不愧是战马,见到火光就兴奋了,早就等待这一嗓子呢。腾的一下,战车力马就冲出了马厩。

宁颖速度更快,手持软滕剑,从南到北在横着的拴马杆下一划拉,所有的马的缰绳全部断开。这马都是战马,经过训练,一见火光起,自己的羁绊又没了,快跑巴!有匹马长嘶一声,奔出厩外,众马相随,顷刻间,胆大的马,大部分跑了出来,只有小部分短练和胆小的马,被大火圈在厩里嗷嗷直叫。这下好了,王爷府像开了锅似的,一阵阵惊心的铜锣响起:“马厩着火罗,快救火呀!”



这锣声在王爷府里惊得人心惶惶。

正爬在草地里的鉴治闻之大喜:“真乃雪中送炭,天助我也。我就想不出这个主意,定时她无疑。”鉴治心喜,眼前四个人走了三个全去救火去了,就留下了一个,鉴治不敢迟疑,刚站起身,就见那个卫士身体一晃,倒了。随即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进了书房。

鉴治忙着飞身紧随其后。




注1;一种用玻璃作外罩,里面用蒲草芯坐灯捻,以油料为燃物的大灯,

也叫“马灯”,可防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