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说劳德鲁普 埃尔克耶尔和86年的丹麦队



最早见劳德鲁普踢球是85年的丰田杯,一个进球一个门柱外带全场出众的表现让当时看球还不像今天这么方便的球迷们如过节日般地着实HIGH了一把。劳德鲁普左右脚都能运用得灵活自如,触球的频率掌握得恰到好处,控球时的连接动作处理的炉火纯青且能在高速运动中保持身体的平衡性,其中有几个片断非常经典:最典型的就是86世界杯对乌拉龟一战中下半场刚开场不久打进的那个球,以及丰田杯踢阿根廷青年人队与普拉地尼撞强配合突入禁区后的0度角进球。劳德鲁普作为纯科班出身的球员,即有欧洲人技术的规范,又有踢野球出道的南美球员那样的良好的身体柔韧性。早在83年他就从丹麦布隆德比转至尤文,只是尤文77年赖以夺得欧洲联盟杯的那批黄金一代尚未解体,前锋线上人才济济,光是博涅克和塞雷纳这对土洋组合就是年轻的劳德鲁普难以撼动的,于是他被送到萎罗辣去砺练了一段时间,85年起开始了尤文的普拉--劳德时代。


大赛前一年助夺得意甲桂冠的埃尔克耶尔则是野性中锋的最好代言人,他的球风诡异而飘忽不定,在规范的技术动作的另一面是他大范围行踪不定的走位和随时而来的致命一击。


86年世界杯上的丹麦队是我见过的较好的能够诠释全攻全守这一定义的球队,进攻时点多面广,不局限于由劳德鲁普埃尔克耶尔这两名核心来完成终结一射,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埃尔克耶尔的沉底传中,劳德鲁普的致命输送,而中场球员莱尔比阿尔内森的门前最后一击同样异常犀利,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战例是小组赛打污辣龟的第二球和最后一球。


也许为小组赛进9球失1球的骄人战果所陶醉,人们有理由相信他们可以走得很远。但作为参加世界杯的新军,大赛经验的缺失对整个球队命运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这一切也许早在上半场丹麦右后卫那个1秒钟的思想短路时就已注定。大好形势下的崩盘是最让人抱憾的。我不会去苛责当时去顶西韦贝克位置的奥尔森送出那个乌龙助攻时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需要自省的是花了丹麦人大把银子的德国籍教头皮昂特克在中场休息时的麻木不仁,在上半场就已有了崩盘隐患苗头出现之时,他完全可以做点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