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哲乱笔集 乱笔 朱棣的情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1/

何谓七情?“喜、怒、忧、惧、爱、憎、欲”;何谓六欲?“生欲、死欲、耳欲、目欲、口欲、鼻欲也。”

帝王也是人,人的一切帝王也都有,特别是在情感方面,帝王一方面在自己的臣民面前努力地装神;一方面也在自己的世界里找寻自己做人的一面,也就是可以流露情感的一面。

帝王之所以可以成为帝王,必有其异于常人的一面,而这一面在情感方面的表现就是超乎寻常的令人难以琢磨的内心情感世界。做为大家公认的明朝优秀皇帝的代表,明成祖朱棣几乎得到了和朱元璋一样的最高的评价,无数的令后人称赞的丰功伟绩背后,到底站着一个什么样的人,而这个人有着什么样的内心世界?有着什么样的七情六欲?今天我们就一一看来。

人皆有喜,况生于帝王之家的朱棣乎?

朱棣的第一喜应该是在他降生在人间的那一天,元至正二十年(1360)四月十七日,从那一天起,一个婴儿获得了在世界上生存的权力,而且还是健康生长的权力,这在兵荒马乱的元末也算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只是刚出生的婴儿朱棣并不知道这一切,所以只是报以婴儿都有的啼哭。以哭来庆祝自己的出生这几乎是所有人最初的选择,帝王将相也概莫能外。

朱棣的第二喜应该是在明洪武三年(1370年)的四月初七,这一天的朱棣被封为燕王。无数人需要用命才能拼来的王位现在就摆在只有十二岁的朱棣面前,这在平常人看来是天大喜事的受封却没有给朱棣带来太多的快乐,因为此时的朱棣心中已经渐渐升起对太子也就是自己大哥的莫名嫉妒,这嫉妒将受封之喜冲得一丝不剩,准确地说这对朱棣已经不可以算做是喜了,因为在这同一天就有十多人同时当上了王。

朱棣的第三喜来得比较迟一点,但来得迟总比不来要强得多。洪武二十三年(1390)朱棣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军事管理权,由于蓝玉渐渐地失去了朱元璋的宠信,朱棣终于有机会显现自己的能力。在机会的面前朱棣表现的很出色,虽然这出色在太子的光环下没有照耀出来,但暂露头角的喜悦还是深深地植在朱棣的心底,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朱棣开始尝到权力带来的那种满足感,这是以前朱棣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于是朱棣上乐瘾。

朱棣的第四喜紧接着第三喜,这第四喜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就像天边的流星一过而逝。洪武二十五年(1392)四月,太子朱标英年早逝,命运对朱棣露出一丝笑容,此时的朱棣自己认为自己此生最大的喜即将到来,于是在等待的十几天里,喜悦夹杂着焦急时刻伴随着朱棣,让这个一代枭雄也坐立不安寝食不宁,这朱棣的第四喜是伴随着亲人的逝去而来,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已经觊觎太子之位许久的朱棣的心,只是老天弄人,朱元璋在经过了长考之后将十六岁的朱允炆确立为自己的接班人,朱棣得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空欢喜,人世间的喜与悲转换就是如此地快,朱棣只能默默接受,虽然他是最有资格坐到太子的位子上的。

朱棣的第五喜是他的最后一喜也是其人生的最大的一喜,“永乐”,一个新的年号将被永远地记载在中国的历史上,朱棣经过数年的战争,终于坐到了皇帝的宝座,这个萦绕在心头几十年的梦想一朝得以实现,这是老天几十年来给朱棣最大的喜也是最后的喜,因为从这一天以后朱棣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在朱棣的眼里被当做喜,自此朱棣再也感觉不到喜悦的感觉,一个已经拥有天下的人也就永远无法感受到外来的喜悦,而内心的喜,朱棣在经过那么多的杀戮之后还能感觉得到吗?

帝王的世界是我们只可以猜测而不能够去确定的,我们只是凭借判断来分析帝王的喜忧哀乐,或许我们从来也永远不会真正了解帝王的心中所想,就像我们有时候连自己身边的人的想法都不了解一样,况帝王乎?

在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里几乎没有什么会比帝王的怒更令人感到心惊胆寒的了,古语云:“苛政猛于虎”,老百姓对于苛政之怕都有甚于虎,更不用提苛政的源头――高高在上的皇帝了.皇帝的怒有多厉害,我们虽然不可能有机会亲身感受一下,但太多的文献典籍和影视作品让我们知道了帝王之怒的厉害,我们在庆幸自己没有生在古代的同时也对那些在古代封建王朝里被帝王以莫名之怒砍掉脑袋的人感到悲哀,虽然这一切在古代看起来是那么地自然那么地平常.

朱棣做为一个半路当上皇帝的君王,骨子里好像有着更多易怒的因素,这也许和朱棣自身的遭遇有着密切的关系,长年的低人一等的压抑生活使朱棣的怒来得急来得快来得暴来得狂,丝毫不亚于他的父亲朱元璋,某种程度上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做为朱棣怒的最精华的表现当属对建文帝遗臣方孝孺的诛杀十族了,朱棣的这一怒不仅将方孝孺的十族共八百七十三人送上了黄泉路也将自己永远地刻上了一个嗜杀的名号,这一怒里有太多的不值得,为了别人的家事而付出自己的生命是方孝孺的不值得;为了成全方孝孺的愚忠而丧命是十族人的不值得;为了杀一个倔犟的老头而毁掉自己光辉的形象是朱棣的不值得。在这里,朱棣和方孝孺互相怒对着对方,仿佛两头已经看见血腥的饿兽,在这里,没有什么道义和人伦可讲,谁的权力大谁就可以把自己的怒发泄出来,而另一方就只能将自己的怒憋在心里无法发泄出来,这就是强权这就是王道。

与“诛十族”同样有名的朱棣的怒就是“瓜蔓抄”,朱棣在夺得皇位之后,无数的建文帝的旧臣表示了不满和反对,这引起了朱棣的怒,这怒发地广发地宽,如瓜蔓之伸延连绵不绝。建文四年(1402年),朱棣攻占南京后,左佥都御史景清行刺未遂,朱棣下令夷其九族,尽掘其先人冢墓。又籍其乡,转相攀染,致使村里为墟。后世之此将“瓜蔓抄”泛指朱棣穷治忠于建文诸臣之举。朱棣对建文帝旧臣的怒是对朱允文的怒的延续,多年前自己侄子对自己的削藩之怒今日终于可以喷发出来,做为皇帝的朱棣,此时有着无限的权力来表达自己的怒,于是这怒借天意可以无限地蔓延开去直到发怒之人自己愿意平息的时候。

从“诛十族”到“瓜蔓抄”,朱棣的怒似乎已经达到了顶峰,所有自己看着不顺眼的人都已经朱棣被剥皮抽筋了,还有没有什么可以让这位易怒之人发怒呢?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天下的黎民百姓,为了把对天下那些议论自己篡位的老百姓的怒发泄出来,朱棣创立了东厂,从此朱棣对老百姓的怒可以通过东厂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特务机关一对一的发泄出来,这真是天才的发明,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对这么多的人同时发怒,可是朱棣做到了,而且还做的很成功,。

朱棣的怒大部分是为了巩固自己江山的怒,是政治之怒,是治国之怒。朱棣把自己的怒当成自己最有效的武器,无数的朱棣的敌人在这怒下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朱棣的怒和其他所有帝王的怒是一样的,是有其政治需要和时局要求的,我们在唾弃的时候如果可以结合当时的历史情况来分析的话,应该就可以看出另一种味道来。

最后略微可以让我们舒心一点的是朱棣在自己江山坐稳之后也渐渐地息了怒,因为朱棣自己也知道,光靠怒是不能长久地统治一个帝国的,怒只是一剂蒙药,只可治标不可治本。

做为高高在上的帝王会有什么忧?这个很难说,一时有一时的难处,一人有一人的难处。平民百姓可能会无忧无虑地度过一生;而君临天下的帝王也许会从忧生到忧死一辈子不得安心,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在忧这个字上,富贵贫贱都是一视同仁的没有区别。

朱棣的童年可以说得上是幸福的童年,虽然身处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但身为朱元璋的四子,自然一切平平安安无忧无虑,这时的朱棣和普通的小孩子一样,玩耍和读书是唯一的消遣。

朱棣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忧是在他十七岁那一年。这一年的朱棣被朱元璋送回了老家安徽凤阳(时称中都)体验生活,在这里朱棣一待就是三年,在这三年间朱棣看遍了民间的疾苦尝遍了人生的百态,也就是在这里朱棣感到了忧,一种真挚的发自肺腑的对贫苦老百姓的忧,这忧伴随朱棣度过一生并转化成为对贫苦百姓的感同身受,这一点上朱棣和他的父亲朱元璋是有着相同的情感的,也正因如此朱棣才有可能成为大明朝仅次于朱元璋的最出色的帝王。

朱棣的第二忧是对建文帝下落之忧,对于一个抢了别人东西的人,最担心的当然就是东西的主人来再抢回去,朱棣的忧就来自与此,坐稳帝位的朱棣一直担心自己的这个侄子会突然间在什么地方再冒出来,这种忧伴随着朱棣度过了无数的辗转之夜也让郑和在大海上漂泊了好多年。朱棣对侄子的忧说到底是对自己的忧,是对可能失去权力的忧,这种忧是最致命和最令人难以摆脱的,为了去掉这忧,朱棣选择了杀,将所有建文帝的旧臣都杀光,只有这样才能略使朱棣安心,这忧的力量可见一斑。

朱棣的第三忧是对自己子孙后世的忧,做为帝王而言,能将江山百代前代的传下去是和得到江山一样重要的事情,每一朝每一代都对此无比的重视和慎重,特别是像朱棣这位靠篡位当上皇帝的人。朱棣一共有三个儿子长大成人,老大朱高炽、老二朱高煦、老三朱高燧。这三个儿子都可以算得上是顶顶人才各有强项,也正因如此朱棣才头痛要将自己的皇位传给谁,这决定可不是很容易就能下来的。这件事一直是朱棣心底的忧,而且因为都是自己的骨肉,以前那种快刀斩乱麻的做法根本不能使用,这让一直很有主见的朱棣也犯了难。这忧是国家之忧也是家庭之忧,若非如此,凭朱棣之才能岂不早早就化解开了。

朱棣的第四忧是对国家的忧,为了防止来自北方的威胁,彻底解除自己心中对北方的忧虑,朱棣大笔一挥,于是一座金壁辉煌的紫禁城在数年间拔地而起,从此朱棣可以在很靠近敌人的地方指挥自己的军队进行保卫国家的战斗,这就是朱棣对待忧的态度--不回避不退让。

朱棣极有魄力的迁都之举表明了朱棣是一个不光会忧而且还会解忧的人,朱棣在面对忧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退缩,顽强的抗争是朱棣对付忧的最好的方法,这也许是朱棣常年征战磨练出来的坚强意志所决定的吧,反正后代的那些大明帝王是没有这种魄力,或者虽然有但也差的太远了。

朱棣做为后世公认的大明朝仅有的几位明君之一,其心中是常怀忧满怀忧的,这忧是一种责任这忧是一种态度,这忧比后代的那些混蛋皇帝的所谓的风月之忧要高出了不知有多少倍,为了这些忧,朱棣几乎在马上度过了自己的大半生,风里来雨里去刀光剑影的生活使朱棣成为了一个整日和忧愁做斗争的帝王,但这忧决不是普通的忧,而是一种胸怀天下的忧,是一种在帝王中也很是少见的忧。

朱棣凭借着自己的忧使自己跻身于古代优秀帝王的行列,这是朱棣应该得到的荣誉,这是老天对一个忧国忧民的帝王的最大回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