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凤凰卫道士的《军情观察室》栏目中坐庄评论员马鼎盛谈到了外电报道的“解放军黑客”事件,马说,解放军断不会如此行为,但不排除部分爱国的公民对外国的黑客入侵。

我想,一贯立场偏向保守的马混淆了一个概念:何谓爱国?简单点说,爱国就是热爱自己的国家。但兹事体大,不是什么看似有利于国家的事情都归于爱国的,就比如,假设我军现在的二炮部队私下发射了一枚导弹直捣陈水扁的皇陵,这显然是爱国了,但是后果呢?大家可能都会知晓。所以并不是此类行为均是爱国。

申言之,何为国?何为爱?近代政治学理论认为看一个国家是否名实相符有几个标准:领土、人口、主权等。但实际上这一理论有着先天性的发育不良,比如方今之世界,联合国可以造一个国家出来。这就导致了国家理论的重大变革,以联合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得以构建,而又建置与其上一整套的国际法理论才保证了现今之国际法则的确立。这也是袁伟时在《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理论的出发点。那么,何为爱呢?这就难说了,夫妻之爱,亲人之爱,恋人之爱,甚至是同性之爱,简直是乱了套,这也难怪笔者迷糊了。爱显然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那么爱国这一命题从何而来呢?Unit states刚成立的时候,却在宪法中赋予了人民以推翻政府的权利,也即马恩所谓的“革命权”。何以致此呢?北美十三州的人民深受大英帝国之迫害,亦难保证其后的政府不会像英帝那样对待人民,故而以宪法名义赋权与民,这实乃是自然法则所致。而这显然是和爱国的要求背道而驰,那么看来,平白无故的提出爱国的要求显然在理论上有被攻破的漏洞。

列位看官,倘若笔者问诸君,你爱你的老婆吗?估计都能得到或肯定或否定的回答,那笔者再问一题,你凭什么爱你的老婆,估计你也说得出个一二三四。换言之,那笔者问诸君,你凭什么爱你的国家啊?估计各位立时傻眼,无言以对。因为爱国是被当作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往往是这种天经地义的事情隐藏了无数汹涌澎湃的暗流。是啊,爱一个人需要理由,爱一个国家呢?不需要理由吗?行文至此,列位估计心里面都有一杆秤,衡量一下自己的老婆值得爱吗,自己的国家值得爱吗?无论你思考的结果如何,这是与你自己有关的事情,但难得的是,你思考了,这才是最重要的,而思考亦如余杰所言是知识分子的“阿喀琉斯之踵”。

回到开篇的话题,在现存的法制体系内,黑客攻击都是不被法律允许的行为。那么无论是出于多么高尚的名义,还是冠以多么伟大的理由,都是不能被整个世界的法律体系所允许的。毕竟,“高尚有高尚者的墓志铭,卑贱有卑贱者的通行证”!

与君共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