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将军”陈赓

爱在飘凝 收藏 3 933
导读: “风流将军”陈赓   大将陈赓是一位功勋卓著的传奇将军,并且还是一位富有罗曼蒂克情趣的将军。他在1943年与傅涯喜结伉俪前,还曾有过一个为革命英勇献身的原配夫人王根英。他俩那鲜为人知的恋爱经历,充满浪漫色彩。为此,陈赓被战友冠以“风流将军”的美称。   1927年,党在武汉召开了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当时在北伐军第二军担任特务营营长的陈赓,因工作需要被指派参加了会议。就是在这次会议期间,陈赓爱上了曾有 一面之缘、刚从上海赶来参加会议的“五大”代表王根英。   陈赓对王

<p>

“风流将军”陈赓


大将陈赓是一位功勋卓著的传奇将军,并且还是一位富有罗曼蒂克情趣的将军。他在1943年与傅涯喜结伉俪前,还曾有过一个为革命英勇献身的原配夫人王根英。他俩那鲜为人知的恋爱经历,充满浪漫色彩。为此,陈赓被战友冠以“风流将军”的美称。


1927年,党在武汉召开了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当时在北伐军第二军担任特务营营长的陈赓,因工作需要被指派参加了会议。就是在这次会议期间,陈赓爱上了曾有 一面之缘、刚从上海赶来参加会议的“五大”代表王根英。


陈赓对王根英产生爱慕之情,除了被她那端庄清秀的容貌所吸引之外,更多的是 对她美好心灵和事业成就的敬重。王根英曾坦任过上海怡和纱厂的第一任团支部书记和工会主席。后来,她又参加了周恩来等人领导的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后, 王根英当选为新成立的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人民委员会委员……


那一天听报告,陈赓瞅准时机,坐在离王根英不远的地方。然后,他掏出纸笔, 端端正正地写上一行:“王根英同志,我爱你!我向你郑重求婚,希望你嫁给我!” 写完,他又认真地读了一遍,感觉非常不错。于是,他把纸条折成一只小燕子, 递给身边的同志,小声叮嘱:“请传给坐在墙边的那位姑娘。”然后,他高高挺起胸脯,眼睛瞅着王根英,脸上露出了自豪的微笑。因为他常听人说他挺胸微笑时更潇洒、更英俊。


纸条很快传到了王根英手中。她拆开一看,落款是“陈赓”。她稍稍一惊,随即镇静下来,马上回想起4年前在上海的一段往事。


1923年春,党在上海的工人区开办了平民夜校,年仅17岁的王根英成了夜校学员。教员中有一位专从湖南派来的共产党员,他就是陈赓,时年20岁。课堂上,陈赓言如 流水,滔滔不绝,王根英听得如痴如醉。课余时间,陈赓又与学员们打成一片,了解学员们的思想动态。面对和蔼可亲的老师加兄长,王根英找准一个机会向陈赓倾吐了 自己心中的一份苦闷。原来,王根英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已作主将她许配了人家,对于那人,她既不认识,也不了解,更谈不上有一丝一毫的爱情了。那一纸婚约,像无形的枷锁,捆住了姑娘的手脚,她在爱的苦闷中彷徨……听完王根英的述说,陈赓当天就大胆地来到王家,向她的父母讲明道理。他振振有词地说:“大叔、大婶,根 英的婚约应当解除。做父母的,如果你们真正疼爱孩子,婚姻大事,应当由她自己作主。如果你们抱着老观念不放,恕我直言,你们这是在折磨孩子,摧残孩子。如此下去,你们将成为制造女儿婚姻悲剧的罪人……”陈赓的一席话对王很英父母震动很大。不久,他们就决定废除婚约。从那以后,王根英心境豁然开朗,她对陈赓也有了难以 忘怀的印象。


那年,上海平民夜校开办不久,就被反动派查封了,陈赓也受组织安排,回到了湖南,他们一别就是 4年,谁知现在又在武汉见面了。王根英那种原本已慢慢消失的感觉一下子又恢复起来。


看完纸条,王根英心想:陈赓啊陈赓,你要求婚就老老实实、正正当当来求嘛! 干嘛要这么鲁莽呢?难道要我也像战场上的敌人一样,被你一声吼,马上举起手吗?


好一个调皮的王根英,只见她向纸条背面轻轻啐了一点口水。转身扬起胳膊,“ 啪”地一声,把纸条贴在墙上,接着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继续听大会发言。


陈赓一看大惊:怎么?你要公布于众?!好!你贴墙上,我再写! 他又伏下身,在纸上写道:“根英,我爱你!我请求你作我的妻子!” 纸燕又飞到了王根英手中。她展开,仅看了一眼,啐点口水,转身又贴到了墙上。 陈赓一见更来劲了!你不反对,还怕别人不知道,那就是赞成了啊!好,你贴,我再写!他又俯身写了第三张:“根英,我发誓娶你为妻!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纸条再次传到王根英手中后,她看也没看,直接翻过来啐点口水,转身又贴到了墙上。陈赓还想写,正巧会议休息。这时,会场内已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墙上的纸条。 一休会,就马上围了上来。大家读着陈赓的纸条,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有人打趣道:“王根英,你这样处理情书,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站在圈外的陈赓挺得意地接口说:“我看总不是反对吧!她正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我陈赓正在向她求婚呢!” 王根英绷着脸反问:“你别太自信!我为什么要嫁给你?” 陈赓一听,嗬,好家伙,她终于发话了。他笑嘻嘻地答道:“你为什么要嫁给我?这还不好回答?因为我爱你嘛!再说,我们郎才女貌兼女才郎貌,志同道合且有感情基础呀!” 王根英“噗哧”一笑,红着脸回答道:“脸皮真厚!” ……


这次大会之后,陈赓写情书向王根英求婚之事被周恩来知道了。他点着陈赓的鼻 子,笑他不懂求婚的艺术,说:“陈赓呀,谈恋爱可不是打仗,强攻是不行的。” 陈赓说:“革命者光明磊落,爱情也不该鬼鬼祟祟。她贴我的情书,我不伯,她 再贴,我再写!” 周恩来说:“古人曰:“欲速则不达。女孩子需要温柔。我教你个办法,先向她 道歉,态度要诚恳,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在道歉中加深了解,建立感情,比拚命写情书要可行得多。” 陈赓说:“好,那我试试看吧。” 果然,陈赓照周恩来说的向王根英致歉之后,王根英就爽快地答应与陈赓建立恋爱关系。


有一天,陈赓与王根英漫步在长江边,陈赓又向王根英提出尽快结婚的要求。王根英想,你陈赓也太得寸进尺了,才答应与你恋爱几天,你就要结婚?于是,她委婉 地推托道:“我刚参加革命不久,有了拖累,怕影响工作,我看还是迟点再说吧!”


分手后,陈赓带着满意和失望的双重心情回到宿舍。几位老同学立即围上来:“ 新婚定在何时?快从实招来!” 陈赓搬来一把椅子,站在上面高声宣布:“诸位仁兄,请听清楚,我陈赓今天当 众发表一项严重声明,谁能说服王根英在近几日内与我陈赓结婚,我当众给他磕 3个头,还是带响的。” 众人吹呼,屋里掌声、笑声一片。


周恩来听说此事后,哈哈哈笑了好一阵。停下之后,他想到陈赓也该成家了,王根英怕拖累影响工作,心情可以理解,但也不能革命不胜利就不结婚呀!他决定给王 根英做做工作。结果情况很妙,王根英动心了。


第三天傍晚,周恩来来到陈赓的住处,老远就大声说道:“我周恩来与陈赓打交 道,什么都见过,就差未看过磕头了。陈赓啊,今天你磕也得磕,不磕也得磕。来吧,3个带响的。” 周恩来一发话,身边的人立即拥上去架着陈赓,3次按着脑袋给周恩来磕了头。


周思来哈哈大笑:“陈赓,你小子可真有你的,这么英俊的小伙子,竟要用破头 来讨婆娘,啊!哈哈!明天我保你入洞房,哈哈……”


1927年5月, 陈赓和王根英终于成为了一对情深意笃的革命伴侣。婚礼是在汉口 举行的。那时,陈赓24岁,王根英21岁。 1938年3月8日,王根英为了不使党内文件和公款落入敌人之手,英勇地献出了自 己年轻的生命。当时,陈赓正率领八路军三八六旅越平汉线西进,追击日军。当他听到这不幸的消息时,怀着无法抑制的极度悲愤,在当天的日记中只写了一句话:“三 ·八,是我不可忘记的一天,也是我最惨痛的一天。”

</p>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