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五章 玛南整军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压下对苏洁的思念,龙行健的第11装甲师展开了训练。展开的训练强度让这支新部队决大多数人吃不消。从早上6时的早操开始,官兵们就像上紧了发条的闹钟,一直折腾到晚上11时熄灯。

龙行健给全师的人(包括自己)预支了100分。对每个训练中的错误都按照规定扣分,扣完100分就卷铺盖走人。扣分的项目有几十项,比如训练成绩不合格会扣分,早操迟到会扣去1分,着装不整齐也会被扣去1分。装11师在组建之初就采取了超编的办法,为训练中高比例的淘汰留下了伏笔。

将一支步兵师改造成一支装甲师不是件容易的事。这种改造完全不是装备更换那样简单。第11装甲师满编机动车辆就有数千台,光司机就需要数千人,其中大部分是汽车司机。总部没有那么多的现成的司机,师里只好从66师的步兵中选出文化程度较高的士兵开办驾驶速成班。通讯问题也是必须解决的问题。装甲师的电台是普通步兵师的好几倍。就说坦克部队,大本营总结了半年来的战争得失,认为坦克部队通讯不畅是导致战斗力不能完全发挥的主要因素。从1010年开始,为每台坦克都配备了电台。对其他部队的电台配备也大幅度增加了,比如机械化步兵师,每个排都有电台了。这就对兵员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车辆的维护修理也是必须解决的问题。一支高速机动的装甲部队的战斗力和车辆的完好状态有着极大的关系,虽然各旅都配备了专门的修理连,但在参谋学院装甲兵系学习过二个多月的龙行健认为车辆的故障更多的是一般的小问题,维修必须主要依赖乘员完成而不能依靠专门的修理兵。总之,第11装甲师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从低技术的步兵向高技术的装甲兵转变。每天都有不少于3个钟头的文化课学习,文化课不及格者也被淘汰。

龙行健遇到的阻力不仅来自大批官兵对超强度训练的抱怨,主要是军官们对取消军官特权的怨愤。龙行健将“龙支队”官兵一致的那套放在了11装甲师。军官不能吃小灶,军官必须与士兵共同训练,军官不得打骂士兵------这一切都颠覆了军队的传统。但他们又不敢反抗,看到身有残疾的师长每天早上与师部官兵一同跑操,然后和警卫营士兵蹲在一起吃早饭,然后乘坐越野指挥车下部队视察训练情况,一直到晚上和参谋们共同研究装甲兵战术。熄灯后仍读书到很晚,这是这个不到20岁的年轻师长唯一的特权。直到轩辕婉儿请来了圣旨——轩辕台严禁他出操跑步。龙行健才取消令他痛苦不堪的晨练。

师长的传奇故事在11师内流传。原66师官兵对龙行健指挥了玛南反击战本来就钦佩莫名,那些从各个部队抽调的官兵对年轻师长的故事从好奇而钦佩。龙行健受过现在的最大敌人轩辕寂亲自表彰的经历让他更增添了传奇色彩。大本营严令他出操又爆出了师长曾受过重刑的故事。年轻的士兵们容易敬仰英雄,而师长就是活生生的英雄。

部队在玛南郡驻扎训练,二万多人分住在方圆100公里的区域,不免与当地居民发生冲突。4月初,正是鲜花盛开的季节,春心萌动的11装甲旅三个士兵在一个少尉的唆使下将驻地的一名少妇轮奸了。案子本来在11旅内控制着,但龙行健偶尔听说了这个情况,立即打电话询问旅长郭亮上校情况是否属实。郭亮是大本营派来的上校,能力很强,他的11旅的训练情况让龙行健最为满意,不想竟然出了这件案子。

“师长,这种违反军令的事还是由我们旅来处理吧。”郭亮不想扩散,毕竟影响不好。

“你准备怎么处理?”龙行健问郭亮。

“那个排长撤职。三个士兵罚一个月苦役。”

“放屁!”龙行健勃然大怒,“你就是这样掌握纪律的?立即将四个犯事的家伙抓起来,核实情节后押送那个受害妇女的村庄当众枪决!”

“这------”挨了骂的郭亮没想到师长竟然如此决绝。

“核实。别想打马虎眼。包括是否还有同案犯。”龙行健狠狠扣下电话。

婉儿在玛南反击战结束后回了大本营。但3月中旬便再次返回前线,以大本营特派员一直跟着11师。苏洁的故事她给龙行健讲了,说她见到了苏洁,也知道了苏洁为他受的罪。婉儿不知从那里知道了龙行健的另一个红颜知己林小如,“嗯,那个留在帝都的林小姐怎么办?你娶哪一个?”

苏洁的回归,让龙行健更加惦记留在帝都的林小如。轩辕婉儿的询问让他烦躁不已。

“你倒是很维护妇女权益。”婉儿其实赞成龙行健的处理方法,“但自己怎么搞了二个女人?嗯?你不觉得男人三妻四妾对女人很不公平吗?”

“什么叫搞了两个女人。我跟苏洁至今还清清白白------”

“哦,原来你和那个林小姐已经不清不白了。”婉儿点头,随即摇头,“想不到我轩辕婉儿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值得我钦佩的英雄,却也是个庸俗的家伙。”

“我怎么庸俗了?再说,我也没让你把我当成英雄。”龙行健不高兴。

婉儿与龙行健拌嘴,师部的官兵纷纷避让。这对青年都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不庸俗吗?你和苏洁已有婚约,怎么能再招惹林小姐?据说那个林小姐倾国倾城,某些人大概一见美人便神魂颠倒了。还不是俗货?”

龙行健烦躁不安。他承认婉儿的话有部分合理,既然和苏洁有了婚约,就不该再找林小如。可自己至今也没认为那是一个错误。“既然你这样说。好吧,我就将前因后果给你说一遍。”龙行健喝了口水,理了理思路,从界口阻击对林小荣的承诺讲起,一直说到他在离开崔府的前夜和林小如的结合,“嗯,看吧,这就是林小如给我的护身符。”他解开衣领取下一直随身携带的护身符,“等等,”轩辕婉儿的目光停在龙行健胸口的伤疤上,“这些伤都是------”龙行健扣上衣领,“被用烙铁烙的。全身都是。很稀奇吧?小如是把一个本来必死的人救回来的。婉儿你说的不错,我既然跟苏洁有了婚约,就不该再找林小如。但我至今也没觉得这件事办错了。真的。如果你认为我是好色之徒,我也认了。苏洁安全了,但林小如让我担心的要死------”

轩辕婉儿眼中似有泪花闪动,“不。我错怪你了。你不是好色之徒。等有机会,我一定见见那位林小姐。”

“她不是什么小姐。她甚至没读过书。养伤的时候,我教她算术自然。她就是个村姑,但我觉得她是最好的。当然,苏洁也一样。”

“哈哈,我又不是苏洁。解释什么------”婉儿想笑,但笑不起来。

这算个插曲吧。龙行健的心思放回到四个违纪官兵身上。二天后,案情得到再次核实。强奸带轮奸。四声枪响,结束了四个年轻的生命。本来群情激愤的村民见部队如此严厉地处置当事人,自然无话可说,只是那位受害者,按照风俗,永远在当地抬不起头了。想到聂村惨案,龙行健让师里拿出500金元赔偿给受害者,让他们异地安家,或许能让受害人平静地渡过下半生。

此事让龙行健意识到目前开展的训练有所缺项,只抓军事训练而忽略思想问题是不行的。自轮奸事件后,龙行健开办了军官训练班,第一期只训练校级以上军官。龙行健只让大家写出为什么参军打仗这个简单的问题。这些校级军官的答案竟然五花八门,让看了答案的轩辕婉儿起初好笑,随即沉思起来。

“看到了吧?这就是部队战斗力不强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打仗的军队是不会取得真正的胜利的。”龙行健说。

龙行健亲自授课了。虽然对他的职务军衔以及令人畏惧的宠幸多有敬畏,但全师除了周峰这样的铁杆外并没有多少真正佩服龙行健的。尤其是高级军官们。但龙行健从“龙支队”在敌后的亲身经历讲起,说起敌占区居民亡国之痛,却深深打动了军官们。“我们军人是干什么的?其实很简单,保卫国家。国家是由无数的家庭组成的,其中就包含了保卫民众的意思。我为什么背叛对我颇有恩惠的轩辕寂?因为他的政府叛变了这个国家。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可耻的叛徒。大概也没有多少人说我是个叛徒。因为我的选择是忠于国家。我们现在为什么和帝国军打仗,是因为帝国政府变成了卖国政府,不打败他们就不能对兰斯用兵。就不能解救南五州被兰斯奴役的三千万民众。就不能收回南五州北安州这些神华帝国的固有国土------不热爱国家的军人不是真正的军人。我们穿上这身军装,就是民众的保护者。但保护者却干起了糟害被保护者的事,我当然绝对不能容忍。因为他们干的事就是兰斯鬼子干的事,甚至比兰斯鬼子还坏!”

应当承认,龙行健起初的念头并没有那么深远。但军官训练班这个11师特有的东西却保留下来了,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在训练班上,军官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包括对长官的不满。但不能将这种分歧带出训练班。11师的军官后来基本都喜欢上了训练班,而训练班逐步实现了思想公开、人事公开和经济公开。就是这个军官训练班,塑造了11师特有的军魂。这当然都是后话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