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大胆施计定江山

jingdong12 收藏 34 1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几千里外的莫斯科,斯大林愤怒的切豆腐死鸡发来的那份得意洋洋的报告扔在地下:“这个蠢货!”他的两撇胡子已经开始向上翘了:“他以为这是时候时代?还是八国联军瓜分北京么?” 斯大林的拳头猛的砸想桌子:“中国是我们的盟友!盟友!他居然提出这样的条件之前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这个该死的混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几千里外的莫斯科,斯大林愤怒的切豆腐死鸡发来的那份得意洋洋的报告扔在地下:“这个蠢货!”他的两撇胡子已经开始向上翘了:“他以为这是时候时代?还是八国联军瓜分北京么?”

斯大林的拳头猛的砸想桌子:“中国是我们的盟友!盟友!他居然提出这样的条件之前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这个该死的混蛋!”朱可夫在旁边默不作声,斯大林的手感觉到疼的时候也不再砸桌子了,而是冷静了下来:“还有办法补救么?让他们立即撤兵如何?如果这事件发展下去,外国人对我们苏联人的看法会由同情转为憎恨。”

朱可夫这才说话:“我敢打赌,明天早上东北挺进兵团就会被国民党政府除名。”斯大林看着他:“哦?”朱可夫叹了口气:“美国人要让世界看到的,是我们在自己刚刚缓过手的时候就欺负别人,和我们作战的对象越弱小,越能博得同情。”

斯大林好半天都没说话,两撇胡子随着脸上的肌肉不住的抖动。朱可夫接着说:“最可怕的是,如果我们东北的部队没办法取得胜利,那我们的国际声誉就会一落千仗。”斯大林的眼神有些暗淡:“所以,美国人会让那个何平在表面上看起来孤立无援,实际上会给他们提供物资,对么?”

朱可夫没有说,但表情上却默认了。“撤兵也不行,对我们的影响一样很大,而且我们的防卫圈也必须建立。你的看法是什么?”斯大林征询朱可夫的意见,朱可夫挺了一下腰杆:“马上命令切豆腐死鸡同志向何平的部队发起攻击!”

斯大林有些错愕,朱可夫以前可是一直不主张出兵的。朱可夫说道:“任何人,都不会同情那些不值得同情的人。我们只有不惜一切代价,快速的解决战斗,才能让别人感觉我们的对手是不值得同情的,也让美国人无法一步步的把我们推入绝境。”

斯大林点点头:“事情过后我们可以主动放弃赔款和建立永久管制区,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第二天一早,蒋总在重庆发表声明,由于何平的挺进兵团不服从国民政府的命令,所以宣布挺进兵团为叛军,革除何平等人的一切职务。消息一传开,举国哗然。民众和学生纷纷上街游行示威,蒋总对待这一次的示威活动却没有采取镇压,而是任由人群爆发。

西方记者们则把中国人愤怒的眼神传达到世界各个角落,同时被传达的,还有瑞士记者独家发布的蒋总在宣布何平为叛军后掉下的眼泪。蒋总的那句:“世界正面临最关键的时刻,我国必须以牺牲之精神,保证反法西斯同盟战线的完整,”听起来虽然让人觉得有些牵强,但却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苏联的身上。

林彪也接到了延安的电报,他们也被宣布为叛军。林彪知道这是延安唯一的选择,如果毛老在这个时候把第二军抽回去,那已经很被动的政治局面将陷入无法挽救的境地。

何平却没有意识到这中间居然有这么多政治上的问题,他在接到蒋总的通告以后,马上召开记者会,发表声明,何平的态度异常的强硬:“一个营的苏联军队是我们杀的,原因大家已经知道,苏联人在已经被我军实际收复的地区实行管制,我想各国记者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现在仅代表挺进兵团,哦,现在已经不能叫挺进兵团了,我仅代表手下几十万将士,发表声明: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自己负责,以后我们的一切行动和中国国民政府没有任何关系!”

会议场外面商越早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何平讲话结束的时候,几万将士同声喊道:“来抢东西的都是强盗!”记者们纷纷涌到外面,去拍摄将士们齐声高喊的场面。

何平也跟后走了出来。一个英国记者问何平:“何将军,你有几成胜算?您不知道苏联军队的勇敢和强大么?而且蒋委员长多次要求你顾全大局?”何平用手挥了一下,将士们都不喊了.

何平微微一笑:“我们的将士说的很清楚,来枪东西的都是强盗。日本人是,苏联人也是。他们怎么不顾全大局?我们是军人,是男人,是保家卫国的人,对我们来说,来强盗我们就要打,死在哪个强盗手里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荣耀!是不是?”

何平的声音说的很大,最后三个字转头问下面的士兵。“是!”几万人的大喊让那些记者感觉耳膜发响。

人说战争是最好的训练方式,这话一点都不假。在德国闪电战的训练下,苏联军队现在的行动当真的动如脱兔。何平的部队还没有完全收拢,第四军便被苏联军队阻击在大连,第五军大部分部队被苏联军队就地包围或歼灭,刘虎仅仅带了四万人马退入锦州。第一军被苏联的装甲师闪电般的包围在鞍山。

战争仅仅开始一天,何平就损失近八万人马。何平商越等人怎么都没想到苏联人速度居然如此之快,商越有些蒙了,他现在体会倒什么是何平所说的机械化战争。苏联人在坦克和装甲车里面即便是夜晚也能作战,而秉承老套路的中国军队就不行了,今天晚上的天气最少零下三十几度,即便是穿着厚厚的棉衣,手也无法伸的出来。

最关键是对手的速度,陈明仁刚刚准备好撤回锦州就被苏联人堵在了大连。商越又接到一份电报,粟裕的第一军在鞍山刚刚被苏联人劫成两段,形式万分的危急。

没有了美国人的空中支援,各部队的炮火再面对苏联成群的坦克时,都显得软弱无力。商越凑到何平面前:“我带部队去接应他们一下?”何平摇摇头,他知道这时候部队已经被苏联人分割成几块,怪只怪自己太大意了,没想到苏联人的动作如此凶猛。

现在出城和再往苏军嘴里面送食差不多,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以攻对攻,明天一早快速的解决朝阳的苏军,将深入东北的苏联军队的物资补给线给掐断!机械化战争最要命的就是物资供应,如果自己得手,那还有一线生机。

何平看看地图上第四军和第一军的位置,还有从锦州到沈阳一带已经被打散的第五军,他只能期待这些人能拖住苏军的主力部队,为他赢得一到两天的时间。

“司令,我认为我们的目标应该是锦州,只要打下那里俘虏何平,整个战役就将结束。”苏军参谋对切豆腐死鸡的战略部署有些不满。切豆腐死鸡点点头:“酣米烙夫同志,我很赞同你的意见,可是最高统帅斯大林同志对我们的要求是尽量迫使何平投降。”

酣米烙夫明白过来,但还坚持自己的意见:“可是司令,我们如果活捉了何平,不是和迫使他投降没有区别么?”切豆腐死鸡摇摇头:“不,最高统帅要求我们尽快的解决战斗,锦州城内日军以前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要打下来不是容易的事情。”

接着指着地图:“明天全力进攻大连,我们要赶在美国海军还没有抵达之前结束这里的战斗。至于今天晚上,我想是一场屠杀般的战斗吧。”他的指挥棒移到了鞍山:“我们的第四,第五装甲师已经将敌人的第一军一个师分割在鞍山城外,今天晚上的天气就能要他们的命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命令第四装甲师马上攻击,歼灭他们!”

被苏联军队包围在鞍山外面的,是第一军的第一师,师长杨学民。杨学民本是活跃和东北和华北交界处颇有势力的一土匪,何平挺进兵团成立的时候,经过鄂有三的推荐,带部队进入挺进兵团。何平为了保证自己在第一军的控制力,把他放在了粟裕的手下。

经过白天的战斗,战士们的伤亡已经接近一半,现在六千多人马被苏联军队包围在鞍山西侧的一处山林里面。由于害怕苏联军队的炮火打击,即便是寒冷的黑夜他们也不敢生起篝火。战士们几个人抱成一团,相互取暖。

“师长,红毛的坦克又上来了!”负责警戒的战士大声叫喊到,杨学民赶紧挨个的去拉人,有些战士却再也拉不起来了。战士们赶忙拿起自己的枪,可是有好多战士的手根本冻的连枪栓都拉不开,最后用双手抱枪,和旁边的战友合作一起拉开枪栓。

杨学民看着下面慢慢开上来的坦克和跟在坦克后面的苏联红军,低声骂道:“妈妈的,你们是不冷。”接着大声命令道:“爆破手!”一百多个战士马上靠了上来,杨学民从自己无法冲入城里去,就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样的处境。他把反坦克手雷全部集中起来,让一些身手麻利的战士组成爆破队,以确保自己能坚持的久一些。

山下的苏联人发出一阵阵的叫喊声,山上却是寂静一片。等苏联人的坦克开到半山腰,猛烈的炮火开始轰击山林上的阵地,不但将一些战士炸死,还把大批的树木燃烧。为了确保自己的掩护物,杨学民马上组织人冒着苏军的子弹把那些燃烧的树木砍掉。

一颗大树被砍掉以后,砍树的战士没有把握好,燃烧的树木马上从山下滚了下去。杨学民发现那些坦克居然都躲避这颗燃烧的巨木,他马上明白过来。又让人砍下一颗扔了下去,苏联坦克的再一次躲让让他惊喜不已。

二战的时候都说最菜的是日本人的坦克,其实苏联人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为了应对德国的进攻,再本身战略资源紧张的情况下,坦克的设计只重视火力。

可以说苏联人的这一做法是正确的,同样数量的钢材,德国能生产一辆坦克,苏联却能生产两辆。这确保了苏联人能源源不断的把坦克投入战场。和德国坦克作战的时候他们只要求自己的坦克能挨上两炮,然后依靠数量和火力的优势击毁敌人的坦克。苏联人在最关键的时期,坦克的底部都是木头做的。

眼前的苏联坦克就是如此,所以它们怕火。杨学民哈哈大笑:“弄了半天这家伙怕这个,给我烧!”好几百颗燃烧的滚木从山上滚了下去,苏军的坦克见势不妙,十辆坦克马上横向摆开,将从山上滚下的燃烧的滚木全部拦截,其他的坦克则躲在后面不停的用炮火轰击。

这一次苏军坦克不在轰击山上的阵地,而是轰击山林。他们知道自己坦克的弱点,当然也知道解决的办法。树木总有烧光的时候,现在苏联人在加快山林毁灭的速度。

杨学民看看这情况,明白过来,他也知道这样下去顶多两三个小时自己就没有什么可以依仗的了。冲天的大火让战士感觉到了一丝温暖,虽然这温暖是会要他们性命的,但他们还是有些眷恋。

杨学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他拉过何平给他配的参谋吴浩祖:“军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吴浩祖本身水平也就不是很高,对苏联人的战术又没见过,也没有什么主意。杨学民见他不说话,马上匪性大发:“妈的,老子拉一个够本,拉俩赚一个,冲出去!”

吴浩祖的脑袋猛的一转:“师长,冲出去可以,不过你看现在的风,正好对着苏联人那边吹,咱们先放烟,冲的时候伤亡会小很多。”杨学民忙的点头。

正在搬运那些偶尔越过前面坦克防线的滚木的苏联士兵忽然感觉眼睛很痛,向上一看,一片夜色之中,白茫茫的气体从山下压了下来。正在他们惊慌是不是毒气的时候,烟雾后面传来一阵喊杀之声。

德国士兵是全世界公认的最善战的士兵,他们败在了苏联人的脚下。这些苏联红军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会在肉搏战中输给被称做东亚病夫的中国人,在确定那些气体不是毒气之后,苏联红军师长马上命令坦克部队退出战斗,由步兵来解决战斗。

他的这一命令彻底的改变了第一军的战局,也成全了粟裕,这一战过后,粟裕大名不光是让中国人,世界上各个国家都听到了这个名字,开始研究这个人。十年之后,粟裕指挥的这一战被美国西点军校列为以弱破强的经典教材。

黑夜中的肉搏战持续了接近两个小时,苏联红军很快发现,他们对手并不是病夫,对手的单兵素质很高,高到自己一个人无法占到任何便宜。对手的作战意识也很强,强到宁愿在受伤时选择和自己同归于尽。对手的整体作战能力也很不错,他们懂得相互之间配合刺杀,懂得在战场上寻找到自己的队友以形成局部优势。

在一个步兵旅全部投入,但战场的局势依然胶着的时候,红头发的第四装甲师师长后悔了。但现在后悔也来不急了,如果撤出的话将面临被对方追击的危险。肉搏战让苏联的坦克失去了目标,几百辆装甲车停在战场的边缘却无法对自己的战友起到支援的作用,苏联红军师长很快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他的顶头上司,军长来里托夫司机。

来历托夫马上组织更多的兵力,准备投入战场。苏联红军的纪律是很严格的,如果他不能完成切豆腐死鸡交给他的任务,后果非常严重。

在鞍山防守的粟裕同样也觉察了苏联军队的动向,他马上判断城外的生死之战已经打响。粟裕意识到自己的战机来了!

“军长,我们是不是可以突围了?”手下爱将王必成马上意识到这是自己突围绝佳的机会,至少有一半的把握能够从苏联的包围圈里面突出去。

粟裕的眼睛盯着外面炮火响起的方向,闪烁了好大一会。和同是共产党党领导的军队作战,真的让他很是矛盾,但现在别人的刺刀已经抵在自己的胸口上,而且粟裕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共产党,相比林彪而言,他的“共产主义大局观”并不是那么的强烈。

他拉过王必成:“你带部队投入战场,从侧翼支援杨学民作战。”王必成猛的愣了一下,投入兵力只会招来苏联人更猛烈的攻击,想要取胜根本就不可能。但长久以来的信服还是让他并没有多说什么,马上去执行粟裕的命令。

粟裕在他出门的时候又补充一句:“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后退一步!”如果是和日本人作战,粟裕不会强调这一句,但苏联人不同,难保和他们相同信仰的新四军战士思想有所动摇。

王必成去了,粟裕默默的不发一言,马高柱走上跟前:“军长,我呢?我做什么?”粟裕沉思良久,慢慢抬头问道:“你怕死么?”

王必成几乎和苏联的援军同时抵达战场,看着苏联旗手打起的那红色旗帜,王必成的内心一阵痛苦,他真的没想到自己有和这支部队作战的一天。苏联人也没想到粟裕居然有增援的勇气,来里托夫司机听后先是一愣,接着笑了:“听说我的对手是一名中国共产党,看样子他们和我们相比还差得很远,让我来好好给他们上一课吧。看样子我们可以把城里和城外的战斗一次解决了。”

他马上命令步兵全部投入战斗,用手里还剩下的一个步兵团去布置防线,掩护参加肉搏的部队退出战斗,并对城外的中国军队围而不打。集中大部分坦克向鞍山进攻,他要趁鞍山兵力空虚,用钢甲洪流淹没粟裕,然后回头再打城外的部队。

这是最正确的,粟裕一个师是没有办法挡住苏联的钢甲洪流的。时间进入下半夜,王必成和杨学民被苏联人包围了。虽然苏军的人数并不占优势,但他们依靠优势的火力完全将中国军队困在一片无险可守的平坦地带。

杨学民包扎着大腿上的伤口:“看样子我们完了!那些铁家伙能把我们碾成肉泥。”吴浩祖眼睛看着王必成:“我真不明白,你们来送死干什么,死一个就行了,这下倒好,都跑掉了!”

王必成叹了口气:“军长肯定有安排。”杨学民吐口唾沫:“还安排的屁!人家的坦克马上就要压过来了!”说完惊奇的问:“对了,他们的坦克哪里去了?”王必成和吴浩祖一先一后说道:“不好!”两人对视一眼,这时候,苏联坦克的炮击声,从鞍山方向传来。

三人都低垂下了脑袋,现在鞍山只剩下一个师的人了,用人和坦克拼?开玩笑!

粟裕就和苏联人开了一场这样的玩笑。第一辆苏联坦克越过防线的时候,一声巨大的爆炸从坦克底下响了起来,火光乍起的同时,那辆苏联坦克再也不动了。但这并没有引起苏联人的警惕,战场上碰到地雷的状况时常发生。直到第二辆,第三辆…...越来越多的坦克以同样的方式瘫痪,苏联人才发现有一些身上涂满黑泥巴的人在自己车轮底下活动。

坦克再也不敢托大,发现有人行的物体便从上面碾过去。步兵把队型散的更开了,为得是在兵力不多的情况下,尽可能保障自己坦克的安全。粟裕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最起码压对了一注,那就是凶猛的苏联人在兵力上并不占据优势,他们只是依靠机械化强于我们而显得人数很多。这一点,从跟在坦克后面的苏联步兵不多可以看的出来。还有,就是他算准了对手肯定先拿他开刀.

粟裕自己一个人站在指挥部里面,自言自语:“马高柱,何平说你是最不怕死的,现在就看你舍得不舍得自己的命了。”一个部队的指挥官是什么风格,从他手下的士兵也能看得出来。

苏联坦克在吃了亏以后马上把队型摆得密集起来,战士们的活动范围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这时候那些苏联红军忽然发现他们的对手很值得敬佩!很多战士在坦克靠近自己的时候根本不再想着怎么把手雷扔到坦克底下,而是直直的站立起来,把反坦克手雷挂在身上向坦克冲过来。

从第一个中国人这样炸毁苏军的坦克开始,这样的动作越来越多的人效仿。苏联红军的坦克手们都惊慌了,他们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前方,哪怕炮火中一只猫的穿过也能让他们的神经高度的紧张起来。

他们慢慢的发现中国军队已经放弃了那些防线,但他们不敢贸然向前,贸然前进的八十多辆坦克现在瘫痪在鞍山的大街上。来里托夫司机收到了前线的战报,却不是他渴望的胜利的捷报,前线的指挥官要求步兵增援!

来里托夫司机异常的恼火:“饭桶!简直是饭桶!这么多坦克还冲不开一个师的防线,居然还要步兵增援!”参谋忙的说道:“来里托夫司机同志,坦克没有步兵的掩护是很被动的。”

“我不是给他们派了一个团么,这是我手里能派出的最后的部队!他们还要什么?要我从围困敌人两个师的部队中间再给他们派援军?”来里托夫司机双手向天一举:“如果他们天亮前打不下来,那才是耻辱!”

正在这个时候,前线又一个消息送来,这一次来里托夫司机彻底的惊呆了:中国军队居然反攻了!前面的坦克不敢走,后面的又接着向前推进,苏联人马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混乱。他们的指挥官并不在意,只要给他几分钟他就能处理好这种情况。可惜的是,马高柱就是抓住了这几分钟。

上一次没有反坦克手雷的时候和日军坦克作战,让马高柱积累了一些经验,他一看见苏联的坦克有些放慢速度,有些停止不前,马上知道可以出击了。一个团的战士,应该说是一个团的死士,把手榴弹,反坦克手雷,地雷,只要是能炸坦克的都挂在身上,从黑暗中向苏联的那些坦克冲了过去。

马高柱是头一个,他已经安排好了后面的指挥,他这一个师的将士都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哪怕是剩下最后一个人,他们的任务还是冲锋,向着苏联的坦克。因为他们的身上背负的是全军的反坦克手雷,是全军的希望。

黑夜中,一个个战士出现在苏联坦克的旁边,一团团的火光冲天而起。苏联人为他们的高傲付出了代价,一个坦克手在一阵热浪从下面涌起的时候,他异常的后悔,如果自己后面能多跟几个步兵,那形势绝对不会是这样。死去的再后悔和憎恨他们的指挥官,活着的却已经惊慌失措。

在人潮的冲击下,那些前面的坦克只能快速的向后退去,后面的坦克却还再往前开,有得坦克躲闪不及就撞在了一起,亲自来到前线的来里托夫司机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命令前面的坦克不准后退,后面的坦克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击毁前方的坦克!”挖肉疗伤,战场的壮士断腕有时候是必须的,就像粟裕为了牵制苏联步兵,冒险舍弃两个师一样。如果来里托夫司机不托大,老老实实的先解决那两个师,那粟裕连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可惜的是,粟裕给他设了一个可以立功的圈套,他钻进来了。来里托夫司机发现中国人疯了,他们宁愿和自己的坦克同归于尽也要向前冲。他真的很想不通,自己的部队面对德国人的时候从来没有退缩过,现在坦克手怎么不如以前英勇了?

他的壮士断腕没有起到他预想当中的作用,随着自己第一方阵的坦克被全数摧毁,那些混杂在坦克里的中国人倒下了,但是又有一批中国人转眼就像自己的第二方阵冲过来。

来里托夫司机再一小时之后终于决定撤出第三方阵,第二方阵同样被他再一次舍弃,但失去马高柱指挥的一个师的将士依然执行着冲击到最后一个人的预定方针。

粟裕并没有阻止他们,虽然这里的战况他完全占据优势,但马高柱才是他狠心砍下的胳膊。

他组织自己的警卫团向围困第一军两个师的苏联军队发起攻击,粟裕利用天黑,展开疑兵之计策,不但让苏联人以为自己已经被包围,还大大的振奋了被包围部队的士气,里应外合之下大胜苏军。

天亮之后,粟裕整理部队,发现自己损失了三分之二的人马,马高柱的一个师只有四人生还,师长马高柱下落不明。来里托夫司机更是恼火,他的部队一夜之间坦克只剩下两百多辆,步兵仅残余不足两千人,按照苏联的惯例,他的编制要被取消了。粟裕这一战不光是使得他的部队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而且彻底打乱了切豆腐死鸡的战略布局,为何平的翻身赢得了时间,创造了条件.

现在别说进攻粟裕,他自保都是很大的问题。当天早上九点,沈阳的日军根据两军一夜的战况大胆出击,粟裕又损失了四千多人的代价之后勉强守住了鞍山,苏联红军军长来里托夫司机同志被日本人俘虏。

切豆腐死鸡慌了,先被中国人打了一个体无完肤,再被日本人杀一个全军覆灭,这个战果他无法向莫斯科交代。他并不知道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开始。

一月二十九日,何平夜袭朝阳得手。

一月三十日,一直和日本人作战的鄂有三忽然出现在攻击大连的苏联军队身后。

这个时候,何平已经完全扭转了战争初几天由于准备不足而造成的劣势,苏联人步兵少,面对丛林战乏力,运输补给线过长,造成能投入战场的兵力并不多,地形也不熟悉等一系列致命的弱点马上暴露无遗。

何平笑了,他一直被历史上苏联大军一入关八十万日本关东军马上灰飞烟灭的事实笼罩着,现在他忽然发现苏联人其实也有许多致命的弱点。这全要归功粟裕一战将苏联的军事步奏打乱,要不然苏军在气势如虹的状态下什么弱点都会被掩盖。

苏联人最大的麻烦出现在二月一日,这一天,失踪很久的坐山雕又出现了。之前何平封他副军长他都没敢出来,直到现在两边打的不开交,他知道再不出来就太不仗义了,以后没办法混的。

坐山雕出现在粟裕的身边,一同前来的还有其他的几个山头。正在为手里无兵无法唱戏的粟裕大为高兴.

一月四日,进攻大连的苏联军队被粟裕,鄂有三和陈明仁三面包围。苏联指挥官发来的电报是:“我们与他们接触的第一天,他们拿的是日本人的装备,但马上就换成了美国装备,其炮弹和子弹也仿佛取之不尽,我敢肯定,我们不光是在和中国人作战。”

斯大林看着最新的电报,还有那美国报纸上被日军俘虏的苏联军长的照片,他痛苦的摇摇脑袋:“我们到底该怎么办?”朱可夫上前一步:“现在,短期内结束战争已经不可能了,是不是可以考虑请我们的中国同志出面,给我们一个体面的台阶?”



(多谢大家支持兄弟,兄弟想麻烦各位多多给出一些本书修改的意见,谢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