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三、攫取金百合 136、再换伪装

幸运特快 收藏 8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内容简介] 于效飞疾步冲到老李那边,老李趴在小树后面一动不动。 他为了尽量拖延时间,根本没有隐蔽,所以他连中了十几枪,在受伤之后仍然坚持射击,终于光荣牺牲。 于效飞看到满身鲜血的老李仍然大睁双眼,心里一阵激动。可是现在他没有时间掩埋战友的尸体,甚至没有时间感慨,他必须尽快追赶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疾步冲到老李那边,老李趴在小树后面一动不动。

他为了尽量拖延时间,根本没有隐蔽,所以他连中了十几枪,在受伤之后仍然坚持射击,终于光荣牺牲。

于效飞看到满身鲜血的老李仍然大睁双眼,心里一阵激动。可是现在他没有时间掩埋战友的尸体,甚至没有时间感慨,他必须尽快追赶上从后边冲过去的日本特务。

跑出不远,一个日本特务趴在地上,他也中了几枪,没有力气再跑了。于效飞脚步不停,在从他身上跳过去的时候顺手给了他一枪。前面可能只剩下一个日本特务了,但是,只是这一个,就可能造成于效飞终身的悔恨。

于效飞几乎达到了他能施展出来的轻功的极限,跑出几十米之后,终于看到了那个日本特务跪在地上,正在朝前面瞄准。

于效飞大喝了一声,凌空跃起,在空中打光了全部子弹。距离并不远,那个日本特务被子弹的强大冲击力量打得一头扑到地上。于效飞跳过去,用力在他后背上踩了一脚,然后也不再细看,朝前面就狂奔出去。跑出不远,果然看到几位首长正在拚命奔跑。

于效飞过去一打听,所有人都没有受伤,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这才落了地。

于效飞回头看看,后面没有追兵了,几位首长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几乎抬不起腿来了。于效飞也因为紧张,感到一阵疲倦。他说:“首长,先休息一下吧!”

这个建议是现在大家最爱听的了,这些人立刻就地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

虽然暂时摆脱了鬼子的追赶,可是于效飞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到了现在,所有从根据地来接他们的人,老李,几个警卫员,包括那些在两边路上护送的部队,全都没有了。他们连和根据地联络的暗号都不知道,可怎么进根据地?

自从冈村宁次担任日军驻华总司令之后,采用了大量的新战法,尤其是使用了大量的汉奸对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破坏。这些作法对抗日根据地破坏极大。冈村宁次在日本侵华的十几年间,从一个少佐一直晋升到大将,从小小的科员直到担任日军驻华总司令,他的能力确实远胜过通常的保守死板的日本军人。

他这种远超过其他日本鬼子的智力,自然也体现在他对中国人真正做到了坏事做绝,化装奔袭八路军总部,致使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牺牲,进行“五一”大扫荡,掘开地道向里边的抗日军民施放毒气,都是他的暴行,这种恶魔后来居然被蒋介石无罪释放,真是匪夷所思。

可是这样一来,根据地对从外边来的人防备极严,没有合理的身份证明,完全可能被当成汉奸。当初刚刚进行国共合作的时候,被中央派到南方去通知当地的游击队改编成新四军的特派员就有因为被当地的游击队误解而被杀的,而从延安来的部长因为没有档案证明,任劳任怨地当了一年伙夫的真实案例也存在。

总之,要顺利地通过新四军的检查也是一个大难题。

于效飞正在想着,忽然“腾”地跳了起来,他趴在地上一听,这怎么可能!远处又传来了大队人马跑动的脚步声,鬼子的追兵又上来了!

原来,那些日本特务分成两部分追赶于效飞他们,另外的那一部分鬼子正是日本特务头子。他们在打死了那几个新四军战士之后,知道自己上了当,马上用随身带的电台调动正在附近搜索的其他日本兵,那些日本兵坐着汽船赶过来,然后跑步前进,他们都是战斗部队,行动迅速,又有特务头子的死命令催促,所以很快追上了于效飞他们。

于效飞真是叫苦连天,他们现在连几个特务都对付不了,又来了一个鬼子小队,这可怎么办好!

没办法,现在的对策就是一个字――跑!

于效飞拉起这四个人就跑,那个姓冯的首长还好一点,年纪较轻,身体也比那三个人强,正好能帮于效飞扶一个人。又是一通猛跑,平时八路军每天行军120里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现在就是这短短的5里地,就象到天边那么远一样,怎么也跑不到头。

就在于效飞几乎放弃,要让首长们自己往前跑,自己要回去阻击鬼子的时候,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低低的嘈杂声音,接着两边的杂草乱动,突然从草丛中伸出无数枪口,有人大声喊道:“狗汉奸,缴枪不杀,新四军优待俘虏!”

于效飞心里“轰隆”一声,象开了一道门一样,俘虏就俘虏吧,当新四军的俘虏也比让鬼子打死强啊!

于效飞赶紧大喊:“别开枪,是自己人!”

这个时候还不是把身份公告天下的时候,谁知道一会鬼子会不会再打过来,万一鬼子从自己嘴里知道他们抓对了人,那可得把那个鬼子头子的大牙笑掉了。

草丛里边冲出来十几条黑影,用比鬼子轻不了多少的动作把于效飞他们全都绑了起来。那股狠劲,一点不象是要优待于效飞的意思。

他们刚刚被带走,鬼子就到了,顿时枪声大作,两边狠狠地打了起来。不过,现在可就不关于效飞的事了,人越多越好,打得越狠越好。他可得歇歇了,他不是累,是紧张,这护送首长的活,比当年在天津火车站当苦力还难受。

于效飞他们这几个俘虏被带离战场,于效飞对押解他们的小班长说:“这几位是首长,你还是先把他们放开。”

那个小班长一枪托就砸了过来:“你个死汉奸,你带着鬼子偷袭我们根据地,这笔帐还没跟你算,你还敢骗人!”

于效飞心想,坏了!这就给我们安上了,我成了给鬼子带路偷袭根据地的汉奸了!

于效飞着急地说:“你要绑绑我,别绑着几位首长啊!”

“哼,少骗人,你们这些鬼把戏我见得多了,回去以后就把你们交给人民政府审判,完了就推出去枪决,那时就不绑着你们了!”

得,这下麻烦大了!

于效飞说:“他们几个年纪都那么大了,你绑他们干什么,他们还能跑吗?你这符合俘虏政策吗?”

其实于效飞也不知道什么是俘虏政策,可是,现在说实话是不管用了,真的得唬一阵才行。

可惜,于效飞的如意算盘全都没用,这个小班长警惕性蛮高,就是不听他的。政委安慰于效飞说:“行了,小于,反正到了自己人的地方了,咱们连这点委屈还受不了吗?一会见到上级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了。”

于效飞心想,也只好这样了,不行也得行啊!

后面的枪声响得异常激烈,看来那个日本特务头子下了决心,要集中部队突破新四军的防线,消灭这几个从延安来的中共中央的高级领导。可是新四军这边枪声更加猛烈,可能新四军也早就调动部队在根据地边缘区等着中央来的高级领导,随时准备应付不测了。所以一听到枪声,马上出动大批部队迎击鬼子。

不过让于效飞感到轻松的一点是,在看到那几位首长实在不能走的时候,过来了几个新四军战士一左一右地把他们架了起来,整个队伍行动还是很快的。

又走了一阵,终于到了第一个村子,他们被带到了一所房子里,这有几个干部模样的人正在等着前线的消息。于效飞没有说话,等着看这些人是什么人。

一个可能是负责的人过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于效飞反问:“你又是什么人?”

“我姓杨,是负责敌伪工作的。现在可以表明你们的身份了吧!”

于效飞说:“这几位首长就是从延安来的。”

姓杨的干部点点头,吩咐道:“松绑。”

几个服装整齐得多的新四军战士从身后忽然出现,动作麻利地把于效飞他们身上的绳子解开。但是姓杨的干部又说:“对不起,在你们的身份没有得到证实之前,先要搜一下你们。”

于效飞表示理解。

几个新四军战士迅速把于效飞他们搜了一遍,不用问,于效飞他们的枪全都被搜走了。别人还好,最惨的是于效飞,他身上的三支枪,一支德国20响大镜面驳壳枪,两支勃朗宁手枪,全都让人家搜走了,那些战士马上把这些枪分了。于效飞的这些枪,全都是烧蓝崭新,是一流的好枪,连子弹都是锃亮闪光的。当时的八路军新四军都很穷,连打过的子弹壳都要捡回去翻新,重新使用,看到了这么好的武器,眼馋得直流口水。

于效飞看得直心疼,这些枪能不能再还给我了,要是把我的这些枪全都扣下,换成你们用的那种土造的只能打一颗子弹的单打一,我还有什么脸进日本特务机关的大门啊,我用那种武器,不是得让那些狂惯了的日本特务笑话死。

采取完了安全措施之后,姓杨的干部问:“你们过来,有证明吗?”

于效飞说:“去接我们的那些同志都牺牲了,我不知道要进根据地还有什么其他手续,我也是第一次送首长过来。”

共产党的军队太多了,通讯又不便利,所以互相之间都不认识。

姓杨的干部说:“这个可以理解,现在形势非常严峻。不过,这就需要有相当复杂的身份核查手续了。”

姓冯的首长忽然说道:“我知道联系的暗号。”

于效飞长出了一口气,你倒是早说呀,我都急死了,你在旁边倒跟没事人一样!

姓杨的干部也十分高兴,他问道:“那好,你说暗号吧!”

姓冯的首长说了一个暗号,姓杨的干部笑了:“不是这个。”

姓冯的首长接连说出了三个暗号,于效飞和那个姓杨的干部脸色全都变了。于效飞心想,老大,你不知道就不要瞎说,你要是不知道人家还可以理解,可是你对人家各个部门的暗号全都知道,人家会以为你是什么人啊?

于效飞想,各个特务机关我都见识过了,共产党的政治保卫机关一直赫赫有名,只有他们的审讯手段我还没有见过,这下算是有机会看到真家伙了,很快我就能设身处地地对他们的审讯方法进行真实体会了。

果然,姓杨的干部叹了一口气,对他们说:“现在这个地方不安全,咱们还是到根据地里边去吧,连夜就走。”

好在这次对他们的接待的总体规格还不算低,几位首长,包括于效飞在内都有马,这下行军速度可就快多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真正进入了根据地。前边的那些地方都是边缘区域,无论是对军事上的控制,还是政权的建设,都没有里边正规。到了现在,他们才真正到了新四军完全掌握的地带了。于效飞预先设想的被当成汉奸审判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得知从延安来的领导同志到了,新四军的主要领导都过来迎接。

一见面,这些人就哈哈大笑,原来他们不是老同学就是老战友,最差的也是在一起开过会。这一下彼此的身份全都证实了,于效飞被当成大汉奸枪决的情况根本没有出现。

接着自然就是那些中央来的大领导传达上级指示,做关于最新形势的报告,没完没了地开会。虽然于效飞是上了中央文件的人,论级别也够参加那些会议了,可是他的身份不能暴露,傻瓜才为了让那些不认识的人看见他出席会议那种虚名出去招摇过市呢!所以于效飞躲在社会部专门给他准备的小房子里边,舒舒服服地睡了几天大觉。回到自己人中间就是心里塌实啊!

这天中午,于效飞还在睡大觉,突然觉得不对,他翻身跃起,双手举枪,眼看就要开火,这才发现,正打开门要进来的正是他护送来的四个中央来的首长。

于效飞赶紧把枪收起来,政委笑着说:“没想到你睡着了反应也这么灵敏,我们还想吓唬你一下子哪!”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政委说:“小于啊,怎么到了中午还在睡觉啊?”

于效飞不好意思地说:“我在敌人那边,每天都准备行动,心里总是有事,现在回到了自己人中间,一下子全身都放松了,老觉得睡不够。”

政委说:“可是,咱们的工作还没完成啊,你又得回去了。”

于效飞说:“当然,工作是得做,不过,这次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再要回到原来的地方去执行任务,已经不可能了。”

姓冯的首长说:“你是担心那个在外边拦住咱们的日本特务吧!放心,我一办好工作交接,马上派人出去迎接从延安来的干部,鬼子正在派人拦截他们,咱们当然也得派大部队出去了,我特别命令他们不要放过那个鬼子。他也真不走运,他的那些老特务让你打死得差不多了,他现在在一支普通的日军部队里边,还在外面转悠,简直是不堪一击呀!咱们的部队一个冲锋就把他们全歼了,可惜没抓着活的。不过他的人一个也没逃出去。”

于效飞点点头,这样还行。

政委说:“小于,中央的精神你是知道的,今后我们的任务是要在敌后发展壮大力量。我们需要在人民中扩大影响,这些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你从城市搞到大批物资,传播我们的声音。”

副参谋长说:“我是负责情报工作的,以后我们这条线,就由你和冯平同志负责。”

旁边那个姓冯的首长点点头。

做迫击炮的专家笑着说:“下面该我了。要壮大力量,首先要加强我们的火力,我还需要你多支援弹药和无缝钢管之类的。”

于效飞喊了起来:“怎么回事,闹了半天,最后还是咱们几个合作呀!早知道咱们费这么大劲又杀又跑的干什么,你们直接到我上海的家里去商量不就完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一群中华民族的杰出人物周密地安排完毕之后,于效飞重新回到了上海。

只是出去这短短的几天,梅机关已经是物是人非。松本二郎已经接替了山下的职务,整个机关到处都换成了他的人,新得势的人当然态度傲慢,丝毫不把原来机关的人放在眼里。原来的人不是被山下带走了,就是被安排到不重要的岗位上了。

于效飞回来晚了,没有赶上大清查,多少有点运气。他不知道松本二郎对他了解多少,按照规矩,也给松本二郎送上100两黄金,不同的是,松本二郎没有什么反应。

于效飞在机关里边转了一阵,觉得机关里边新来的很多人越看越眼熟,这些人都是当年在北平追捕过他的人。幸好他在暗,那些人在明,所以那些人始终没有把当年他们追捕的人跟于效飞挂上钩。

过了一阵,命令下来了,于效飞通过了检查,可以照常使用。于效飞明白,这多少是他的100两黄金在说话。不过,重要职务还是没他的份,他被调到了东南贸易公司。

于效飞一听,不由大叫了一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