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电梯里被困了一夜<2>

我回头后仔细瞟了一下她的脸,想看看她对我刚才不小心触了她的胸是个什么看法。没想到她居然神情自若,一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的神情。我心里一阵失望:难道我刚才碰到的地方不是咪咪?不过似乎好像我碰到的地方就应该是咪咪才对呀!虽然我比她高不少,但是她踩着高跟鞋,咪咪又很挺拨,我碰到的地方极有可能是她的咪咪。而且,那种弹性的感觉,那种柔软的感觉,一定没错!


那,她为什么会一副神情自若的表情呢?估计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吧。或许是她觉得这只无意中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又或许是她此刻心中已经被恐慌给塞满了,所以没察觉到刚才那一下。


我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分析刚才那个问题,那女人却是丝毫不知,见我回头,紧是问:按了没?有没人来?

按了。我说:等等吧,估计人一会儿就到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只盼望保全部的那帮SB们最好集体外出了。

女人哦了一声,然后安静了一小会儿。过了大概能有个三四分钟,没见有人来,她沉不住气了,又说:怎么还没人来?要不,打110试试吧!


呵。好啊。我说。心里却好笑,打110,别的我不知道,那帮鸟人的办事效率我还不知道吗?靠他们还不如自己想办法爬出去。

但是美女既然要求了我当然照办,当下给110打了电话。电话打完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人咣咣地砸电梯门。接着似乎有拉扯电梯门的响声是从低下不远处传来。故意是有人在一楼门外把门拉开了。紧接着,声音扯着嗓子喊:电梯里面有人吗?


操!妈的电梯里面没人那是谁按的铃?我在心里暗骂。估计是那群保安或是维修部的来坏我的好事了。


那女人听见这个声音仿佛见到救星一样,大声叫:有人,有人!她几乎要把嗓子扯破的那种感觉,生怕外面的人听不见。寂静里,她的叫声愈发显得响亮。


见她这么兴奋,我居然有了一种没冷落的感觉。妈的!这帮人一来,估计就没有老子逞威风的机会了。心里郁闷着,耳朵旁那女人的声音却仍在响:怎么回事?是不是电梯坏了?


然后上面的声音说:不是!现在停电了! 停电?我心里一动,问:什么时候来电?

那声音说:里面还有一个人呀?你们一共几个人?

两个。我说那声音说:这就好了。刚才我们给供电局打过电话了,他们说好像是哪个地方出事故了,所以才会停电,他们已经在抢修了,估计过一会儿就会来电。你们既然有个伴,那就不要惊慌,一起等一下就好了。

哈哈!我心中大喜。感觉就好像被人间大炮发射了一把似的。至于供电局的那群爷,我一向对他们抢修的速度有信心!哈哈!这下可好了,现在应该考虑一下接下来的时间该怎么渡过了。

啊?那女人却啊的一声,声音里透着失望忧虑焦急彷徨。

外面的人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然后就走了。咣的一声响从下面传上来,看样子电梯门又合上了。我靠!平时我对这帮保全的工作态度一向看不惯,不过换个角度,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还是有正面意义的嘛!

那女的现在有些急了,连说: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我心里想笑,嘴上却说:你别着急,电一会儿就会来的。顿一下,又说:电梯上写的有,遇到紧急情况应该冷静。

女人扭头望了我一下,有些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相当长的一段沉寂。然后我把手机揣了回去。电梯里变得又黑又静。那女人显得有些害怕,呼吸明显的急促了起来。于是我又把手机拿了出来,设置成照明状态,一面说:怎么?你怕黑?


那女人点了点头,然后又不自觉地向我靠近了一些。我心下暗喜。其实刚才那一下关手机不过是我玩的小把戏而已,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她再靠近一些我。果然,她想也不想地就上当了。看来女人都是些弱智动物呀~~~

又沉默了一会儿,我率先开口说话: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吧!搞不好一时半会儿的还不会来电。

……那女人先是没回答,隔了一会儿才说:我老公出差了,家里没人。

哦。我听了心里居然有点怪怪的感觉。不知怎的,我对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有一种无法言谕的好感。此刻确实了她已为人妇,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失落。

你……你也给家里打个电话吧?那女人本来不想说话,犹豫一下,才冲我说。

我笑笑:我一个人住。隔了一会儿,女人问:怎么110还没过来?

晕!原来她还把希望寄托在那帮杂碎身上呀!他们明天早上能过来就不错啦!

呵。我说:可能是来了后在保全部了解了情况,知道电马上就会来,所以又走了吧!

电很快就会来吗?女人又问。

晕。我怎么会知道。我在心里暗道,同时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很有些傻的可i chocolate you。

也许吧。我说,紧接着又问:怎么?你很害怕吗? 有点。女人说:我怕黑!

呵呵!这不是有光亮吗?我的手机会永远(为你)亮着的。本来我想把为你二字也说出来的,不过话到嘴边又隐了去。妈的,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SL嘴脸呀。

没想到那女人居然来了一句:真的吗?弄得我差点儿没晕倒。 又隔了一会儿,那女人又问:你也是我们ⅩⅩ公司的吗? 嗯。我说,心里忽然间一动,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我在拓展部,是个新人,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那女的见我居然递给她一张名片,似乎想笑,伸手,想接又不想接的样子。我赶紧把名片塞进她手里。那女人接过我的名片,借着手机光芒瞅了半天,总算看清了我的大号。然后我看见她笑了出来。

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妈的,几乎这辈之就从来没有人见到我的名字不笑的。尤其中女人。平时虽然很烦别人嘲笑我的名字,可是今天不一样。这也是我拉近和她距离的一个手段。如果你能让一个女人连续笑三次,那么她对你的防范之心就会降低很多。

唉!我故意叹口气:我的名字很傻吧!其实我家是农村的,爹妈没啥文化,所以才给取了这么个名字!

农村的怎么啦?那女人说: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大家都是人,为什么要分谁是城里的,谁是农村的?

听了她这句话,我心中又是一喜。本来我是想再打一下悲情版的,就是扮猪吃老虎那招了。没想到这个女人也是农村出来的。靠!没看出来!她一副优雅少妇的气质,居然也和我一样是个农村娃。这么一来,距离又拉近了不少。

就是就是嘛!我说:可偏偏有一些城里人无聊,老是把别人当乡巴佬?其实谁TM不都一样,老祖宗都是农村的。

可能是她已经刚到城市的时候也受过一些这方面的气吧,所以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而且有调查表明人在无助惶恐的情况之下,话尤其多。可能是想通说话来缓解压力吧。

于是我们之间的话是越说越多,距离也越来越近。我专捡一些公司里比较好笑的事情说。这样做一来都是身边的事情,她听来会比较亲近。二来,女人嘛,就喜欢说是非。三来也是为了逗她开心。


果然,她和我越聊越开心。有时候聊到她认识的人所做的糗事,她还会放声的笑出来。时间慢慢推移,她居然也没有问什么时候会来电了。倒是我抽空来了句:这电怎么还没来?她这才似乎想起来我们还被困在电梯里,跟着来了句:是呀!电怎么还没来?

我心中狂喜:看来这汤已经慢慢煨热了,是到了该涮羊肉的时候了……

此刻离停电已经过了能有四十多分钟了。我晚饭还没吃,肚子叽叽咕咕的直叫唤。于是我问她:你吃饭了没?妈的,还不来电!我晚饭还没吃呢?我晚上吃了点饼干。女人说。


那你还有没有饼干?我饿得实在有点儿难受,听到饼干二字不由得两眼放光。

没了。女人说,有点歉意的口气。隔了一阵子,她猛地一声:对了!我包里还有几片口香糖,你吃不?


操!这回我真的晕倒了,有拿口香糖当干粮的吗?不过我还是说:我吃!嘴里有点儿东西也好受点。然后她翻包包给我来口香糖。接糖的时候我的小指有意无意碰了一下她的手。NND,这下便宜是肯定要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