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按图行进训练遇“鬼”经历

以前我在军校学习的时候,有一门课程,那就是军事地形学,说白了就是怎么使用军事地图,在课堂进行一段时间的理论学习以后,都要到实地进行训练,这种训练一般都是把一个学员队拉到一个离学校较远、地形不熟的地方住下来后,一个科目一个科目的进行训练,通常一住都要两三个星期。训练包括按图行进、按方位角行进、穿林等等,其中穿林最辛苦,把五六个人一组丢在深山老林里,每个组给你一张地图、一个指北针,告诉你一个目的地,你自己去走吧,在这种山上根本没有什么路,你只能找准方位,对准目标穿山越岭的走下去,一次穿林最近的距离都在90公里以上,要行军二十多个小时,如果走错路了,那就更惨了,还是挺折磨人的。今天我想跟大家讲一下的是我们在训练中的几件可怕的事。

一次进行夜间按图行进训练,训练时三人一组,每人都有一份地图和一个指北针,教员会在地图上给每个组指定一条路线,通常是从驻地出发,绕一二十多公里的圈返回驻地,每隔二三十分钟放一组,每组自行按地图走回驻地,由于是在夜间行军,加之地形复杂,尽管有地图和指北针,还是很容易迷路的。我们组是在晚上9点钟出发的,前面一半的路程行走的都很顺利,但在中间出了一些状况,当时我们经过一片丘陵地带,这一带有许多说不大也不小的山丘,以及许多被山丘分成一块块的水稻田。按地图上的路线我们应该在一个小山丘前转弯,穿过两山之间的一片水稻田转到一条乡间小路上,然后再穿过一片稻田就可以上到一条能通行拖拉机的土路。确定好路线后我们就按图走了下去,第二次经过稻田时我突然发觉情况不对,怎么这里稻田的形状和开始走过的那一片那么的相像,再仔细一瞧,坏了我们又转回来了,三个停下来拿地图仔细一比较,没错啊!就是从这个山丘转弯穿过这片稻田,我们想会不会是在过第二片稻田时走岔了,还是再接着走看一下吧,三个人一商量就接着往下走了,走着走着,中途也没有发现岔道,可是不久发现自已又走回了原先的那片稻田。这怎么可能吗,明明是按地图走的。突然我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鬼打墙”,我不由自主的就对其他两人喊出来“糟了,我们遇到鬼打墙了”。他两人一听都呆住了,半晌其中一个人才说:“不会吧,那么邪门。”我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蹲下再说吧”。因为根据民间传说,遇到“鬼打墙”迷路了,只要蹲在地上就可看清路了。于是我们三个撅着屁股就蹲了下去,为什么要撅着屁股,是因为我们当时正站在水田中间,水稻田地由于田埂多,为了少走点路,过稻田地时我们通常都是干脆从水田间穿过的。可蹲了一会,周围除了黑还是黑,什么也看不到,一想这也不是办法,还是研究地图恐怕能解决问题一点,于是三人又对着地图东瞧西瞧,这才看出了问题,我们提前在一个山丘转弯了,原来在这个山丘往前走二三百米还有一个山丘,地形同这里非常相似,想想真是够惨的了。

还有一次也是在夜间,这次的训练内容是按方位角行进。这种训练教员会先在路途不同位置的地物上放上一张纸条,比如在墓碑上、树上、突出的石头上等特征比较明显的物体。然后给你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方位角以及纸条放在什么地方,学员只要按给你的方位角,用指北针测量好方向,在不同的点上找到纸条交到教员手上就算完成任务了。那天晚上我和另一个战友组成一个组,在我们的八个点中的第六个点写着“墓碑,XX之墓”。到达这片坟场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当时是五月份,雨水特别多,当天晚上虽然没下雨,但也没有一点的星光和月光,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由于经过几个小时的连续照明,手电筒也只有一点微弱的光线,面对着一大片的阴森森的坟包,有的地方还不时的闪着点鬼火,心里还真的有点发毛。虽然写有是谁的墓碑,但并不知道是那一个,因此我们两人也只能猫着腰在昏暗的手电光下一个墓碑一个墓碑的找,还好才找了八九个就找到了,正暗自感到幸运。突然在距离我们有三十多米的一个坟包后面响起了一声很凄惨的嚎叫,在这伸手不见五指,静的怕人的夜里,这声音听起来不知道有多可怕了,这还不算,我们刚把手电筒照过去就看见一个灰蒙蒙的分不出头手的影子向我们扑来。我那战友一看一声惊叫,立马想弃械跑路,我也是一身的寒毛倒竖,就想掏出手榴弹来砸。这时却听到了一陈笑声从对面传来,接着那影子把头上蒙着的什么东西掀开,露出了身上的军装。原来是我们先一组的两个人,他们有一个点也是在这里,先前在路上有点耽搁了,他们到达这里找到纸条后,却看到我们正朝这里过来,就在头上蒙了个雨衣扮鬼来吓我们。当时我那个恨啊,想为什么那手榴弹就不早一点砸过去,砸他们个头破血流那才解恨。后来想一想也觉得好笑,他那一下倒还真把我们吓的不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