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应对权贵委员的麻辣语录

该如何应对权贵委员的麻辣语录


“‘钉子户’也导致了房价上涨,把开发商都当成高房价的罪魁祸首和过街老鼠不公平。”昨天的十一届全国政协一次会议分组讨论中,身为北京某房地产公司老总的政协委员穆麒茹屡出“麻辣语录”。谈到拆迁时遇到的“钉子户”,穆麒茹直言:“‘钉子户’为了他个人的利益,损害了包括开发商在内的多数人的利益!”(3月5日《新快报》)



显然,这是继中国女首富张茵之后,又一个“站在企业立场,带着浓厚利益代言色彩”的委员们的“麻辣语录”。毫无疑问的是,“‘钉子户’导致了房价上涨”又将激起新一轮的“民愤”,成为坊间草根“攻击”的对象。显然,无论从哪方面看,穆委员的“钉子户”论是站不住脚的,就像有网友所打的比方,按照穆委员的逻辑,那么强奸行为的发生,是由于女子不顺从造成的。这显然是荒诞无比的。



首先,“钉子户”对于自己私有财产的维护,是受法律保护的。“钉子户”的存在,说明物权法实施后,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从一个历史的视角看,这是社会进步的体现;其次,所谓的“钉子户”之类“刁民”毕竟还是少数,在开发商无与伦比的强势面前,包括断电、断水、砸玻璃、雇用流氓地痞恐吓等暴力拆迁手段之下,大多数拆迁户根本无法与开发商形成理性、健康的利益博弈,只能无奈地、乖乖地做“顺民”。所谓的“钉子户”也是在这种利益博弈失衡之后的一种极端的抗争个例,现在说这些极端少数的“钉子户”导致房价上涨,显然也有点太高估了“钉子户”的“伟大意义和作用”;再次,穆委员所言的“‘钉子户’为了他个人的利益,损害了包括开发商在内的多数人的利益!”,不知道这“多数人的利益”是哪些“多数人”?这些“多数人”会不会同意穆委员的这种说法?



近年来,不论是在两会中,还是在其他平台和公共空间,精英们的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几乎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比如,前不久在广州两会上,直言“看病最不贵是中国”的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比如,赞成高校涨学费的学者张维迎、茅于轼;比如,称银行也是弱者的银协专职副会长杨再平,再到首富张茵为自身企业代言,到现在声称“‘钉子户’导致了房价上涨”的政协委员穆麒茹,这些“口无遮拦”的“无心之语”,可以说是越来越“麻”,越来越“辣”。“麻”得平民直冒冷汗,“辣”得百姓哑口无言。一时间,面对社会精英们愈来愈多的“麻辣语录”,草根们除了在网络平台上发几句牢骚,骂几句娘,并无其他选择。显然,这是一种话语表达的断裂与失衡。在一个理想的状况之下,应该是既能让所有公众尤其是弱势群体张口说话,又能容忍精英们的“麻辣语录”,而不是简单地让满嘴谬论的精英们闭嘴。而事实上,在大多数时候,往往是精英们掌握了话语霸权,而公众尤其是弱势群体缺乏张口说话的权利和通道。而所谓的“舆论生态平衡”只成为一种奢望。没有一个常态的、通常的利益表达机制可以依赖,没有自己的代言人也可以在两会上与张茵、穆麒茹等委员们针锋相对,草根们也就只能选择到网络上骂骂娘了。因此,面对愈来愈多的社会精英们的“麻辣语录”,我们没有必要让其闭嘴,对于坊间的“偏激”反应,也应给予足够谅解。首要应该面对的是,如何通过制度性建设,给公众表达一个平台、一个出口、一种机制,让其可以与“麻辣语录”从容、理性地展开辩论,使他们也可以与张茵、穆麒茹委员们针锋相对、议论风生。这种生动活泼的格局乃民生之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