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警察处在下列险境时,应“先屈而后发制人”

一是现场不明真相的群众太多,坚持执法会引发复杂局面时。我们应从战术上退却,避免矛盾激化,而后再设法解决问题。

二是“敌强我弱”,强硬执法会造成自己伤害时。我们在实施盘查、抓捕违法犯罪嫌疑人时,其同伙突然出现,人数远比执法民警多,形成“敌强我弱”的局面。其同伙突然出现,主要目的不是袭击警察,而是救其被抓捕的同伙。如果警察强硬执法,硬要带走其被抓捕的同伙,他们便会袭击警察,把同伙救出。执法警察面对这种“敌强我弱”的场面,而且所抓获的又是一般违法犯罪嫌疑人,就应该做战术退却,先把违法犯罪嫌疑人放了,避免其同伙的暴力攻击,而后稍等增援警力到来时,再作下一步抓捕行动。

三、在追捕、抓捕、清查、盘查等执法活动中,突然被犯罪嫌疑人拔枪拔刀威胁时。警察在以上四种执法活动中,犯罪嫌疑人突然“应激”反抗,双方即处在你死我活的对抗性矛盾中。而且犯罪嫌疑人的“应激”反抗事发突然,执法警察往往反应不及,很容易产生判断上和行动上的失误,于是盲目反击。特别是当执法警察处在对方刀、枪威胁之下,没有任何条件反击的时候,如果执法警察稍微有一点反击的动作或反击的意向,犯罪嫌疑人会立即开枪或扎刀。在这种情况下,执法警察千万不要进行盲目反击,首先应迅速地从开始的惊慌中冷静下来。过分紧张只能使自己反应迟缓、动作僵硬,从而严重地影响到自己的应对能力。其次,警察应该尽可能地使自己说出话来,并能够不停地说下去。说话,也是一种有效的战术方法。不停地说话,会使紧张心理得到缓解,思维逐渐地灵敏。同时,说话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分散犯罪嫌疑人的注意力,但应注意说话的用词和语气不要刺激犯罪嫌疑人。

四、在非对抗性的执法活动及其他日常活动中,被犯罪嫌疑人突然袭击,处在对方武器威胁之下时。非对抗性的执法活动,主要指交通管理、处理民事纠纷、巡逻以及其他一般的执法活动。当警察处于不利的险境下,只要犯罪嫌疑人不立即伤害警察,警察都应该缓和自己的言行,先“屈服”而后伺机处置。

五、对方有武器自己没武器时。警察在很多情况下突然面临对抗性的执法战斗时,身上是没有武器的,赤手空拳的警察除非有高超的反制技能,才有可能制伏手持凶器的犯罪嫌疑人。然而,我们的警察具有高超反制技能的并不多,大多数警察的擒敌技能水平还比较低,因此赤手空拳地与手持凶器的犯罪嫌疑人战斗,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六、自己已经受伤,明显斗不过犯罪嫌疑人时。在激烈对抗性的战斗中,警察与犯罪嫌疑人进行强硬拼搏,有时候警察已经受伤,明显斗不过犯罪嫌疑人时,但仍然奋不顾身硬拼到底,最后不可避免地造成牺牲。我们在为警察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无限敬佩之时,不由得从另一角度去反思。我们认为,警察在自己已经负伤的情况下,体力大减,反击的速度及灵敏度大大降低,此时仍与身强力壮的犯罪嫌疑人拼搏,必然会导致牺牲。如果警察“屈服”而暂时退却,还要置警察于死地的犯罪嫌疑人是极少数的,因为主观上他们也不愿酿成“滔天大罪”。另外,犯罪嫌疑人逃离时,警察负伤后不必继续追赶,一方面自己负伤后是追不上犯罪嫌疑人的,更主要的是,负伤后继续追赶,身体激烈运动迫使鲜血从伤口涌出,最后流血过多而牺牲。因此,当警察与犯罪嫌疑人搏斗而负伤时,在可能的情况下,应停止与犯罪嫌疑人搏斗,让犯罪嫌疑人逃离。警察则躺在原地不动,捂住伤口,防止伤口继续流血,之后打电话报告指挥中心或战友,等待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