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中国要直面美日的毒手!

“理智”一词原指辨别是非、厉害关系以及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对个人来讲,理智地对待自己周围的人和事可以带来宽松的发展环境和良好的社会关系,这会使个人的事业更有可能成功。对国家来讲那就是根据自己的实力妥善处理与他国的各种纠纷和摩擦以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

可现在中国的“理智政策”却被世界看成了“软弱政策”的代名词,中国在“理智政策”指导下的许多对外动作也被视为有求于他人的表现。其实中国不就是有一个“ 台湾问题”吗?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后又被自己和他人套上了一个“中国发展和稳定的问题”。相信再继续现有的“理智”政策,我们早晚还会被别人套上更多的“生死存亡问题”,我们的各种利益就在对这些“问题”的讨价还价中被一再地夺去,中国的崛起也会因为各种时机的丧失和周边环境的恶化而成为泡影。看来用我们自己的生存哲学处理与世界各国(特别是自私、贪婪的美日等国)的关系是行不通的,这到底是怎么会事,难道美日等国是“狗娘养的”不通人性?

其实美日等国确实是“狗娘养的”,养它们的“狗娘”就是西方的“实力哲学”和“零和哲学”。

西方在处理国家关系时并不是看什么“体制相同”或者“意识形态相同”,这些都是国家间竞争的借口,君不见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日本与美欧的关系一样是充满斗争的“血腥”。经过近一个世纪以来的战争(一战和二战)和随后的经济发展较量,信奉西方哲学的国家已经根据自己的实力排定了座次,美国实力最强成了老大;欧洲联合起来成了老二;日韩等国附庸于西方成了第三梯队。它们相互勾结形成了控制世界和奴驭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丛林食物链的顶端国家”,在对世界资源疯狂掠夺的同时,它们利用自己的垄断技术和经济实力开始“喂养”更多的“奶牛”以便使自己获得更大的收益,当然也可以让它们的巧取豪夺看起来更“文明”一些(中国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但它们对“领地”内的反抗,往往是集体出动进行干预或镇压,然后在利益分配中按座次取得与自己地位一致的那块“蛋糕 ”。

这样的现实才是当今世界格局的真实写照,西方就是靠着这样的统治才一直过着高人一等的生活。难怪近几十年来先后有那么多的发展中国家在取得了一个个令自己骄傲不已的“经济奇迹”后还是享受不到自己应得的生活水平,因为西方只是“养牛”,不是要将“牛”进化成“狮子”。当牛不够多时,西方连“放牛娃”的身份也不会给大家。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西方不能容忍新的“顶端国家”出现,因为顶端成员越多,大家分享的利益就会减少;尤其是在对待中俄的问题上,西方除了打压就是更强有力的打压,因为中俄块头太大,西方不敢保证自己接纳了中俄以后还能有自己的足够利益存在,甚至它们还会担心自己的主导权能不能保得住。所以我们就看到了无论中俄怎样表示不会改变现有秩序的诚意,甚至俄罗斯放下身段谋求加入西方,都难以取得西方的承认和接纳。

这就是西方的“零和哲学”在现实中的具体解读,我们一相情愿地以为自己的“理智”能改善自己的战略环境是不可能达成的,事实也证明了确实如此:我们与美国的互信为什么建立不起来?美国针对我们的一场场颠覆图谋为什么越来越露骨?美国建立针对中国的包围圈的企图为什么总是遇挫弥坚?这些都是美国从心里发出的对 “双赢”的否定信号,如果中国不心甘情愿地充当“奶牛”,美国是不会放松对中国的围堵和打压的。我们公开宣示的“和平崛起”根本就是答非所问,因为美国等国家要的答案不是“和平与非和平”,而是“甘不甘心当奶牛”。

日本在对待中国融入世界的问题上更是恐惧和野心并存。一方面它知道自己对中国犯下的罪行还没有得到原谅,它怕中国的成功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另一方面它也希望利用美国对中国的压制过程获取自己“成人”的机会。这可是日本获取更大生存空间的第一步,它可能还在编织“移民大陆”的美梦,因为日本列岛确实太小太危险,以后或沉没或水淹。在关系到日本人种能否继续生存的大事上,日本的 “忧患意识”和“异想天开”在历史上有着众多的具体表现。

最近日本对“中国毒饺子”事件的处理方式更表明了中国如果再一味地“理智”下去,别人的手就会越过“台湾问题”直接伸到中国内地搅动我们的“五脏六腑”,让中国的更多“把柄”成为别人舞动的“游戏杆”,这将使中国的外交成为别人牵着鼻子走路的“蠢驴”。这次事件对已经被美国带头毁伤的“中国造”形象更是沉重打击,其实它们哪里是针对中国产品质量问题,它们的真实用意是要彻底破坏中国的国家形象,是要把这头自己养大的快进化成“狮子”的“奶牛”重新打会原形。

面对美日根据“实力哲学”认定中国还有求于它们而不断下毒手的策略,中国应该放弃难逃毒手的“理智”政策,改用更强硬的政策冲击现有世界秩序。正如以前有人提出的“打破大家的遮雨棚”---既然别人不要我们进去,它们也别想独自享受利益。大家可能会说中国没有这个能力,但请相信专家的话---中国的能力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样的行动可以让世界处于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中,让世界的资源和市场重新回到无序选择的状态,谁有本事谁就可以得到利益。相信那么多的反美国家不会选择美国为首的西方,这就是我们稳赚不赔的地方;有人可能又开始担心西方会高举“制裁”的大棒,但大家已经看到了因为西方的故意诋毁和新贸易保护主义兴起,我们即将失去西方的市场,所以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更何况在更加强硬的核武威慑政策下,十九世纪的“N国联军辱中华”事件也不可能再发生,除非它们想同归于尽。

现在我们要做的首要工作就是重举斗争大旗,在国家竞争中敢于“针锋相对”地反击美日等国家有损中国利益的动作,即使实力还有差距也不能让无止境的“委曲求全 ”损害自己的长远利益。中国的俗话“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其实也可以理解为“只有在斗争中发展才有生存的机会,而妄图用逃避挑战的方式偏安搞建设只有死路一条”,这是因为在斗争中国家和民族才能得到磨练,才能防止因为过度的奢靡而毁灭了自己的意志,而国家和民族的意志才是获取生存竞争胜利的最终决定因素。

现在,面对可能发生的台海危机,我们更有理由抛弃不切实际的“理智”幻想。新的“两会”值得大家期待,希望领导人能统一上下的认识,用“忧患意识”和“斗争作风”带领中国迈进新世纪的国家竞争潮流中,只有这样中国的崛起才有希望,人民的生活才能集体富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