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一卷 第一卷第二章  长山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白毛虎带着我们一百多个人到山道边埋伏了下来。李相默和朱镇专门带领我们七八个十几岁的少年,他们给我们这七八个人起了名字叫“少年铁血队”。名字听起来真的很不错,可惜我们这些少年,除了大刀,剪子就剩下铁血了,拿这个打小鬼子,属实有点儿寒酸。


二哥趴下后,四下扫了一眼,对我说道:“三儿,这白毛虎选的啥破地儿,咱离大道那么远,怎么能砍到鬼子,难道要俺飞刀杀人不成。”我一看,还真是,我们埋伏的地方,距离大道足有一百多米远,距离用米来计算,那是朱镇教我的第一个有用的东西。以前说哪跟哪多远,都是半里多,一里以内的模糊说法,现在可精确多了。一百多米远,我的剪子除非有金箍棒的神通,要不然肯定伤不了鬼子。


二哥又捅了捅趴在他身边的“少年铁血队”的一个小子道:“嗳,张秀凤,你怕不怕啊?”张秀凤是个孤儿,个头挺大,那天二哥跟他不知道为啥打了起来,他三拳就把二哥摞倒了。按他的话说,老子打小就是被打出来的,跟老子打架,那你是想跟阎王结亲家了。


张秀凤瞪了二哥一眼,不客气道:“再磨矶俺,俺整死你啊。你他娘的傻蛋啊,咱们一百多人,俺怕个鸟。”二哥嘿嘿一笑道:“怕你啊,等打完小鬼子的,看谁整谁。”


我们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在我身边的李相默不时掏出怀里的那个西洋表看时间,脸色越来越焦急。白毛虎派了手下来问了几次了,说小鬼子咋还没来,是不是情报不准啊啥的。


在李相默身边,手里端着二哥的水连珠,正是冷面虎朱镇。他不时朝山道的尽头看着,不一会忽然的喊道:“鬼子来了。”


我抬眼一望,果然,十几架大马车从山道那边弯弯曲曲的过来了。除了赶车的把式,押送的小鬼子我仔细数了一下,正好50个。


朱镇看鬼子过来了,猫着腰跑到手里有长枪的胡子那边去了,只听他小声说道:“别着急开枪,近了再打。一人瞄一个,别瞎打。那个带刀的鬼子军官交给俺了。”我顺着草缝一看,果然,小鬼子的队伍前头走着一个挂着东洋刀的,想来那就是这队伍的首领了。从外形看,他那刀可比二哥的大铁刀好不知道多少倍。我小声道:“二哥,咱一会冲下去抢他的刀啊。”二哥给了我一拳道:“三儿,你傻么,还抢什么刀啊,抢枪啊。咱们一百多人,两个打一个,这一仗赢定了。”


眼见鬼子进入了伏击圈。


只听朱镇短促的命令道:“准备!”


“砰……”的一声,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一紧张,开了一枪。朱镇怒骂道:“他妈的,谁开的枪。”没等他骂完,除了他,所有人的枪都响了。


眼见枪声响成一片,我再看小鬼子的队伍,所有人立即原地趴下,不到五秒钟,鬼子的机枪就响了。不一会,就有一个鬼子飞身上马,跑了,估计是求援去了。赶车的车把式全部躲到了大车下面。刚才那一排射击,好像连一个鬼子也没打死。我的爷爷,这都是什么枪法啊。


我第一次对朱镇说的什么叫火力有了印象,鬼子的火力是真猛,那子弹像雨点一样泼了过来。“长山”这支义勇军在第一轮对射中阵亡了十二个人,阵地上一片惨叫声,鬼子那边不知道伤亡情况。


二哥从地上一跃而起,李相默喝道:“趴下。”二哥理都没理,两步窜到一个阵亡的义勇军身边,把他临死前摔在地上的枪捡了起来。他从小就会玩枪,那枪估计不是水边珠,他摆弄了一小阵,才瞄准一个鬼子开了一枪。子弹带着破空声击在鬼子兵左边的一块小石头上,崩起来的碎石块打在鬼子兵的钢盔上“当”的一声。离老远,我都能听见。鬼子兵也不含糊,原地滚了一圈,回打了一枪。子弹同样带着破空声,直奔二哥的脑袋就来了。二哥本能的低下了头,子弹就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二哥的脑袋立即就出血了。


我听着惊天动地的枪声,腿不由有些软了,不过看到二哥受伤了,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也一下子就窜起来。李相默又是大喝一声:“趴下,你们他妈的咋不听指挥。”这是我第一次听李相默骂人,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两步窜到二哥身边,一把把他按在地上,问道:“伤哪了?”二哥推开我,嘿嘿一笑,动作漂亮的又开了一枪。我知道他的伤不重,这会已经打上瘾了。就像我们小时候跟着顾老道在小兴安岭里打猎一样,他是枪法最好的一个,也是最能打出疯劲的一个。


二哥连开了三枪,前两枪都偏了,第三枪准确的打中了一个小鬼子。那个小鬼子的惨叫声离老远都能听到,原来不管是义勇军还是小鬼子,临死前都会发出惨叫声的。


朱镇一见二哥打中了小鬼了,立即命令道:“淮子,打他妈的机枪。”二哥闷应了一声,往前爬了几步远,瞄准鬼子的机枪手就是一枪。这一枪有点儿偏差,打在了机枪手的肩膀上,把他军服上的红肩章打成了两半。这一下鬼子的注意力立即都集中了过来,朱镇大喊道:“淮子,快移。”二哥是什么人,他一个翻滚,滚到了距离鬼子不足七十米的一个小土坑里。原来趴的地方,赫然留下了七八个枪洞。


双方打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枪声渐渐稀落了,我也慢慢适应了战场,不怎么害怕了,腿也不软了。不住有人倒下,我身边的一个义勇军迎面中了一枪,脑门上一个圆圆的小眼,黑洞洞的看不到里面。我来不及看他,捡起他的枪,扣了一下扳机,才发现没子弹了。这家伙,死也不给我留一颗子弹。我带着枪,爬到朱镇身边,跟他要子弹。朱镇看了一眼我的枪,大声说道:“没有。这是老套筒,别人那儿找去。”我爬着找了好几个人,要到了三颗子弹。


二哥这时被鬼子压制在了那个土坑里,只要一露头,肯定有子弹飞过来,这下他是进也不行,退也不行。白毛虎见手下弟兄死了二十多人,隐隐有了退意。朱镇这时喊道:“弟兄们,大家都是中国人,绝不落下一个活的。”我知道他那是为了二哥才喊的,这个冷面虎,看不出来,还真有人情味儿。我也跟着喊道:“对啊,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能跑。”


鬼子这时已经基本上不开枪了,不过只要义勇军有一个露头的,肯定就有枪响。又熬了半个小时,我有些着急了,有些义勇军已经准备撤退了。鬼子的枪法之准,火力之强,反应之快,完全超出了所有义勇军的想像,本来打的伏击战,最后却变成了阵地战。


李相默这时来到朱镇身边,沉声道:“朱镇,咱们撤吧,这样耗下去,伤亡只会更多。”朱镇冷冷的一言不发,李相默又说道:“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李镇淮那个神枪手,不过目前我们没有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到天黑,可那时,鬼子的援兵也到了。”朱镇点点头,四下看了一眼,说道:“还有一个办法。”


我想的一点儿没错,这李相默果然是个笑面虎,居然要弃了二哥逃跑。还是朱镇讲义气,别看他平时对我们冷冰冰的,这会才看出真章。


李相默疑问道:“什么办法?”


朱镇“呔”的大喝一声,朗声道:“弟兄们,鬼子的枪法好,咱们打不过,现在只有冲下去跟鬼子干了。死了这么多人,啥东西也没抢到,不是咱们作风。有不怕死的,俺喊一二三,一起冲下去。”


我多年后才深深体会当时朱镇的那一番话的作用:一、先把鬼子的枪法夸一下,让所有人以为鬼子只不过枪法厉害,拼刺刀一般,只要冲下去拼刺刀,肯定能打败他们。二、激起了胡子们的凶性,想想啊,死了二十多人,连大车上装的什么都不知道,叫这些刀头舔血的胡子们怎能咽下这口气。


往山上撤的人听到这番话,立即都转身走了回来。朱镇见人聚的差不多了,大声一字一顿数道:“一……二……三……杀……!”


一瞬间,我的热血沸腾了,不光光是我的兄弟被困在土坑里,更多的是被激起了一股豪气,一股视死如归的勇气。


我们“长山”义勇军,嗷嗷叫着冲下了山坡。


鬼子放了一排枪,我们倒下了二十多人。但我们也快冲到了鬼子面前,只见鬼子把子弹都退出了枪膛,那个鬼子首领像恶狼一样吼了一句“饺子给给!”三十多个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嗷嗷叫着反冲了上来。


我在冲下山的这段时间里,开了三枪,打中了一个鬼子的大腿。那家伙老远就看清是我开的枪,满眼凶光的就扑向了我。我把那破老套筒迎头摔了过去,鬼子一闪身躲了过去,我从腰里拔出剪子,迎面扑了上去。


鬼子也不含糊,一个突刺,明晃晃的刺刀带着破空声就捅向我的心窝来了。间不容发,我一个闪身,躲了过去,鬼子顺势一扬枪托,不偏不倚一枪托抡在我的下巴上了。这一下痛的我是眼冒金星,一下子翻倒在地上了。


鬼子见我倒地,一刺刀就扎了下来。眼见刺刀就要扎在我的身上,我赶紧一滚躲开了。不料鬼子因为我伤了他的腿,非杀我而后快,又是一刺刀。正好我前力刚尽,后力不接的时候,避无可避了,只有闭目等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