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1922年,冬。


小兴安岭南麓,呼兰河上游河谷平原,黑龙江省铁力县。


一队骑兵在一名骑兵连长的带领下行进在暴风雪中,这支骑兵队伍正穿过一个名叫一撮毛的小山村。


在暴风雪中,村子的中间,几个身穿狍皮衣的鄂伦春小孩正围着一个头扎小辫的汉人小孩撕打着。这些四、五岁大小的孩子口中叫骂着:“张伯阳,今天非打死你。”张伯阳抓住领头的小孩衣领,小拳头猛砸他的脸,口中喊道:“顾道善,你们索利营不要欺负人太狠了。”顾道善用胳膊护住脸,也喊道:“谁让你们汉人来索利营种地的。”


那名连长看的心头火起,暴喝一声,勒住马,手中马鞭连挥,打开几个小孩,喝道:“这几个小王八犊子,什么汉人,什么索利营,都给老子记着,你们是中国人。以后再让俺碰到,定打不饶。”


1927年,春。


小兴安岭南麓,呼兰河上游河谷平原,黑龙江铁力县,山神庙。


一位面容清秀的青年秀才看着四个十岁大小的孩子一溜儿面朝神仙雕塑跪齐了,轻声说道:“好了,我说一句,你们跟着说一句。”说完,他把带来的线香点着,一人一根分给了四个孩子,然后他走到一旁说道:“黄天在上,厚土在下!我陆琛征、李镇淮、张伯阳、顾道善今日结为异姓兄弟。从此肝胆相照、永不分离、荣辱与共!祖宗明灵,实皆鉴之!有渝此誓,天诛地灭!”


随即四个稚嫩的童音响起,惊得庙外的黄莺扑楞楞的飞走了。


1932年,春


小兴安岭南麓,呼兰河上游河谷平原,黑龙江铁力县,一撮毛。


单眼皮的朝鲜族人李镇淮,肩背着从白俄手里抢来的水连珠,把狍皮帽子狠狠的摔在地上,愤声道:“日本人已经占了东北三省了,俺要去投汤原的义勇军。陆大哥,伯阳三弟,老疙瘩,你们谁去?”

细眉长眼,面皮白净的陆琛征摇了摇头道:“老二,不是不想打小日本去,俺爹是保长,俺不能去。”

胖呼呼的顾道善也摇了摇头道:“二哥,俺听说义勇军是不发钱的。再说,俺们索利营这会儿是谁也不帮的。”

一双丹凤眼,面色略黑的张伯阳点了点头道:“二哥,俺陪你去。沈小秀才也说过,男儿当为国抛洒热血。这会儿,俺跟你去做那什么岳飞。”

李镇淮面色凝重看了看三个兄弟,又看了看远处小兴安岭的林海,咬了咬嘴唇说道:“咱们四兄弟从十岁结拜以来,从来没分开过,这次一别,就像沈小秀才说的,不知何日与君见。”

陆琛征拍拍他的肩头,轻声道:“以后你得照顾好伯阳,老疙瘩就交给俺了。”

顾道善嘟囔道:“俺都长大了。再说了,俺爹的一身本事俺学的可比你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