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的生活都顺利得让人嫉妒。因为家庭条件好的缘故,我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我认为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得到的。



上了大学,我更像一个骄傲的公主,与周围的人很难相处。那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么做有什么不好,觉得自己的优秀是别人不可相比的,所以我的大学生活显得很寂寞,没有男孩子追求,也没有一个可说知心话的闺密。



大学毕业,在父母的安排下我进了一家国企,工作轻松,薪水和待遇又高。看着别的同学为找工作忙碌和四处求人,我心里很是得意。



大学里的那点失落就跟着这份得意荡然无存了。工作了两年,令我不安的感情烦恼就来了。我接连处了几个男朋友都没有成功。



我开始有点着急了,看着别人出双入对,我心里只有羡慕的份儿。父母劝我不要太挑剔,可我总得找个自己称心的人啊。



就这样,我的挑剔让我在27岁那年遇见了宏。他是分配到我们单位的研究生。整个人斯文内向,在他来的第一天起,我对他的印象就很好。



那时我经常借口去他的办公室,找借口和他说话,和同事一起吃饭的时候,只要有他,我必然会出席。很快,我们热恋了。



但我们的交往却遭遇到我父母的阻挠。宏的家庭条件不好,他的父母都是下岗工人,他念书的钱都是借来的。可我觉得这并不重要,于是坚决要和宏在一起。



父亲以断绝父女关系来威胁我,母亲哭着以死相逼,父母的横加干涉激起我的逆反心理,我顶住家庭的压力,悄悄跟宏去领了结婚证,我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我不会看走眼。



就这样,我们享受着美好甜蜜的婚姻,我想用事实证明父母是错的,可是我却想不到错的竟会是我自己。



我们的幸福只维持了不到一年,就因宏的工作转变而发生变化。那是因为我们所在的企业精简人员,部门缩减。



宏虽不在被裁减人员范围内,却被调到一个和专业毫不相干的部门。为此,宏很郁闷,整个人变得更加沉默了,他和我说,想辞职去南方,说他很多同学在那边发展的都很好,可我坚决不同意。当时我们已按揭买了房子。他要是一走,我必然也要跟着走,那么这边的房子怎么办?



为了断了他的念头,我安慰他,目前的状况只是暂时的,等有机会一定会调整。这样的日子很折磨人,可我还是坚信他是爱我的,可为我忍耐一段时间。



没想到的是,他脾气却见长,变得敏感暴躁,我一提到与单位有关的话题,他就借故发脾气摔东西。



我体谅他的心情,虽然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工作上的变动是一方面,我们的薪水也做了调整,这对于刚结婚的两个人来说,压力很大,一边要供房子,一边还要应付日常的生活花销。



因为我和宏的婚事父母不同意,结婚后也和家里人联系很少。



可现在,为了缓解压力,希望家人能帮我一下,我就主动回到家里,和父母走动多了起来。宏知道后,很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