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天下 第一季《赌城争雄》 第四十回 杨岩出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过了十多分钟,无为推着一个轮椅走了进来。

“你胜利了我的公主,我们现在就回家,不过医生说你先不能下地走动,以防再次拉伤肌肉,而且过一周后必须在来医院检查。”

一听要出院,杨岩立即来了精神,马上在床上坐了起来,大声对无为说:“好了,这么罗嗦比我还女人,快把我抱到轮椅上。”

无为把杨岩抱到轮椅上,推着她准备向外走,杨岩挥挥对他说:“你先出去吧,在外边等我就可以了。”

无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要回去吗?你还要做什么?”

“你看我这个样子能回去吗?怎么见人啊。我要先在卫生间化化妆,收拾一下,换上衣服。”杨岩说着话,用两手扳着轮椅的轮子,进入到病房的洗手间里。

无为不放心地跟在后面,关心地问:“你这个样子怎么能换衣服?再说现在就挺好,你是回家又不是去相亲。”

“你快出去吧,不用你管了,我有办法。”杨岩不耐烦把无为赶出病房。

无为心想真是服了女人,都这个时候了还忘不了化妆,真是臭美到家了。他摇着头走到外边的走廊里,在一边的休息椅子上坐下来,对面的墙壁上镶嵌着一台电视,无为看着电视,静静地等着杨岩出来。

无为想不到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他心里这个气,刚才急着要回家,现在办好手续要走了,她反而不着急了,在病房里磨磨蹭蹭就是不出来。

无为实在等不及了,走到房门前,轻轻敲了几下,“大姐啊,收拾好了没有?你磨蹭了一个多小时了。”

“你着什么急!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杨岩在房间里欢快地回答。

无为现在才体验到,女人有时还真是个麻烦,在接触杨岩之前,无为一直生活在一个男人的世界里,他从五岁离开母亲后,就很少与女人有过亲密的接触。军营里生活的都是男子汉,那里是一个充满阳刚之气的世界,绝对没有一丝的脂粉味。他根本想不知道,杨岩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在病房她顾不上,但是如果来到阳光下,女孩一定要把自己的美丽展现在所爱的人面前。让她灰头灰脸地走到外边,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病房的门终于打开了,无为感觉眼前一亮,一个青春灿烂的女孩出现在门口,那种感觉如同在赌场里第二次见到杨岩一样,唯一不同之处现在的杨岩坐在轮椅上。

看着无为傻呆呆的样子,杨岩的心里充满了甜蜜,“傻看什么?不认识了,快点推着我走啊。”

“哇噻,太美了,岩岩平时跟你在一起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漂亮。”无为用夸张的语气发自内心地说。

“那是因为你从不正眼看我。我一直都是这么漂亮。”杨岩仰起头,自豪地说。

俩人边说边走进了电梯间。医院派出护送他们的救护车早在快速通道口等着他们,无为直接把轮椅推进车里。

为了方便照顾杨岩,无为把她接到他们居住的公寓里,他把自己的卧室让给杨岩住,自己书房里临时搭了个床。

Robot和阿侖已经在家里收拾好了一切,等待他们回来,俩人象迎接贵宾一样把杨岩迎进家里。

看到大家对自己的热情,杨岩高兴地说:“要知道受伤后你们对我这么好,我就早点出车祸了。”

杨岩的话把三个人都逗乐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欢乐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靠,竟然还有盼望自己出车祸的,你可真是高手。”阿侖忍不住嘲弄起杨岩来,“不过我发现自从你出了车祸,对我温柔多了,再也没有骂过我,要早知道这样,我也企盼你早点出车祸。”

“阿侖,闭上你的臭嘴,狗嘴吐不象牙来。”robot从背后拍了阿侖一巴掌,又转身对杨岩说:“杨岩,你说这话可就没良心了,照你这么说好象我们以前对你很坏。”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们现在对我太好了,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杨岩着急地辩解。

无为赶紧给她解了围,“大家快不要闹了,师傅今晚要来我们家,岩岩已经把我们组成团队的事情告诉了师傅,我估计师傅要有话对我们说,咱们抓紧时间准备一下吧。”

“真的吗?”阿侖听说赌圣要来,两只眼睛都放出光来,“太好了,让周公也收我为徒。妈的,等我练好了赌术,把赌场赢我的钱都他妈的给我吐出来,老子也扬眉吐气一下子。”

“阿侖,我看你的愿望是难以实现了。”robot摇摇头说。

“为什么?你是说赌圣不能收我为徒?”阿侖不高兴地问。

“哈哈,当然不是,能不能赢赌场,不在于赌圣是否收下你,关键在于你自己。”

“在于我自己?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阿侖摇着头说。

“因为你的目的决定了你不可能赢赌场,目的决定着手段,反过来手段又决定了目的。所以无论周公是否收你为徒与能否赢赌场没有太大联系。”

“那我大哥怎么可以呢?他干吗还要拜赌圣为师?”阿侖不服气地问。

“因为无为有的是目标,而你的是目的,目标与目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他能成功,而你不行。”

“我被你绕糊涂了,什么目标、目的,有什么不一样?算了,我不跟你说了。”

“哈哈......罗伯特,你就不要对牛弹琴了,讲得再多也瞎子点灯白费蜡。”杨岩在一边幸灾乐祸地说。

阿侖气愤的转身向无为求助,“大哥,我也是这个团队的一员啊,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你说句公道话啊。”

“好了,都不要闹了,他们是跟你开玩笑。”无为笑着对阿侖说。无为很佩服robot的说的话,虽然很深奥,细考虑一下的确非常在理。

到了晚上,周公果然来到了无为他们的公寓,无为真不知道师傅是如何找到这里的,他越来越感觉周公神秘莫测。

周公穿着一身休闲衣服,完全大众化的打扮,如果走在街道上,与普通人没有任何不同,猛然一看就是一般中年人,在周公的身上找不出任何特别的东西。只有与他的对视的才能发现赌圣的不同,他的眼睛如同深邃的大海,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仿佛蕴藏着无穷的智慧。

周公的眼睛好象能洞察一切,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没有秘密可隐藏,与他对视一下,自己的心底就能被他看穿。

周公举止随和稳健,做的每个动作都是那么恰到好处,既不夸张也不收敛,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的感觉,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见三个年青人都站在一边,很亲切地招呼大家,“都过来坐下,干吗都那么拘禁,好象我有多可怕似得。”

周公的话很快让几个年青人放松下来,杨岩自己转动着轮椅来到周公的沙发边,亲切地问:“周公伯伯,您是喝茶还是喝咖啡?我都已经替您准备好了。”

“还是岩岩心疼伯伯,就喝茶吧。”周公爽快地说。

“不过我们这里没有功夫茶,只能用茶杯给您泡了,不过茶叶还可以,特级杭州龙井。”杨岩歉意地说。

“哈哈......没关系,伯伯又不是专门来喝茶的,要喝茶我就会去找你爸爸了。”

几个人从周公的话里听出他与杨岩老爸的关系绝对不一般。阿侖急忙泡好茶,把茶杯端到周公的前面的茶几上。

“我听岩岩说你们几个年轻人组成了一个团队,准备要赌遍世界各地的赌场,很有志气啊,哈哈......”周公开口就直奔主题。

“那只是我们的打算,在师傅还没有把我们培养出来之前,怎么敢说赌遍世界赌场。”无为不好意思地说。

周公从口袋里掏出无为的笔记本,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望着无为说:“我仔细的看了你对《道德经》的注解,你的领悟能力很高,从你的字里行间能看得出这三个月下了很大苦功,你的第二关已经通过了。”

“吔!太好了。”旁边的杨岩挥舞着胳膊高兴地叫了一声,好象通过的是她一样。无为和robot都没有作声,等着周公继续说下去。

“大哥写的《道德经》在书房里还有呢,这么一摞,有三四十公分高。”阿侖用两只手比划着对周公说。

周公微笑着点点头,接着说:“《道德经》是世界上的第一赌经,需要用心地去参悟,它能熏陶你的人性,磨练你的心态。当然这还不够,以后你以后还需要多看书,特别是《孙子兵法》、《易经》、《辩证法》等一些书籍,这些书里揭示的都是自然规律,通过它们可以认清世界。当然也能认清‘赌’背后的东西。我希望你用心读一下这几本书。”

“我知道了师傅,我一定遵照您的教诲,用心领悟这些书的含意,绝不辜负师傅的期望。”无为认真地向周公保证。

几个年青人都用期待的目光望着赌圣周公,希望得到他的谆谆教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