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六 出剑 203、上海危机

天上人間A 收藏 4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URL] [内容简介] 203、上海危机 宋三刀也是血里火里走过来的,自然知道该死求朝天、不死又一年的道理,出来混的,杀人就要有被别人杀的心里准备。既然遇到了,躲自然躲不过的,不如坦然一点。于是慢慢站起身来道:“来的可是大刀会的朋友?” “宋老大好眼力!正是大刀会的第6把交椅敖志高,久违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203、上海危机

宋三刀也是血里火里走过来的,自然知道该死求朝天、不死又一年的道理,出来混的,杀人就要有被别人杀的心里准备。既然遇到了,躲自然躲不过的,不如坦然一点。于是慢慢站起身来道:“来的可是大刀会的朋友?”

“宋老大好眼力!正是大刀会的第6把交椅敖志高,久违了!”

“敖当家的,我青洪帮和大刀会在上海相处甚久,早就有过默契,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为何今天要来架我青洪帮的梁子?莫非你大刀会自认是上海的当家吗?”

“青洪帮虽然历史悠久,可惜鱼龙混杂,作奸犯科之人甚多,经常作些偷鸡摸狗的勾当,甚为人不齿!我们混江湖的也该行侠仗义、锄强扶弱。见你们在这里做绑票勒索的下流勾当,看不过,帮你们龙头清理门户。”

宋三刀听了,身子都软了半截,连忙道:“平日我帮确实有人做些苟且的勾当,但今日不同!这两个点子是龙头特别交代的,放在平日,只要你大刀会插手,定会讲几分交情,今日不行!”

敖志高本来在码头就是听兄弟报告,说青洪帮在追一群留洋学生,大刀会设在上海之后,暗地帮忙护送各种人员去东北的事干了不少,特别是留洋归来的人才,上面更是交代要严密谨慎。这几个居然能让青洪帮上千人出动全上海翻天覆地的寻找,看来是极重要的人物!不插手都不行。

“宋老大,平日就听说你身手了得,不管多厉害的人都走不过三刀!嘿嘿,今天这两个点子,我是要定了,想怎么样,划个道下来,如何?”

宋三刀明白对方也知道自己这边兴师动众的寻找,估计是什么重要的角色,是不肯放手的,于是吧衣襟一捋,握紧手中的雁翎刀道:“请敖当家的指教!”

敖志高鄙夷的看了一眼宋三刀,抬手就是一枪!“砰”的一枪后,宋三刀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胸口正汩汩冒血的洞口,临死都想不通这大刀会的人怎么不讲江湖规矩了?说好较量功夫的,却耍赖用枪,难到不知道传出去会招人耻笑的吗?

敖志高也不停手,和身边的人一起开枪,“乒乒乓乓”一阵枪声后,青洪帮的十几个人全都躺在地上。

“傻的啊?有枪不用,鬼才有那闲工夫和你玩刀!”敖志高说完,吩咐兄弟门从码头拉出一辆大车,将青洪帮众人尸体装上运回去,再解开麻袋,将黄兴和许容放了出来。

劫后余生的黄兴两人忙不迭的向敖志高致谢:“我是黄兴,非常感谢各位侠士相救!大恩大德不知如何回报!”

“黄兴?”敖志高疑惑的说道:“没听过啊,怎么青洪帮如此大动干戈找你们?又不是什么富豪高官,他们傻了?”

黄兴和许容郁闷至极,不过想想也是,黄兴在同盟会是名人,可外面的人怎么知道?连知道同盟会的都没有几个!只好对敖志高道:“我两人身无长物,也没什么能感谢阁下的,麻烦阁下找个船将我们送到天津吧!京城的黄得福请我们去,到那里想必能借些钱财感谢你们。”

“什么?你们是大帅的客人?怪不得青洪帮如此兴师动众的!”敖志高听说两人要去京城找李至,顿时来了精神,看来这次横插一脚是正确的,哪怕和青洪帮大干一场老大也不会怪罪!连忙吩咐将黄兴和许容送到安全的地方,一边对两人道:“你们要早和我们联系不就没事了?只要有我们大刀会保护,在上海哪怕是洋人的军队都奈何不得你们!快走,今天晚上正好有船要去天津,我送你们去,东北的船上有洋医生,这兄弟的枪伤也能治。”

敖志高将黄兴和许容手忙脚乱的送到码头的小船上,向东北船运公司的客轮开去。客轮停靠在大码头上,接到通知的时飞通知了情报局在大刀会的专职人员到船上接待,并在人来之前就清理了船上的医务室,等待救治。

将黄兴和许容送到医务室后,经过医生检查,黄兴除捆绑时候受的皮外伤之外没有什么大碍,许容的枪伤也没伤到致命的地方,从锁骨下面穿过,取出弹头缝合完毕就没什么事了。

情报员见黄兴精神还好,将他请到船长室后,递上一杯烈酒,黄兴一口喝干:“娘的,再世为人啊!这次从鬼门关转了一圈,真悬啊!”

“黄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鞑子早就垮了,现在那些官员逃命都来不久,什么人还对你们下此毒手?”

黄兴闹了个大花脸,犹豫再三才道:“说起来丢人现眼啊,我们差点就给自己的同志丢到黄浦江喂鱼了!”感叹完毕,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的叙述了一片。

情报员听了,对黄兴道:“我们也注意到日本和英国在玩小动作,只是没料到来的这么快,而且还是以革命为目的的同盟会成员!黄先生,你安心去京城吧,那里很安全。还有如果你们的同志要回国,建议他们直接到天津。看来你们内部已经分化,难免出现同室操戈的情况。”

“唉,幸好孙先生还在美国,那些奸贼真是胆大妄为啊!”黄兴感叹道:“我算是看穿了,我们民族的未来不能靠这些嘴巴说是革命,其实骨子里全是封建老套的那些人!我们上海还有些同盟会的兄弟不会同流合污的,我这就写封信给你,叫他们认清形势,不要为那些奸贼的私欲送死。”

离开黄兴后,情报员立即找到船长,从客船的隐秘货舱起出五箱军火,叫送黄兴等人来的敖志高秘密运到大刀会的据点,并通知时飞做好战斗准备,自己则下船找到上海的情报局办事处,汇报了得知的情况,请求京城指示。

李至这段时间忙的晕头转向,本来事情就繁忙,还有各地不少闻风来投的人,很多面子够大,非得自己出面迎接,比如最早宣布与东北军合作的张之洞还有从国外回来的致公堂等人。常常忙到半夜都无法休息,今天也是忙到了午夜,正要去休息,情报局的参谋拿了张电报找过来。李至一看就知道准是出大事了,要不也不会来找自己。于是又坐下,等着参谋说事。

参谋见李至疲惫的样子,非常简要的报告道:“同盟会以黎元洪和汪精卫、陈其美为首的人员已经在上海和日英达成秘密协议,后恐事情外泄,追杀同盟会元老黄兴,幸被大刀会救下。情报局猜测他们可能选择在上海发难,寻求指示。”

李至苦着脸靠到椅子背上道:“该来的总是要来!这狗到底是改不了吃屎的,这伙人还真是不甘寂寞啊,提前露出狐狸尾巴了!”

参谋奇怪的问道:“大帅,好像你知道他们要叛变一样,或者他们以前就干过同样的事?我们情报局怎么不知道?”

李至自知说露了嘴,把另一个时空内的事情想到现在了,只好摇摇头道:“我是根据他们的性格分析的,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你通知上海的同志,这伙人为了扩大影响,很可能在上海发难,叫大刀会和情报局的同志配合,再号召附近体育会的骨干,提前在上海起义,打乱他们的如意算盘。”

待情报局的参谋走后,李至立即叫来了将百里,急切的问道:“现在京城附近我们能调动的军队有多少?海军现在能从天津输送军队吗?”

将百里笑到:“李至兄弟,火烧眉毛了啊?你问那么多问题,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

“国内的一些堕落分子和日英两国勾结,日本出军火、英国出钱,准备和我们干一场!我们要提前部署,免得被那些人乱了阵脚。”

将百里点点头道:“我也从参谋那里听说了,外贼可恨,但内奸更可恨!这些人为了一点私欲,惟恐天下不乱!现在我们的军队基本上都派出去了,京城附近没有什么军队了!东北的两个机械化集团军还在组建中,现在完成不到30%,而且还要防备日本和俄国,动不得!要说现在能立即调动的,就是你手里面的俄军雇佣军。”

“那好,调一个团的雇佣军去上海,可光派俄国人去也不放心啊!万一那些俄国人大开杀戒,我们岂不是引狼入室?得有自己人盯着!这样吧,保卫京城的警卫师调一个团出来,再加强一个重炮营去,这样也可以保卫长江入海口。你再通知空军,派三架双翼训练侦察机去,在那里建个海军航空学校,同时担任侦察任务。”

“好,我马上安排!海军现在运力足够,步兵最迟后天就能上船出发!不过京城军队本来就少,这个师还不是满编的,万一有敌人来犯,你的安全怎么办?”

李至听了,笑起来道:“多虑了!我从不为自己的安全担心,打不过我可以跑嘛,我们有飞机和飞艇,怕什么?我们的一贯方针是不争一城一地的得失,实在保不住了放弃就是,只要咱们人在,总一天能夺回来!”

上海的大刀会和情报局都接到京城的指令,抢在陈其美等人前面控制上海,情报局要密切监视日本的军火运送情况。凌晨时分,上海进步党、体育会和大刀会、情报局机构在大刀会的堂口召开起义前的会议,会上情报局通报了最新电报,从天津来的正规军将后天上船增援上海。大家经过商议,人手和枪械都需要组织,决定在后天凌晨发动起义,攻占上海道衙门,控制城市。虽说现在上海已经处于无政府状态,朝廷军警差不多都散了,战斗不会太激烈,但要警惕洋人和青洪帮的黑手。

经过各方面计算,能组织和参加起义的人员800个左右,其中有武器的只有大刀会的200来人,长短枪械150余支,大部分人只能用冷兵器。好在体育会的人大部分都有些拳脚,还能勉强应付下。

陈其美和黎元洪、汪精卫正在青帮龙头的家里面喝酒等待追杀黄兴等人的消息。

龙头端酒道:“我说陈兄,你还信不过我的兄弟?在上海只要我青洪帮发话,就没人能够逃的掉!那几个留洋回来的书生能有多大作为?”

“是啊!”陈其美赔笑道:“麻烦老哥了,不过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可现在都快天亮了,怎么也该完事了吧?怎么没消息回来?”

“是啊,按理也该回来通报下的!”龙头也觉得有些不对头,转头对保镖道:“快去催催,看看到底怎么样了!”

没等保镖出门,就看见从门外跑进来一个小喽啰,气急败坏的喊到:“龙头,不好了!点子被大刀会的人劫走了!”

“什么?”龙头站起来道:“宋三刀呢?他身手不凡,怎么能轻易的就叫大刀会的劫了呢?我们那么多兄弟,如何打不过他们?”

“宋头领被枪打死了!那些大刀会的人不讲规矩,出手就开枪,兄弟们都被打死了……我是躲的远才没被发现,等大刀会的人走完了才回来……回来报信!”

“什么?”陈其美等人惊的站起来:“老哥,那大刀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何敢在上海滩公然和你们为难?那几人非同寻常,关系到我们的身家性命,看能不能把人要回来!”

龙头摇摇头叹息道:“不可能的!大刀会的真实来历谁都不清楚,但听说和在京城的那个黄得福有关,要不他们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高手,军火比洋人租界的守军还好!也时常做些接送人员去东北的事。老弟,你的事我不想多说,但我也不是瞎子!我知道你要杀的是革命党的头领,你自己也是革命党。现在何去何从,自己谨慎吧!”

汪精卫毕竟年轻的多,胆色也要小些,紧张的问道:“陈兄,黄兴肯定被送去京城的,怎么办?同盟会咱们是回不去了!”

陈其美咬牙道:“从我们签订了那个密约,追杀黄兴开始就没有退路了!想不干都不行,黄兴去了京城,能放过我们?”

黎元洪也咬牙切齿道:“怕什么?土地大半都集中在地主手里面,这东北军和孙汶要平均地权,要追究朝廷贪污腐败官吏,这是要大家的命!咱们只要联合地主富户、朝廷官吏,虽不能一统天下,至少也能划地而治!”

“可日本答应咱们的军火还没有到手啊?怎么办?”汪精卫赶紧问道。

“嘿嘿,日本人和英国人早就打好算盘了!第一批军火在江口的英国炮艇上!”陈其美胸有成竹的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