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深处 第三章 恍如隔世 第十二节 吃心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


(一)


“他到底在干什么?”


J国内阁情报调查室433号特别委任令执行官、原警察厅警备局高级探员板田少室的目光落在红成像仪反馈回来的图像上:一家无营业牌照廉价旅馆的单人房间里,由于缺乏暖气,被监视者正瑟缩在被子里,摆弄着一台不久前刚从垃圾回收场里拣回来的笔记本电脑。


“或许他想上网,探听外面的消息,”助手回答道。


板田少室拿出西服上衣口袋里的小剪子,细心地修剪着一支雪茄,轻轻地吹了一口,“如果他修不好,你想办法给他弄一台新的。”


助手欣然地接受了这个幽默的提议,“我会的,长官。不过至少我还相信一点,虽然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但是要让一台并未损坏的老式电脑恢复工作应该不难,他毕竟是干这一行的。”


“你确定这片区域处于无线网络信号覆盖区?”


“是的。我刚刚测试过。只需要一张电话卡就能让这里的任何一台有无线网卡的电脑上网。长官,题外问一句,鸟下驻口那里传来的信息您为什么不回复?”


“仅仅对付一个杀手,鸟下驻口就足够了。就算京东市区闹得天翻地覆,太行溪也只是配角,她绑架时小兰也好,南中和子也罢,那都是南中车常最亲密的人。只要主角在我们的手掌,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干我们这一行其实不需要太好的头脑,只需要耐心,耐心——说起来容易做起最难。”


“又上了一课。”


“他好像坐起来——这该死的热成像仪精度越来越差!是坐起来了……看样子,似乎已经联上网了。”


“我马上跟进!”


助手移过背去,将注意力转到一台准备就绪的电脑。他并没有通过互联网入侵旅馆内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因为与一名资深软件工程师交手是一件很费力且极不保险的事。正在某处待命的技术单位已经在监听这一区域内所有活动无线网络终端,他现在所做的只是,接受技术单位经过确认和锁定后传输过来的终端的信息,通过特定的软件在本地模拟出目标终端的实时状态,如此,既能够知道庭车常上网都做了些什么,也会被发现。


(二)


“一个越狱在逃的罪犯居然还有心情上网寻找应招女郎?长官,这个华人交友信息网我有印象,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他在看一个博客……这四个汉字翻译成J语怎么说来着?从字面上看很庸俗…….他终究在找什么?”


“不奇怪。他现在的思维很混乱,只要他真是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就应当会即时寻找舒解的方式。或者说,他要找的并不是应招女郎,而是同伙。因为庸俗,才不会引起注意。告诉技术单位,明天我要这个博客的所有访问记录,最好是详尽的分析报告。”


“他正在下载一个回复者的附件,又打开了一个记事本…….长官,他在编写某种程序。”


“这个附件有问题,他一定在编写某种与此关联的程序。”


“没错!您看程序的第7行…….这是一个哈希函数,他在根据某种规则解读附件二字制码!苍天,这个博客果然有问题!”


“结果如何?”


“没有反应。这程序不大,他已经运行了几次,但是这个输出窗口并没有显示任何信息。也许解码失败了。那些药物会不会影响到他的智商…….”


“即便如此也不足以损坏他的基本业务能力。这并不是什么复杂的工作,只要知道附件里有‘东西’,换作再糟糕的程序员也能办得到。”


“或许真的没有‘东西’。”


“哦?”


“我下载这附件用他的程序试试看…….长官!真的没有‘东西’。这只是一个普通的WMA格式音乐文件。”


“你说的没错。虽然这部热成像仪有些不堪大用,但我能看到他现在整个人都僵在那里,很茫然。”


“他会不会已经发现了我们。”


“他连自己大腿里的追踪器都发现不了,又怎么能知道我们在远处窥视。打开这首歌听一听,也许有问题的是音乐,而不是文件本身。”


“哟西……呃?是中文歌曲!我听不太懂……长官,我去叫中文翻译进来。”


“笨蛋,来不及了。第一句是……山风冷、江雪寒、渔舟……渔舟唱晚邀明月’。用GOOGLE搜!”


“明白。惭愧,跟了长官这么多年还不知道长官中文这么好……”


助手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将敬佩的目光投过来,却骇然发现,板田少室不见了。


红外线成像仪的终端显示屏上:监视对象南中车常已经走出房间,离开了旅馆。


(三)


匆匆下楼结账后,穿过拥挤不堪的基层居民生活区,虽然在黑市上卖掉那辆摩托车的钱已所剩无己,打车前往唐人街还是足够的。庭车常却没有这么做,他一边拎着陈旧的笔记本电脑,一边拖动着曾经在某天夜里被街头混混打伤的脚,一路往前直走。当遇到路人尤其是年轻女子的怪异目光时,他总会停下来,呵呵一笑,口中咕哝着什么,偶尔还会伸手去想拉人家一下。几名便衣警探分散地各个与之平行或交叉的岔道,通过微型对讲机在指挥车的引导下,时近时远地尾随其后。


板田少室很快加入了这支跟踪的队伍,挎着公文包,一手拿着一份商讯报纸,一手捏着热狗吃起来,夹在汹涌的人流中埋头看报,缓步行走。对讲机里传来指挥车的实时通报:“……前方140米,Edifier酒店;四丁目左路口,检察院…….目标行速不变,方向未知……”


“不要带和子出去玩太久哦,由子会生气的。”庭车常又拉住一个妙龄女郎,以熟识已久的口吻吩咐道。


那张笑容可掬却神情委琐的面孔顿时吓得茫然中惊醒的女郎夺路而逃。


“喂喂,等等我,小兰你去哪里!”这一次,庭车常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竟紧追而去。


这一切都在板田少室的掌握之中。他疑惑了:从监狱到京东市区的一路逃亡中,南中车常并非显露出太多的异常,甚至冷静地避开了地方警方的多次搜查,而今,他究竟受到了什么刺激?难道,心理麻醉师的担忧竟在此时得以应验?不对!没那么简单,一定跟那个音乐文件有关系!


庭车常对陌生女郎的追赶引发了一阵不小的骚动。便衣队员在尚未得到上级新指令的情况下,并没有作出任何干涉,跟踪仍然按照预定的规则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板田少室隐在人群中,目视庭车常在下一个路口左拐进去,并没有跟上去,而是静静地倾听着对讲机里传来的最新情况。


不管庭车常走到哪里,即便暂时从便衣队员的视野中失去目标,都无法摆脱那颗植入大腿深处的跟踪器,除非,他砍掉自己的腿。


“检察院!”板田少室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会不会是故意的?目标是检察院!”


“三丁目路口3号拦住他!”


一个急切的指令即刻传到了每一个便衣队员的耳朵里。指挥车还收到了第二条指令:“通知片区警署,是警视厅搜查一课在办案,不要轻举妄动。”


(四)


庭车常焦急地追赶着那位失魂落魄的倒霉女郎,一边在街头上大声喊道:“快抓住她!她绑架了我的家人!快救救我的孩子吧!”


女郎跑到检察院门口,一头栽进大门保卫的怀里,上气不接下气,“疯子……有个变态在追我。”


保卫怀抱着一具温软的身体,一时茫然无措,并未注意到哪里有“疯子”。


路边闪出一个中年男子,迎面而来,一个漂亮的柔道拦手便将追赶而至的庭车常制服在胯下。


中年男子一手将地上的庭车常摔过来,另一手从自己上衣内侧抽出一本证件,大声斥喝道,“我要查看你的证件!我是特搜部……啊!”


//注:日本检察官分检事总长、次长检事、检事长、检事、副检事五等。检事,即对应中国的“检察官”。


庭车常狠狠地咬了一口,像被激怒了的幼兽般,顺势用脑袋撞倒中年男子,冲向大门保卫,一把扯住那位女郎,扑通一声跪下,“求求你放了小兰放了和子,你要什么都可以,我欠你的我用命来还……求求你,求求你!”


瑟缩在大门保卫的怀里女郎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因为她确实不认识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愤怒的检察官介之正要向前质问时,已有一对貌似路人的年轻男女冒出来,男的拉住庭车常,女的向大门保卫亮出了证件,“我们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他是我们追捕已久的逃犯。”


庭车常抬起脑袋地看着众人,拍拍手大笑,“抓到了抓到了,抓住这小贱人,关起来,关起来!”


介之预感到眼前发生的事情很不平常,遂上前亮出自己的证件,一边验看那对男女的证件,“我是地检特搜部的介之检事,他真是逃犯?叫什么名字?”


“很抱歉,我们是依照上级命令办案的。案件取得突破性进展后,课里会知会检察院商榷公诉事宜的。这个人我们先带回去了。”


“哦。”


介之一时语塞。


庭车常认真地打量着制住自己的“警视厅搜查一课刑警”,茫然道:“七段君?昨天你替我打的饭好难吃,有股咳嗽水味道。啊,看风时间到了,我们出去走走。”


“看风?”介之警惕起来,拦住正要带走庭车常的那对男女,“请等一等,这个人精神不正常。”


“不对不对,我没见过你。你不是七段,哦,你是公司请来的新律师吧?你回去吧,我都呆了三个月了没什么不习惯的。”庭车常一本正经地教训道。


介之顿时明白了,这是一个已经判过刑的犯人,而且他目前的精神状态很不正常。


检察官介之正色道:“这个人你们可以带走了,不过你们要留下负责此案公诉的检方联络方式。我怀疑这位犯人的管制单位某些做法有悖法纪。”


庭车常目光呆滞,倏忽裂嘴而笑,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因为,他现在是一个精神失常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