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诌八扯的故事 小小说 邱邦杰

横笛竖箫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size][/URL] 邱邦杰十七岁那年,辞别母亲,流浪经淮南到了光怪陆离的大上海,在北闸区以拣破烂卖钱为生。 一天,他跟人遛进了上海永安公司娱乐场,被一位武术老师的技艺迷住了,便产生了学武术的念头,遂在那位武术老师收场子时,跪地哭求道:“师傅,我愿学艺,你收我这个徒弟吧!” 武术老师愕然道:“练武功可苦啊,你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


邱邦杰十七岁那年,辞别母亲,流浪经淮南到了光怪陆离的大上海,在北闸区以拣破烂卖钱为生。

一天,他跟人遛进了上海永安公司娱乐场,被一位武术老师的技艺迷住了,便产生了学武术的念头,遂在那位武术老师收场子时,跪地哭求道:“师傅,我愿学艺,你收我这个徒弟吧!”

武术老师愕然道:“练武功可苦啊,你能受得了么?”

邱邦杰答道:“只要有饭吃,别人能干,我也能干,我不怕苦。”

武术老师见他意志坚决,且身体轻健,是个无依靠的流浪者,便收下了他。

这武术老师名叫刘子朝,河北沧州人,幼年在河南嵩山少林寺随善禅法师学习少林花拳,练就一身轻功,其绝招是铁砂拳和暗器。出师后,他开设德州镖局,结下了不少嫌怨,后经人介绍到上海,成了有名的武师。

邱邦杰自拜刘子朝为师,刻苦好学,三四年功夫便掌握了少林拳要决,同时还学到了刘传授给他的两手绝招:一是铁砂拳,能使手指钻透木板、抓破树皮,掌断砖石,粉碎人骨;二是带有弹簧的暗器——袖箭,百米之内,人难躲闪。刘见邱已能独撑门户,便要离开上海回老家沧州,遂推荐邱邦杰接替了“永安公司”护院镖师之职。

不久,邱邦杰在上海崭露头角。

俗话说:“树大招风”。当时“永安公司”、“大世界”、“先施公司”已成三足鼎立之势,“大世界”的老板一心想把邱邦杰从“永安公司”拉出来,便由上海滩大亨黄金荣出面介绍,每月以现洋120元聘邱邦杰为“大世界”的护院镖师。邱考虑自己在上海立足未稳,慑于黄金荣在上海滩的权威,只好接受聘请。于是,“永安公司”便与“大世界”结下夙愿,并想把邱邦杰擂倒,以出闷气。

“永安公司”先是出高价请了浙江杭州大力士“杨秃子”,寻邱邦杰比武,但二人不分高低;后又怂恿上海的武术师王桂芬向邱挑衅。王桂芬在“大世界”张贴了比武告白,上书“拳打少林寺,脚踢子午门,”王、邱双方定期在“大世界”武术馆决斗。

邱邦杰不忍同行互相残杀,双方交过十几招后,便停手对王道:“我们是同行,都是跟人家混饭吃,和尚不亲帽子亲,何必自相伤害”?

王桂芬只好也停了手,于是双方比武不了了之。

不几日,王桂芬又在寓所备了一桌酒席专门邀请了邱邦杰赴约,二人尽释前嫌。

自从“永安公司”和“大世界”结嫌后,邱邦杰便不愿在“大世界”久存,旋经人介绍在上海吴淞口海军司令部任武术教官。不久,邱邦杰思想疲倦,感到上海是个武术荟萃之地,帮派林立,明争暗斗,不是久留之地,便与夫人谈及此事。

夫人徐尚芳说:“上海的势力,多为帮会首领掌握,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吃掉你,不如到宁波我姐家寄居,生活虽然淡薄些,可精神上却安稳得多,免得成天提心吊胆的……”

邱邦杰觉得夫人言之有理,便辞退了吴淞口海军司令部武术教官之职,迁居宁波。

不久,邱邦杰偕同母亲及夫人幼子回到了苏北故乡。

邱邦杰从宁波回到家乡丰县后,登门拜师学艺者络绎不绝。邱便以武会友,联络感情,与其他武师一道,培养家乡青年武术子弟。

日军盘踞徐州丰城,邱邦杰便在家暗自教徒习武,以便杀敌。邱邦杰的武林名声被人传到了驻丰城的日本司令部。

日军里正好有个武术教官,名叫坂野参山,这家伙骄横成性,欲与邱邦杰比武,借以炫耀日本武术。

于是双方约定日期在丰城西关城隍庙内进行比赛。

这天,比武场地聚集了市民群众和日伪官兵,邱邦杰的徒弟们也混入了市民群中观看动静。评判席由几张长桌组成,上首坐着驻丰的日本少佐,下首坐着当地的汉奸头子。比赛开始,一个是粗短的日本武术教官坂野参山,虎背熊腰,穿一身武士服,头系白带子;一个是瘦削不高的邱邦杰,凛然站立坂野的对面。

比武开始,邱邦杰说了声“请——”

坂野教官饿虎扑食般向邱邦杰扑来,邱邦杰有意礼让几招,只躲闪不还击。坂野教官不识时务,得寸进尺,邱邦杰巧施招数,护着退让……

数招过后,坂野教官突然哈哈冷笑,嗷嗷叫道:“你们中国人不行不行的啦!”

评判席上的日本少佐也高叫:“我们的胜利大大的……”

这时,市民群里一声呐喊:“邱师傅,我们不能败,胜利要属于我们中国人……”

邱邦杰眼前一亮,心中泛起一阵激情,象睡醒了的雄师,他见坂野教官及日本官兵仍在得意忘形地狂叫,顿时怒气冲天,大喝一声:“看掌——”腾空而起。

坂野见势大惊,邱邦杰的右掌已向他的左肩打来,坂野急避。

不料邱邦杰的左掌又落,坂野的右肩早落了一掌,骨碎如粉,立时倒地……

围观的群众振臂高呼:“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

评判席上的日本少佐“腾”地站起来:“巴格牙鲁!你们的良心统统坏了的,”遂指邱邦杰道:“你的杀人的干活,监狱里犯人犯人的……”

一群日本兵上前用刺刀立刻将邱邦杰围住,将邱邦杰绑起来。

刹时,城隍庙内一派阴森气氛。

邱邦杰被关进了日本宪兵队,备受严刑。

他的一些徒弟私下里用钱打通关节,贿通看守人员,不久便把邱邦杰救出了虎穴。

邱邦杰伤好后,很快在丰县、单县一带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练武保家抗日活动,并不断率徒深入虎穴铲锄奸伪。丰城的日军气急败坏,经常到丰西一带横冲直撞,寻捕邱邦杰。

邱邦杰一生多是从事武林活动,他以武术传家,其长子慎仁(又名云龙)习武后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牺牲。其余几个孩子均秉学父业,就学有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