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诌八扯的故事 小小说 突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


1942年12月21日,日本三十二师团长石井一郎集结日伪步、骑、炮兵,以三万之众分七路对湖西抗日根据地实行冬季拉网式大扫荡,采用铁壁合围战术,企图一举消灭湖西地区的抗日武装。

湖西的八路军正规部队一个团——十团,加上地方民兵,不过千余人,其活动范围被压缩在马桥、八大庄和北常集一带。我驻马桥的湖西专署、八大庄的十团、北常集的地委和军分区一下子陷入重围之中,情况万分危急。

马桥村东的大场上,聚集着湖西专署的全体人员。一个身躯高大、穿着补丁灰色棉军衣、只手掐腰的指挥员站在场的中间,他宽阔的前额下浓眉微蹙,两道深邃的目光凝视着远方,那沉着刚毅的神情,稳住了全场人。他是湖西专署的李专员。此刻,他心中十分清楚,敌人主力正以扇形攻势紧逼专署驻地。刚才他已派人去八大庄与十团联系,为了掩护地委、军分区主力部队和群众撤退,他准备组织力量在这里狙击敌人。

这时,军事科长迅步跑过来报告:“李专员,前去与十团联系的同志还没回来,敌人离我马桥还有三里多路。”

“继续派人联系。”李专员神情自若地说。

军事科长快步离开。场上大部分人的神情露出异常的紧张。

几分钟后,军事科长又来急促报告:“李专员,敌人切断了马桥与八大庄的通路,联络员中途牺牲……”

“报告,敌人离马桥还有二里。”一个侦察员这时也跑步赶来报告。

李专员蹙了蹙眉头,他解开风纪扣,凝神思索着:;联络中断,敌人逼近,时间不允许再等了。于是果断地命令军事科长:“你从警卫连抽出两个排,一个排保护民主人士和群众,一个排掩护伤病员,立即转移!”

几位民主参议员马上拒绝:“不,李专员,抽掉了两个排,谁来保护您呢?”

一个伤员在担架上挣扎道:“我决不离开李专员……”

“要走,一起走吧。”

……

李专员严厉地一挥手:“这是命令,快!”

此刻,马桥东西及南面的村庄已经腾起了烈火,野地上已经能看清端着刺刀的日本兵了。

民主人士和伤病员在两个排的保护下,迅速向村北转移。李专员泰然地对留在场上的警卫排的战士们道:“同志们,敌人正在形成对马桥的包围,专署虽成危险的前哨,但地委、军分区和十团就可乘机转移,广大的乡亲、民主人士和伤病员也能化险为夷,咱们晚走一步,打个狙击,把敌人吸引到身边来……”说着,拔出二十响下强匣枪,振臂喊道:“跟我来!”

战士们跟着冲向围来的敌人,一阵呐喊,一阵枪响,他们冲过了日军在村外摆下的散兵线,进入了一个干涸的漫河。

日军疯狂地紧追不舍,在六〇炮和机枪的掩护下,从四面八方向漫河包抄过来。李专员和战士们只好就地选择地形下身来进行狙击。枪弹、炮弹一齐倾泻在漫河。战士一个又一个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突然,一颗炮弹在李专员身边爆炸,一股殷红的血涌出,浸染着那一身灰色的棉衣。

警卫员小张牵着李专员的白色战马一次次地哀求:“李专员,快上马吧!”

剩下的同志也异口同声地请求:“首长,赶快上马吧!”

战马四蹄刨地,望着主人,昂首长啸。

李专员明白,他自己骑上马,完全可以突出重围,可是剩下的同志们呢?如今这小小的队伍完全陷入了重围,必须采取特别有效的措施,打乱敌人的部署,才能让多数人突围出去。

几个战士不由李专员分说,便七手八角地硬把负了伤的首长扶上了马背。

李专员在马上,深情地望了望前方,忽然眼睛一亮,连忙招呼大家,手指前方:“同志们,前面的村子还没有敌人,突进村子就是胜利!”

大家顿时信心倍增,并开始向李专员指的那个方向边站边走。

突然,李专员对警卫员小张说了声:“快随大家冲进村子、”便朝白马猛抽一鞭,一勒缰绳,却掉转马头朝着另一个方向飞驰而去。雪白的战马,一声长啸,扬起四蹄驰骋在黄色沙滩上,十色惹眼。日军赶忙掉转炮口、枪口,一颗颗,一串串子弹呼啸着射向白马的周围,顿时,白色被一片火海淹没了。

冲到村头的战士们回过头来,摘掉军帽向那一片仍未熄灭的炮火中的李专员鸣枪告别,警卫员小张揪心撕肺地哭喊着:“李专员,你为什么不同我们一起突围呀!……”


附记:

据县志载:李秉刚,字贞乾,徐州丰县李新庄人,原任丰中校长,国民党丰县党部执行委员,后脱离国民党走上革命道路。1938年9月,由王文彬等介绍,经中共山东省委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湖西抗日义勇团第二总对司令员、八路军山东纵队十三支队挺进支队长,苏鲁豫第四大队大队长,鱼台县县民主政府县长。1939年8——11月,在湖西地区发生的“肃托事件”中受迫害,后经罗荣桓等及时营救,免遭杀害。后带伤回鱼台继续工作。1940年7月,湖西专署成立,任专员兼鱼台县长及湖西抗日游击司令员。1942年12月,在马桥突围时,为掩护主力部队及群众转移,不幸牺牲,年仅39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