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平型关大捷中日军的真实伤亡人数

2007年12月13日,是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70周年纪念日,人们怀着复杂的心情回首八年抗战那血火交织的岁月。山东画报出版社适时推出了《国破山河在——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一书,该书作者1997年时曾在日本京都的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当客座研究员,他发现那里的图书馆中有不少战时的电影资料录像和日方的其他文字资料,其中一部分是由伪满洲国“满洲映画株式会社”拍的新闻短片,虽然是日军为宣传目的拍摄的,但多少也可反映当时的史实。用日方的史料解读抗战历史,使本书更加具有独到的视角和价值,更加有力地引证了国人所熟知的那段永远不应忘却的历史。选登其中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1.平型关之战到底毙伤多少日军




1937年9月25日发生的平型关之战,到底毙伤了多少日军?中国方面有10000(蒋介石贺电)、3000(长期使用的数字)和1000(少数著作使用)之分。从当时日军投入战斗的属于后勤部队来看,前两者都不大可能,属于战时为鼓舞士气而进行的宣传。据此,我认为中方比较可靠的数据是1000。对比日军的参战部队,个人认为该数据是比较可靠的。




然而,分析日军损失,使我们遇到一个比较头疼的问题,那就是日军为了维护士气,对战时损失和战果的不实报道,使日军的实际损失与其公报不符。所以,对于平型关之战的真实情况,我采取了根据史料进行推测,而不是直接采用日军公布的伤亡数字。




目前关于平型关之战,日文资料中有三本很有价值的材料:《第21联队战史》;《每日新闻》报原随军记者益川的《大陆舞台上的中**战》;另一本则是在查找其他资料时,意外发现的日军《第11联队战史》,其中有着比遭到打击的日军部队对此战更详细的记录。因为第11联队的尾家大队,正是1937年9月22日最后乘坐遇伏卡车的人员,该联队亦奉命救援平型关遇伏日军。可能因为损失的不是自己的部队,所以记录更没有顾忌一些。令人惊讶的是,这些资料里提到的战场状况,居然有很多是中国史料中根本没有提到的。平型关之战可能和我们传统的看法不同:在八路军的伏击圈中,它有两个战场,日军是从两个不同方向钻进八路军伏击圈的!




这两支敌军部队,其一是从平型关返回灵丘的“新庄自动车队”,由两个中队组成,搭载部队人数不详,从西向东进入八路军伏击区,其指挥官是新庄淳中佐(即中校)。进入伏击圈的另一支部队是携带大批弹药、衣物、粮食等物资,从灵丘向平型关前线支援的步兵第21联队(指挥官浜田大佐)辎重部队,第5师团参谋桥本顺正中佐与他们同行。




桥本和新庄两名日军指挥官都在战斗中被击毙。值得一提的是,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桥本军事素养相当出色,曾在东北和杨靖宇唱过对手戏。如果不是被打死在平型关,此人很可能是一颗日军中的明日之星。也正因为日军将其视为有前途的军官,所以此战之后,他们对桥本的死多有惋惜之词。


2.日军兵力究竟几何?

那么,这两支部队的日军,到底有多少兵力呢?




首先,让我们看一下第21联队的辎重部队。我在最初研究平型关之战的时候,认为这支日军辎重部队包括担任警卫的高桥义夫骑兵小队共计250到260人,桥本中佐与副官等乘坐一辆汽车担任指挥。然而,无意间发现的一张照片,改变了我的看法,这支日军的兵力,要重新计算。“昭和十二年九月,粟饭原部队从灵丘出发,满目沧桑的北支太行山脉,艰难的行军,同期小仓中尉也在其中,于是留影纪念,不料却成永别。”



看到照片说明我心中忽然一动。灵丘?桥本顺正所部不正是从灵丘出发的吗?!我以最快的速度查找日军在灵丘的作战情况,发现日军占领该地的日期是9月21日,攻占灵丘的部队,则是日军步兵第21联队的第1、第3大队。战斗中,第1机关枪中队中队长福岛勋负伤,伤亡数十人。所以,日军不可能在9月21日之前从灵丘出动任何部队。而按照日军的纪录,所谓“粟饭原部队”,正是日军步兵第21联队的别称!




而且,照片上有一点特别的地方令人瞩目。那就是在日军的大车辎重队中,居然有一辆汽车!这也恰好和桥本顺正中佐乘汽车与21联队辎重队同行前往平型关相符。所以我判断,这张照片上的日军辎重队很可能就是被八路军包围歼灭的桥本部队!




按照日军记录,桥本部队包括“大行李”(携带大衣等物资的特别辎重队)、普通辎重队(携带弹药粮草等)、护卫骑兵以及指挥部四部分,日方资料称共计200余人。但是,笔者考虑到运输队中拥有70多辆需要四人一马才能推动的大车这一情况,其真实人数应该接近400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日军当时普遍使用朝鲜人作为后勤支援人员,参加运输,他们不属于日军的军队编制,也不计入伤亡。而战斗中,这些人由于穿日军后勤人员服装,无法分辨,也被八路军消灭,并计入了战果(说起来,由于“日韩合并”和多年殖民教育,二战中日军的朝鲜帮凶颇为不少,八路军把这些朝鲜“夫役”记入战果并无不当)。




新庄所部日军,其总人数则是一个谜。他的本部包括两个汽车中队,其中的中西汽车中队共有人员176人,另一个中队不详。这另一个中队的人数究竟有多少很难确定,但应该高于中西汽车中队。因为在网上查找,日军一个中队,最少的人数194,最多的350。中西汽车中队只有176人,在1937年的日军中是非常罕见的。日军一个大队的标准人数为1091,包含3个中队和大队直属部队,一个中队的兵力在200多人才是正常的。




有日本网页介绍此战新庄部队损失为“第6兵站汽车队共出动卡车80辆,计损失卡车75辆,指挥官新庄淳以下43人战死,34人负伤”。问题在于,剩下的鬼子呢?两个中队怎么也有400人吧,减去死伤的77,还有300多,可车辆给毁了75/80,连鬼子头目都给毙掉了,这皇军干什么吃的?是不是枪一响就跟兔子似的……




其实,这个数字的产生是有背景的。新庄这一路日军,除了自己的两个中队,还记载携带有如下人员——一个护卫小队和机关人员,到前线的慰问团若干成员以及从前线撤退下来的伤兵和看护人员。这部分可能是日军损失最大的。日军新庄自动车队代理队长中西正式报告中自述这支部队损失70余人,这个数字常被引用。而日军增援部队进入战场后,自称“新庄中佐以下200人战死”。其区别,就是中西的正式报告只提汽车队本身的损失,却全然没有搭乘日军的损失情况。按照当时作战正常伤亡比例一比三计算,结合当时日军在前线的总兵力进行推算,新庄所部日军,算上搭车的伤兵总数应在千人左右。


3.千余日军大部被歼

1937年9月25日上午,两路日军同时进入八路军伏击圈。11点,东路日军在雨后湿滑的小道上行动艰难。这时,八路军猛烈的攻击开始了。




在八路军部队的第一次打击中,桥本并没有当场毙命。他的座车恰好被山崖挡住,八路军的手榴弹和子弹都无法击中这辆汽车。战斗打响后,桥本跳出汽车,立即在附近的一处台地建立了指挥位置,组织残存日军进行抵抗。




这股日军的抵抗颇为顽强,据称他曾准确判断一个中国军队的指挥所,并指挥轻机枪进行攻击。然而,桥本的兵力毕竟有限,装备也不充足,更要命的是由于八路军伏击阵地选择得好,日军处于“很难看到敌人只能挨打”的境地。当八路军第二次发动猛攻的时候,这支日军终于未能逃脱“全灭”的命运。八路军115师冲下山来,和日军发生了白刃战,日军全被杀死,连手表和钢笔都被缴走作了战利品。



大家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奇怪——既然这支日军已经“全灭”,如何还能够提供如此详细的战斗经过呢?




其实,这一路日军还有几个幸存者。3天以后日军21联队的官兵赶来救援,在死尸堆里发现了两名奄奄一息的日军重伤员,随后又在附近山坳中发现隐藏于此处的3名日军伤员,这就是此战这路日军的全部幸存者了。但是,没有一个日军能够说出桥本顺正中佐的死亡经过,他们对桥本最后的记忆就是他指挥轻机枪射击的时刻。




如前面对这一路敌军人数的分析,桥本所部被消灭的当在350人左右。应包括日军桥本顺正中佐以下随员数人,大小行李辎重兵100多人,高桥义夫骑兵小队60人,以及约同等数量的朝鲜夫役,损失马匹100多匹。77辆大车和1辆汽车全被摧毁,物资被缴获。




另一路日军新庄汽车队的情况要凌乱得多。战斗打响以后,日军的首车即被摧毁,日军人员纷纷下车。由于没有统一指挥(新庄中佐在第一次攻击中即毙命),这段时间的日军作战情况没人能够掌握。根据日本记者益川所著《大陆舞台上的中**战》的记载:“在八路军伏击圈的西端,遭到预设的伏击,指挥官新庄中佐以下约200人战死,车辆焚毁。”由于日军未能全部进入伏击圈,所以一部分日军撤出了战斗,随后又试图打开缺口营救被围的战友。经过“奋战”,终于一度打开了包围圈,掩护部分日军未死人员撤离。但是,由于日军得以打开包围圈的时间极短,估计在被击毁汽车上的日军伤兵很少有人能够生存。




从八路军方面的描述看,这路日军未能突围的部队由于是摩托化部队的精兵,武器也比较好,曾经依托汽车进行顽强抵抗,甚至向八路军发动反冲锋。但是由于115师兵力超过日军数倍,终于将日军全部歼灭,以至于3天后进入此地的日军只见被摧毁的汽车和车上车下层叠的尸体。




根据以上分析,新庄汽车队方面日方自己承认战死者约200人。当时战争死亡率与战伤率为1∶3,考虑到日军遭到突袭,而且部分人员最终被包围全歼,死亡人数应该更高,这个比率可能改为1∶2更趋合理。因此,即便这战死的200名日军包括了解围部队的阵亡人员,这一路日军的伤亡也将达到600人以上。




如此计算,仅这两路日军的伤亡,就已经达到了900人以上。




同时,日军第11联队、第21联队、第42联队等部队曾全力突击,试图挽救两支日军。但是由于遭到八路军各部队的顽强阻击,反而不得不作出后退姿态。日军直到三天后才进入伏击区,除了收尸已经没有作用。按照当时日军援救战友的作战士气和未能成功的结果,日军在这三路援助中每路遭到数十人的伤亡应该不会离谱。这个说法还有一个佐证,就是日军第21联队战史记载当天在镇边城损失20名士兵。其时间正在桥本和新庄两部覆没之间,推测当为试图突入解围时遭到的伤亡。




因此,平型关大捷中日军伤亡千人应该不是一个很离谱的数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