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诌八扯的故事 小小说 老扒之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


矿工人村的院墙外就是蔬菜大队,蔬菜大队外是粪场,粪场的主人是个光杆老头。他不愿在队里吃闲饭,队长便给矿上联系,让他承包了工人村东西南北十个男女厕所的卫生,于是他便有了“老扒”这个绰号。

原先老扒每天拉着垃圾车,在工人村转游一遍,各家厨房外的炉灰和杂物彪被清除个干净,之后他的任务便是扒抬各个厕所的东西,并在每个蹲坑里撒些炉灰。后来,工人村烧上了煤气,没了炉灰,工人村的人也都很自觉地把垃圾堆在了男女厕所之间,倒也省了老扒跑路,他每天也就定点在天蒙亮是打扫各个厕所。去厕所方便的男女们都很喜欢与老扒打招呼,进出厕所碰见他就不免来一句:“吃了么”或“你忙——”,每次在打扫女厕所之前,老扒总要先礼貌地“咳嗽”两声,然后问:“有人么?”当里面说:“忙啥,等会!”他便蹲在粪车旁点着一支烟等着:若无人回应,便手拄扒子慢慢地进去。老扒进男厕,一般不要打招呼,直闯进去便是了。不想,老扒这样做会出问题。

那天,老扒象往常一样闯进一个男厕,见一个小青年正躬着腰把眼睛贴在男女厕中间的隔壁上。奇怪,臭不哄的茅房墙也有人研究!老扒“咳”了一声,那小青年慌忙直起腰来,朝他笑笑,扮个鬼脸,提着裤子跑出了厕所。老扒断定那墙上肯定有问题,他走上前,也躬着腰,他发现墙上有两块砖之间的灰缝已被人捅去,显现出一条能伸进指头的缝隙,透过这缝隙,他看到了一个正在蹲着小解的女人的……他浑身一阵发热,触电似的跳了起来,老扒一阵激动,一番诧异,一阵羞惭,一番心悸,忽然又觉得自己是在犯罪,而又感到受到莫大的污辱!他没心思再扒粪,于是悄悄地挎着粪篓子走出男厕。

与此同时,从女厕里跑出一个女人,两手向下拽了拽衣襟,红着脸朝老扒“呸”了一口,接着憎恨地仍给老扒几个字:“老流氓——”

老扒委屈地回到粪场,他窝窝囊囊地想了一天,又想了一夜,直到天明,他才想出了一个弥补自己过失的办法:他用石灰掺土和一锨泥,拉着车首先来到那个厕所,用手抹死了那条砖缝,然后,才如释重负地快速打扫完每个粪坑,快速地离开了那个厕所,他情形没有人发现他。

第二天,他仍是先到那个厕所扒粪,不料他用手湖上的那道砖缝不但没有了,反而被人抽去了一块砖!于是他又堵,可又有人捅开,再堵,还有人捅开!!他受伤的心又一次遭到猛烈地撞击,原来那条能伸进手指的砖缝竟变成可一个快能钻进人的洞口……

这天,队长来到粪场对老扒说:“上讲工人村的厕所要让家属工管理,说是什么清理计划外用工,如今你年龄也大了,那活也不是啥好活,又脏又累,不如换个活,也省得……”

这一来老扒真的睡不着了。连续几天夜里,老是有女人裸着身子乱搂乱咬他,把他弄得透不过气来,他拉着车子在工人村走动,一些女人从屋里伸出头,指着他、骂他“流氓”。他只有低着头走路,他老扒行了一辈子好,竟落得这么个名称,他还有脸活着?于是他疯狂地向矿南边的运河奔去……醒来一身凉汗!

“哎!啥是换人,明明是要解雇,这事叫人死不瞑目……”老扒想着,想着,不觉明白了许多。等到夜深人静时,老扒又梦游似的摸到了那家厕所……

次日一早,工人村的一群娘们闹到矿上,说有任推倒了男女厕所中间的那道隔墙,说有人意识耍流氓,想让男女混用一个茅房……矿上只好叫土建队的人迅速垒起一道新墙比原来的隔墙还要高,并且还特意用水泥在两面厚厚地抹了一层。

下午,当蔬菜大队队长给老扒安排新活时,发现老扒已僵挺在一张木板床上永远睡着了,你们蜂拥到粪场,问老扒的死因,有几个工人村的女人叽叽咕咕,只有队长嘴里喃喃地道;“都是那该死的砖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