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



唐高宗在位时,李元纮被派到雍州当管理审制的地方官。

雍州离京都长安(今西安市)很近。有一次,太平公主带了大批随从,前呼后拥地来到雍州的一座寺院。

太平公主烧完香,由住持老和尚引路,带领随从们在寺院里转了一圈。她在寺院的厨房里看到一盘大石磨,不仅结实平整,而且磨边刻着精美的花纹,十分惹人喜爱,便回头对老和尚说:“我家里正缺一盘石磨。我看这石磨挺不错的,让我把它带走,就当作你们寺院孝敬我的礼物好了!”说完,也不等老和尚同意,就吩咐随从们把石磨搬到马车上去。

老和尚暗暗叫苦,但又不敢得罪太平公主,只好陪着笑脸说:“这盘石磨能被公主看中,也是我们寺院的福气。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太平公主有点气恼了。

“不过我们寺院有一百来个和尚,平日全靠这盘石磨磨米磨面的。没有它,可就麻烦了。何况它还是本寺几百年前传下来的。请公主行个方便,将它留下来吧!”老和尚壮了壮胆,无奈地说。

太平公主根本不理睬老和尚的唠叨,她把脸一放,回头气势汹汹地朝随从们喝道:“别理这老家伙,给我快搬!” 说完,头也不回,大摇大摆地出了寺院,坐上马车走了。

老和尚眼睁睁地看着太平公主的随从们把石磨运走,却又毫无办法。他听说李元纮是个不畏权势的官员,平日办理案子十分公正,老百姓遇到冤枉的事儿,都愿去找他,于是跑到雍州衙门告了一状。

李元纮听了老和尚的诉说,便叫他写了一张状子,并且派下去作了调查,结果证实这盘石磨确实是寺院的财产,便不管太平公主的权势有多大,立刻毫不犹豫地将石磨判还给了寺院。

判决是判决了,判决书也写出来了,但执行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太平公主连当皇帝的老子也不放在眼里,谁竟敢闯进她的府里,去把石磨搬回来还给寺院呢?

李元纮正在为处理这件事感到为难,消息都早已传到他的上司窦怀贞的耳里。

窦怀贞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得知李元纮的做法后,简直吓得魂不附体。他知道太平公主平日经常非法霸占老百姓的田地财产,可谁能管得了呢?现在自己的下属李元纮却吃了豹子胆,竟然为了小小一盘石磨,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跟太平公主作对。一旦怪罪下来,谁能担当得起呀? 于是他三脚两步跑到李元纮那里,厉声责备说:“你怎么这样糊涂,竟把石磨判还给寺院!太平公主是好惹的吗?你不要命,我可还想多活几年哩!”

听了窦怀贞的话,李元纮就像一尊石像,一声不响地坐着。

窦怀贞摸不清他的底细,只好自己出马。他几步跨到案桌边,从几案上拿起毛笔,递给李元纮说:“快,快,趁早把判决书给我改过来!”

李元纮接过毛笔,在判决书上写下了几个刚劲有力的大字。

窦怀贞还以为他听了自己的劝告,认识到鸡蛋到底碰不过石头,己经回心转意,把判决书改过来了。他兴冲冲地拿过判决书,瞪大眼睛一看,不禁傻了眼。原来映入他眼帘的,竟是下面八个醒目的大字:”南山可移,判不可摇。”

窦怀贞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好把袖子一甩,灰溜溜地走了。

太平公主知道李元纮将石磨判给寺院后,气了个半死。她当然不肯善罢休,不仅不愿退还石磨,还想置李元纮于死地。

但有人劝告她说,李元纮这个人,一贯公正廉明,没有岔子可找,而且又是个倔强的人,即使砍了他的头,他也不会屈服的。如果真的杀了他,恐怕激怒老百姓,再就是太平公主和她的母亲武则天,都相信菩萨有灵。菩萨看到寺院财物被侵夺,和尚受到欺侮,也是不会同意的,得罪任何人不怕,得罪了菩萨,恐怕有点不妙吧!

太平公主只好派人悄悄地把石磨送回到寺院里来。

有人说:“堂堂太平公主,竟然败在一个小官手里,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太出人意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