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岁月 下部 第二十三章:归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9/


1997年7月1日 这一天终于为中国人来临,朱美玲晚上跑到我房里,和上次一样九点多钟敲开我的门,她说她要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她要和一个男人睡觉,这个男人就是我,这也是为了以前她说过要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感谢我才这么干的,她说我是幸运的,我也有这种感觉,全中国有多少亿男人啊!而朱美玲只有一个。而就是这一个挑中了我,她又害怕了,我想我二十一的思想准备还不是发和一个女人上床。

“你是个裸露狂,”我说并同时按了她的衣服没有感冒药,而是避孕药,这家伙看来玩零点的了。

“今天你跑不不了,别搜了。”她笑着说,我猜测她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她绝对是世界上最混蛋的女人。

“你又在思考什么问题了,主动点行不行,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她还有心思和我开玩笑,一个女人脱了衣服站在我面前都不能让我集中精神,我认为这是个奇迹,由此也可看出我是一个思想很保守的人,不敢越霄她一步,虽然我渴望偷吃禁果,可当这一刻来临时,我却他娘的不敢,我把衣服披在她身上叫她坐下,我们可以谈谈,为什么要选择赤裸裸的交流方式呢?香港回归就能让她和男人上床,那澳门回归她会怎么做呢?

“以澳门回恨时你怎么办啊!”我问。

“还是和男人上床。”她毫不犹豫的说。

“无论如何你今晚都得给我一个交代,我都是第二次了。”她说,这样做一次决定不容易,必须经过痛苦的思考才能下决心的。

“好吧!可我没力气,我先下去买点东西上来!你等着。”

“我要和你一起去,你准会跑掉。”

“不会,我跑掉对我有什么好处呢?你衣服都脱了,穿起来也麻烦。”我叫她光钻到被子晨躺着,别着凉,然后我趁买东西的机会逃掉了,逃到寝室和朱思睡一张床,想了想真觉得可笑,一个女人脱了衣服睡在我床上等我。而我却跑来和一个大男人睡在一起。

朱美玲在我床上躺了一晚上,第二天指着我的鼻子骂我。

“你小子又让我上当了。”她象和我做游戏似的,我真的不明白她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小蓉子看我就说我房子里昨晚上有贼。

我和朱美玲两人靠着坐在东江河边的一块草地上,她把头枕在我的腿上,温和的阳光照在我们的身上,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温暖的风吹过来,也让人很舒服,朱美玲把头枕在我的腿上,她很舒服,而我却不舒服,我的腿酸酸的,而且手不知往哪放,总想摸她的乳房,却又不敢,说实话朱美玲的乳房很好看,没有夸张的大,也没有夸张的小,不大不小,恰到好处,在胸脯上突起来很好看,不远处有农民在地里劳作,几头水牛在河边吃草,还有一群小孩子在追逐打闹,我认为这幅图是美好的,做人真好。

我们讨论从我们屁股下的草地一直往下打穿地球会是怎样的一种景象,朱美玲说是大西洋,我认为是阿根国,她还认为会打到别人的屁股,因为别人也和我们一样坐在草地上。她拉着我的手按在她的胸脯上,我就有点心术不正了,按了左边还想按右边,左手按了,还想把右手按上去,她就坐起来看着我。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啊?”

于是我们就讨论男人和女人的问题来,男人是奋斗家,女人是欣赏家,我不同意她的看法,我认为男人也是欣赏家,比方说她再次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我就是个欣赏家,她就打我。

“有时我想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干嘛老让我在你面前脱衣服,而你却不在我面前脱。”

“没人逼你,全凭你自愿,这年头除了强奸犯,谁敢强迫别人脱衣服。”我理了一下她额前的头发,她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

“你就那么看不上我,骗我没力气跑去和朱思睡大觉悟。”她说起来有点优伤,说实话要我在别人面前脱光衣服,尤其是在女人面前,我没有勇气,我佩服朱美玲。

“我不想被别人逼迫,尤其是那方面。”

“可你这辈子逃不了了,我赖上你了。”她把我按倒在地上,伏在我身上,我能听到她心脏跳动的声音,还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

“什么牌子的香水啊!这么臭。”

“别转移话题,咱今天得说清楚,别老是搞得我糊里糊涂做傻事。”

“别逼我,我可真犯罪了,别别以为我是孬种。”

“就逼你了,你又怎么着,胆小鬼。”

“我他妈就欺负你了。”我把她的头按放在我的脸上。下准备干一步,发现先前打闹的那群小孩子,一个个睁大着眼,看怪物似的盯看我们俩,有个胖的,脸上沾满了泥,他问我“叔叔,你和阿姨在干什么呀?”

“去去!儿童不宜。”我说,让他们一看,我兴趣全没了,这才刚勃起,居然又被几个孩子给撞缩了。

“别老是对我们说儿童不宜。”有个年纪稍大点的说。

“别管他们,接着往下。”朱美玲说,他妈这是人说的话吗?我认为不得,这叫宣传黄色文化,这小孩子要是学会了,那不就天天把小朋友按倒在地上,小男孩按小女孩,小女孩按小男孩,没成年准一个个都成了强奸犯,我和朱美玲都坐了起来,我决定对他们进行必要性的教育。

“别不正经,人家都是小孩子。去去!快回家去。”朱美玲握紧拳头吓他们,小家伙就都跑了,这就让我们先前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全没了,有时气氛决定一切。

有人突然用棍棒在我背上打了一棒子。刚回头,又是一棒朝我的头打过来,我忙用手挡,原来是那次绑架刘芳逃掉的两个罪犯,两人凶狠的看着我,他们是来报仇的,我叫朱美玲赶快跑,其中有一个拿棍棒朝朱美玲扫去,我忙用身体去挡,就一棒子砸在我腰上,我就被打倒在地上,当时我认为我的腰可能真的断了,朱美玲边跑边大声叫唤,在我倒地之后,棍棒就象雨点朝我砸来,我拼命护住头,千万不能让他们打傻了,宁愿断手断脚,也不愿做傻子,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在朱美玲的叫唤下,先前在地里干活的几个农民扛着锄头往这边跑,那两家伙就跑了,朱美玲伏在我身上哭了起来,我比先前胖多了,但也验证说把别人揍扁这句话是错的,人只能被揍圆。

“哭什么呀!进行急救啊!”我说,当时我还没晕,因为被打时,我有着坚强的活下去的信念。

“你没事吧?你别开玩笑。”朱美玲边哭边说,眼泪都滴在我脸上。

“快人工呼吸!我不行了。”当时认为挨棍棒的一顿打,我还是挺得住,所以就假装晕过去,但结果是我真的晕过去了,朱美玲还真给我进行了人工呼吸,边哭边呼吸。

“干什么呀!堵住我嘴巴了,想憋死我呀!”我突然张开眼睛。

“你吓死我了,你这个坏家伙。”那些围观的农民看到我们俩调情似的,他们觉得被耍了。

“无聊!”然后就散去了,我努力的站起身来,感觉全身骨头架子都散了似的,能抬腿的力气都没有,朱美玲边扶我边擦眼泪,嘴巴里说着这世界上的坏人怎么这么多呀!

朱思很气愤,他说碰到那两人非把别人宰了不可,寻找了一个暑假,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有了机会。那次我们在东江大桥上碰到了其中的一人,朱思从修理汽车的摊子上抄起一根铁棒就冲了过去,把那人打倒在地上。我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已经被打得差不多了,我连忙阻止朱思,那人流了一地的血,不一会公安局的人就把我们带走了,这是我和他上次网吧打架第二次双成对坐警车。不过这次我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朱思是为我而打,更重要的一点他是我情同手足的兄弟,他争着要承担责任,我给他掀了个耳光,坐牢不是儿戏,他爸妈只生他一个儿子,他要是去坐牢,他奶奶会气死,而我不同.我在父母那里可有可无,我被法庭以伤害他人身体判刑两年半,幸亏那人没有死,否则我不知要蹲多少年监狱,我的一生将因此而改变,我爸四处为我奔波,他的钱没有买动法官,连个缓刑都没捞到,法院对我的案子特别重视,说大学生犯罪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要杀一做百,钱!我爸的钱都没有用了,他把钱在家里丢了一地,他比任何时候都绝望,因为他对钱绝望了,这让我很感动,这证明我爸是爱我的,我妈哭得几次晕过去,这也说明她是爱我的,我并不进他们眼中可有可无的角色。

我坐牢了!我终于坐牢了,两年半,多少个日夜,我当时没有算清,可我将面对高墙生活,我的大学完了,我爸还在为我奔波,向更高一级的法院递讼书,他请了全国最有名的律师,他还要为我的自由最后一搏。


下卷

尽管我是个乐观的人,我曾试着用乐观来描写我的监狱生活,然而其中却渗透一点血的悲哀,我经常在傍晚时,蹲在高高的墙根下,望着西边血红的晚霞,有时它的颜色比血还浓,它会令我更加的痛苦,我想用痛苦来麻醉自己,以痛治痛,可我失败了。同寝室的人曾议论过把这厚厚的高墙炸塌需要多少炸药,读高中时我造过炸药,但我计算不出来,我终于深刻的理解什么是井底之蛙,井底之蛙是多么的想从井底跳出来,可它有能力吗?

毛岸英大学毕业后找到他爸说要给他分配一个工作,毛泽东说要他到另外一所大学去学习,那就是广大的农村,毛岸英很高兴的和农业民打成一片,我也曾这样的安慰自己离开天心大学到监狱体验生活的,可能性是又幼稚的,因为我并未从天心大学毕业。而监狱是对犯人进行惩罚的地方,也是对一个进行改造的地方。在我进来时,监狱长就对我说改造人最主要的是改造人的一颗心,改造人的灵魂,然而我想监狱永远是人的灵魂上的阴影。

望着东江监狱的牌子,我想起了天心大学的牌子,一块是监狱的牌子,一块是学校的牌子,这两块牌子是我终生难忘的,东江监狱是我的永远的耻辱,天心大学是我永远的光荣,我做为新生刚入天心大学时,我意气风发,觉得整个世界都捏在我手里,要我做为新生进入东江监狱时,我心灰意冷,我感觉我被整个世界上的人所唾骂,所看不起。

我不知不觉的相信了命运的各种说法,住在监狱里的人都相信,不我简直没法活下去,我想在经过炼狱以后,将来死了可以升天堂,我意然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死,这是我人生观上最大的转变,朱思说过人的一生就是从活到死得过程,人在死进才是最完美的。未进监狱时看到一个婴儿我会想这婴儿将来有多大的出息,飞黄腾达,然而进监狱后,我会想这个婴儿什么时候死,会不会进监狱。

监狱长要我们有良好的精神形象,然而犯人的精神却是一塌糊涂,他们如果精神好会进监狱吗?监狱长要我们唱歌,唱革命歌曲,我进来的第一天,他问我想唱什么歌,看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我回答他是《咱们的老百姓今个要高兴》,他笑着摇头,刚进来时每个人都大呼老子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老子出狱后还要大干一特干,做全国最难做的罪犯,然而在监狱里的精神折磨,他们都不知不觉的唱起了《铁窗泪》。“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失去自由,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亲人和朋友……”最后每个人都哭了,这是一个犯人改造成功的标志,监狱是把犯人原来的思想阉割掉,还犯人一个全新的思想,我们每天都要背《觉纲》之类的东西。“积极改造有出路,与政府对抗死路一条,读书时我只是偶尔与学校对抗,把我提升与政府对抗菌素的高度,我有一种颤抖的感觉。

住在同寝室的一个中年人出狱的那一天,全寝室的人都哭了,有的隔壁的人来向他祝贺,他重新获取行了自己,人在监狱里住了十年,十年胶他没有娶老婆走进了监狱,十年后他们然以一个单身汉形象走出监狱,不同的是人老了,心碎了,我们合唱了《铁窗泪》。他抽泣得象个小孩。

想象外面精彩的世界是我们每天的思考主题,这几乎成了我闪的精神支柱,朱思来看我时忍不住哭了,他的冲动换来了我的监狱生活,那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哭,他把他最好折兄弟送进了监狱,我对他大叫。

“操你妈,你家死人了,哭个什么呀,臭娘们似的。”

“对不起……”他泣不成声,最后我也哭了,有谁会把进监狱当进公园,宾馆呢?

但是我相信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快乐,看人中何寻找这种快乐,晚上熄灯了,寝室里的其他人唱起了。

“报告县老爷,草民冤枉。”一个人大声叫唤,这人名字叫黄色,进来时,监狱长问了他多次他到底叫什么名字,他硬一口咬定叫黄色,他爸还没生他时就替他取了这个名字,其实他的真名是叫黄色,监狱长只是不想念天下会有这种父母会给自己的儿子取这样的名字,黄色说他爸是出色的预言家,在他出生时就给他制定了发展方和结果他真以客留和介绍妇女卖淫的罪名进了监狱。

“有何冤屈,快快道来。”说话的人叫王时轮,一名贪污犯。

“坐牢的应该是我爸,我乃替父会牢也。”

“何出此言,快细说与本官,你姓什名谁”

“草民姓黄名色,就是这名字取得不好啊,是我爸替我取的,坐牢的应是我爸,老爷,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嗯!言之有理,你父亲乃是幕后主使,今天本官还你清白,你可以走了。”

“县令万岁,万能岁!”黄色大呼,我们都笑了起来,尽管他们每天晚上都是这一个节目。这时有位男警官敲门命令我们不话说话,同时问我们有什么问题要解吗?我开门让他进来。

“报告警官,我们肚子饿,吃不饱,食堂的人贪污了我们的伙食费。“王时轮说。

“有证据吗?”“饭少菜少,没汤就是证据。”王时轮因贪污坐牢后,老是想着别人和他一样都贪污蔑。他曾向我和黄吹嘘他当官时,经常出国考察,住的是总统套间,没想到进了监狱后连间单人房都捞不到。

“报告警官,我了也有问题,”黄色说。

“什么问题啊!”

“我不想坐牢了,你放我出去行吗!我这还有点零花钱,您钱拿去吧!”

“别做梦了。”男警人挺和蔼,经常和我们在一起开玩笑,他还没有娶老婆,误了很多,过了一段时间,别人看他整天都没在监狱里,女的就灰心了,将来嫁给他还得了,准把人整天当犯人管着。

“有人急切的问题需要解决。”黄色说

“就你问题多。”

“能不能给我们每人分配一个女人,如果你们有困难的话,丑得也可以。”警官给黄色头上敲了一下。

“睡觉吧你,整天想女人,我比你还苦,至今还未碰过女人呢?”四个人坐在一起抽烟,黄色建议男警官出去嫖,这男人不嫖,枉来一趟人世,黄色对中国的一夫一妻制非常不满,他认为谁有能力,想要多少就多少,王时轮也同意,有女人跟着是男人能力的一个重要体现,女人越多,证明这男人能力越强。

“又拐弯抹角打击我了,告诉你,我今年绝对脱贫。”男警说。

“脱了贫,别忘了我,咱资源共享。”黄色无聊的说,又聊天一会,男警官就出去了,我们就蒙头大睡,第二天早一还得劳动造,黄色刚进业时皮瘦骨头,经过劳动改造后,居然长出一身结实的肌肉,他妈来看他时就纳闷,就监狱给他儿子吃什么了,长这么强壮,监狱可真是个好地方,把儿放在监狱里,她放心,每次来了都有问。

“儿呀!体重多少?”

王时轮那几天拉稀,在厕所里写上了“今天我拉稀,厨房有人下泻药”一行字。王时轮总认为食堂的师傅和他作对,原因是看不惯用语他凸出去的将军肚,监狱长发现了厕所里的字,认为监狱出现了严重的思想问题,就去查问是谁干的,就有人举报王时轮干的。

“猪拉稀,狗杂种拉稀,”他对监狱长说。

“真不是你干的。”

“你看我这身板象拉稀折吗?”

监狱办公室的一位女心理测试员要我去进行心理测试,以掌握我的思想改造过程。

“你痛苦吗?她问,她看起很年轻,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没想到男监狱会有女心理测试员,这对全罪犯来说,至少是个安慰。

“不痛苦,我干嘛痛苦啊!”我笑着说,我觉得她很幼稚,谁他们妈的会高高兴兴的坐牢啊。

“为什么?”

“这叫报应,上天结的,罪有应得就狠不着痛苦,顺从天意。再说人要选择快乐的法法,痛苦对人不好。”

“你还蛮乐观的,看得开,”她边说边用笔在一个本子上写着什么。

“这是对法律的尊敬,上帝说人活着就要快乐,所以他最终在伊甸园里造了一男一妇。”

“听说你是个大学生。”

“根本就是,有规定大学生不许坐牢吗?”她摇头叹息,隔了好长时间没说话,只是看着我。

“别这么看我,我心里都发毛了。”其实我对她说的话都是胡说八道,根本不是出自我的心,她能测出个屁来。

“你可以走了。”没想到这么快,好不容易能和一个女人说上几句话,我决定抓紧住机会和她多说几句,可我却找不出什么话来,真要说也是些混蛋话,可我决定做混蛋。

“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我说,她眼睛一亮,这也就证明人她还不适合干心理这方面的工作,做心理研究的人最重要的是眼睛,绝不应该轻浮的表现出自己的感情。

“你说吧!”

“你有男朋友吗?”我想调戏她,监狱里的生活太乏味了。

“没有!”她摇头说,显得很天真。

“真替你着急啊!进男监狱就意味着你这辈子是个悲剧人物啊?”

“为什么呀?”我没有回答她,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朱美玲提了很多的东西来看我。她比起以前沉默我许多。来看我时总是低着头,有时还哭,不过她的哭是我坐牢时唯一的精神支柱,我知道牢房外面还有女孩子挂念着我。我就不感到孤独,黄色很羡慕我,他在外面时成天窝在女人堆里,可坐牢后,来看他的女人只有他妈,但他同时他也替我可惜,等我把监狱蹲完了,说不定已经躺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了,听到这

话我很痛苦,风第一次感觉到朱美玲对我是多么的重要,我痛恨我自己为什么不珍惜她送上门的两次机会,如果时空可以倒流,我一定要利用那两次机会虐待她,正因为我多次在梦中见到她脱了衣服站在我面前,所以我开始学绘画,我要把她画出来。

“这是牛奶,这是鸡蛋。”这次她带的东西特别多,这让我很痛苦,她把我当秘乞丐了。

“把手伸过来……”我对她说,她把手伸了过来,的握住她的手,不知为什么,我特别想和她接触,她好象又要哭了。

“现在知道珍惜了,以前牛似的。”她边哭边说,头发垂到脸上。

“朱思还好吗?替我问候他们吧!”

“自己都被困在笼子里还想着别人。”

“你要管住朱思,这家伙做什么事情都很冲动!唉!“我妒忌不住叹息。朱美玲走到一旁的男警官跟前。

“报告警官,我有个请求。”

“你说吧!”男警官很有礼貌的说。

“他可以吻我吗?”朱美玲说,这让我很感动,她好象是我肚子里的蛔早虫,想想也可笑,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会到了监狱接个吻都有要申请,男警官很为难,但他还是同意了,把脸面对墙壁站着。

“快点,就一个。”他警告我们。

“谢谢,就一个。”她竖起一根手指头,就一个吻,看来我得珍惜。到底吻哪能个地方好呢,额头,左脸,右脸,还是嘴唇,我正想着,朱美玲的嘴唇已经碰到了我的嘴唇,这个吻,长达一分钟,还觉得不过瘾,我都有点窒息了,但我很激动,我想窒息的原因是激动,她的嘴很唇很温柔,这是我当时的唯一的感觉,后来我们在一起谈论这个吻时,她认为我不专心,因为我对她的嘴唇评价只是温柔这一点,其它的再也没有了,而她对我的评价是我的嘴很臭,可见她是忍受了极大的痛苦,以一种大无畏的精神才使那个吻维持了一分多钟。

男警民转过头来时,我们还抱在一起,他咳嗽几声,我们就立刻分开了,这让我很不自在,接吻要受时间和次数的限制,所以我认为这个吻很窝囊,可在监狱里,有这样的吻已经足够了,我下定决心,出狱后我要吻死她。

“对不起,时间长了点”朱美玲说,同时指着我的脸笑了起来,她涂了口红,弄得我脸上和嘴唇上都是口红,我警告她以后不许涂口红了,不过为了保护这点口红,我几天都没洗脸,黄色和王进轮在我脸上嗅了几天。直到说我身上有股臭味。

朱美玲交给我一本相册,里面便她的照片,封面写着“赠劳改犯,刘明”她叫我想她时就看画册,可这本画册注定是要四分五裂的,一拿到寝室,有人听说我有一本女人的相册,全跑过和我要,不给就抢,我保护了一张朱美玲穿得最裸也是最好的一张,其余全被他们抢去了,大家都不容易,有照片也不能光让我一个人享受,朱美玲也因此成了大众情人,这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后来有很多出狱的罪犯都认识她,见到她就打招呼,不过他们对她很尊敬,他们认为朱美玲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朱美玲也为这事和我闹过别扭,她说我不该把她的照片送给别人,这是对她的不尊敬,说不定那些罪犯天天吻着照片或是睡觉时把照片放进被子里,她对我所采取的报复是把我的照片贴在马桶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