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岁月 下部 第二十二章:仇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9/


星期六,小蓉子一家人到乡下她外婆那去了,女房东走时吩咐我帮她看家,我很气愤,看家是狗做的事情,凭什么要我干,我也不愿意一个人呆着,就跑到寝室去睡,大家躲在被子里把头探出来聊天,就谈到爱国主义,我们都认为爱国应该从小孩抓起,同时在爱国教育的同时,增加对其它国家的仇恨,比如说对日本和美国的仇恨,我们认为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应该世代谨记大和民族曾在南京屠杀中华民族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我牌子,“东亚病夫”的牌子在我们都应刻骨铭心。小孩子们在每天上课前高呼打倒日病态帝国主义,唱《九一八》之类的歌曲,闲着也是闲着,就让我们增加对别国的仇恨来激发我们的斗志。

想起中国几千年的文物古董被一车车一船船的运出去,圆明园的火,南京大屠杀的残忍,鸦片战争硝烟,我们的心就在滴血,热血就在沸腾,我们希望世界大战再次爆发,让我们可以拿起武器和敌人面对面的时行血与肉的捕杀,我们不是向他们报仇,而是要求他们血债血偿,

如果有一颗原子弹,我们人毫不犹豫的把它投向东京、华盛顿、伦敦,大家最仇恨的广播节目是美国之音,美国佬专门收集我们的达赖喇嘛,李登辉这个龟孙子认贼作父与中国政府对着干,真想脱光他的衣服,然后把他投到珠穆朗玛峰上去。

美国佬总是嚷嚷我们侵犯他们的知识产权,我们宝贵的四大发明被全世界盗用,咱中国就从未说一个赔字。

在中国为什么挨打这个问题上,大家意见不统一,有人认为是中国的落后,这是内因,而有人认为外国人太残忍,中国也有几次侵略护张的机会,唐朝鼎盛时期,中国完全有能力统治整个亚洲,郑和下西洋时,如果也向外国人那样,所到之处,刀枪相向也行,可咱中国没有,我们是讲良心的,所以外国人太缺德了,这么分析孔子的儒家思想害了中国,有人认为中国人的聪明害了自己,谁叫咱发明了指南针和火药呢?

朱美玲打电话给我和朱思陪她去买衣服,真他妈麻烦,爱国主义正浓,要我们陪她去买衣服,女生的衣服男生懂个屁,做保镖还行。

“不要买了!不穿更好看!”我说

“真的吗?可那晚你怎么不看我?”

“懒得和你罗嗦,反正不去。”

“刘明求你了,就这一次。”她撒起娇来,这女人在男人面前撒娇,男人就得付出代价,可我不吃这一套,朱思说我太绝情了,我跳高摔了一跤,朱美玲还哭了,而她求我这一点小事,我都拒绝,太没有人情味了。

两人陪着她一家一家的找,她要买超短。她总是问别人还有没有更短的,店主说再短的也有,那就是内裤,所以找了几条街都没找到。

“你穿那么短干嘛呀!”我有点不耐烦了。

“你管得着吗?”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还是找到了,她一买就是三条,我和朱思每人一条,说是我们的酬劳。

能性-“我不要超短,我要连衣裙,”我说,她就真为我去挑选 连衣裙,可没有一条合身的,都太短了,没有一条连衣裙连让一米九的人穿起来合身,朱思说他可以把超短裙送给他奶奶,我想我可以送给刘芳。

买了超短裙又买高跟鞋,她还是照问店主有没有底更高更尖的,朱思说可以帮她在鞋底上装尖刀,要多高多行。

在等公车时,朱思看到有个女孩子象梦怡他自己不追过去,他要我追去看一看,给那女的背后拍了一下,她立刻回过头来,我就拼命逃跑,原来是个老太婆,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会有身材这么好的老太婆。

朱思已经成了梦怡的奴隶了,他几乎每天都在思考着怎样和梦怡和好,先前总是打电话,那时梦怡还称呼他朱思同学,后来就不接电话了,朱思就改变策略,写情书,他从未写过情书,但我认为所谓情书应该是抒发感情的就是看如何掌握抒发的程度以及怎样才能让别人认同和接受这份感情,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前期我们打算采取以物喻人的手法,什么我是春天里的嫩芽,需要阳光的普照,你赐给我吧!还有你是地球,我是人造卫星,我围着你转,你是猎人,我是野猪,被你射中了,请把我抬回去饲养,读起来真让人觉得肉麻,惨不忍睹,后就采用赤裸的威胁手法,如:你知道我们学校的游泳池吗?知道它有多深吗?告诉你吧!有五米深,你再拒绝我,我就跳下去,再也不爬上来,而梦怡的回信很简单“你跳啊!”我和朱思几乎绝望了,我们都变成情书专家了,还是不能感动她。

但朱思并未真正气馁,他一把目标确定下来,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干,他的口号是“不追到梦怡,绝不收兵。”他已经把这事当做一场战争了。一定要赢。

总结经验再战,前期的努力都是停留在嘴巴上,后期我们决定渣重行动,朱思曾要我扮流氓之类的角色去调戏梦怡,然后他英雄救美,我答应了,为了朱思,我豁出去了。

于是我在她经常路过的一条巷子里把她拦住。时间是晚上看不清人,我还化过妆的,我对梦怡轻薄起来,朱思就神奇般的出现了,和我火拼起来,正当我们俩拼得火热时,她就轻闲的站在旁边看,也不大叫,我准备逃跑时,她突然大叫。

“刘明,人跑什么呀!”我们俩被她耍了。我们动手时是玩真的,用尽全力,这都是为了表演逼真,双方脸上都被打肿了,可她还是认出了我们,可这是我们自找的。

“你们怎么不拿刀砍啊!无聊。”我那时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最毒妇人心,回到寝室,我们互相帮着擦跌打酒,朱美玲则讥笑她逢懒惰认识了世界上最傻的两个男人。

既然正面进功不行,我们就试着从侧面进行功,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她妈妈,提着大包小包的登门拜访,她妈就糊涂了,说什么没有两个我们这样了亲戚,后来明白了我们俩的来历,就叹气说女大十八变,其中有一变就是变得不听爸妈的话,她要我们处己摸索着前进,但千万不能使暴力,否则她会我们拼命,于是我们从她的朋友入手,买玩具糖之类的东西给他们,然后要他们到梦怡面前说朱思如何如何好,不过那些孩子们夸起来就不象话,他说朱思长了眼睛,有两只,长了鼻子,有两个孔,梦怡非常的生气,她说我们在毁灭祖国的花朵,那些孩子将来肯定早恋,如果把这一大串的过程编写成书,可以取名《泡妞血泪史》。

有时我想这个女人居然会不喜欢见义勇为的人,所谓见义勇为应该是看到正义的事情就奋勇的去干,孔子说:“见义不为,无勇也,”那么有点可以肯定梦怡是个没有正义感的人。她就不配做老师,我为变样安慰过朱思,可朱思不这么想,他说这恰好说明了她是个温柔文静的人,这种人喜欢过温暖平静的生活,而且朱思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见义勇为的人,有点太轻淫便宜了,这是以偏概全,我不清楚人到底有几条命可以去干很多见义勇为的事情。

有时我真的感到人很可爱,很无赖,一边是朱思要我为他出谋划策沦梦怡,而另一边则是二妞子求我帮她包朱思,感情是个奇怪的东西,这世界上的人都是感情的奴隶,不过这是人自找的,真正没有感情或是感情中解脱出来的人叫圣人,而这世界上圣人是不存在的。有人说感情是不能勉强了,真正勉强的感情是虚假的,没有甜蜜感,比方说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嫁给的一个有钱的老头,这个女人是被钱强迫了感情,她只会对钱产生感情。

我安慰二妞子。

“妞子!别担心,朱思跑不掉的。”

“真的吗?”她显得很天真,这也是我不愿伤害她的一个重要原因。

“真不行,我要你!行吗?”

“你要我?我还不愿意呢?”

坐公车的时候,看到扒手偷别人的钱,我用力抓住那人的手,他立刻拿出一把刀子,朱思就抓住拿出一把刀子,朱思就抓住他另外一只手,我们行前还以为车上有他的同伙,后来发现没有,朱美玲从他手上夺过刀子,我们狠狠的揍了他一顿,那扒手就怕了,他怕我们抓他进公安局,看一看也够可怜的,我们叫他去做乞丐,至少那挣的不是正当收入,他是一个虚伪且没有骨气的扒手,不过扒手和乞丐的区别就在于面子问题,扒手宁愿用自己的笔去偷鸡摸狗,也不拉下面子向别人要钱,从这里说来,他们又是有气概的。

琳姐说要和朱思到她家去吃饭,她有两件好事对我们说,在电话里她卖关子,说我们去了就知道了,我们欣然前往,在一人叫苑园的住宅区找到了她的家,她就站在门口等我们。

先前我们打算买些礼物的,但又不知道买什么好,朱思说要卫生纸,避孕套之类的东西,琳姐用得着,我认为变是对人的一种侮辱,没听说过送卫生纸、避孕套的,中国人的思想还没开放妻送礼从性这个方面着手的。后来想琳主要思想上有问题,我还清晰的记得她如何证明妓女存在的必要性,所以我们决定买书,孔子的《论语》,老子的《道德经》……

“嗨!你们好!真高兴你们能来。”她说话的姿势很高雅,穿着一套黑裙,略微化了点妆。我觉得她很高贵,她说、话的语气象那种纯情的少女,看来她还有得还救。

“琳姐!你真漂亮。”朱思说。

“再漂亮也没人看得上,哎!不说这些,先进屋坐。”

她的屋子装饰得很典雅,墙壁上糊了很多婴儿的照片,铺着地毯,我和朱思两人准备脱鞋,可她说不要,我们是第一次来访的客人。她想让地毯上留下我们的脚印,这说明她还有朋友,她能说了这翻话令我们很震惊,她 是一个有思想的人。

墙壁上挂着一把吉他,朱思取下来,可我俩都不会弹。

“琳姐!先弹几首给我们哥俩听听,别呆在厨房里,我们不是专门来吃的。”朱思朝厨房大喊,琳姐就给我们弹了一首《小芳》声音很悠扬,朱思又想到了梦怡,看他那发呆的样子孙就知道了。

“琳姐!有没有什么可治相思病的。”我说。

“这是心病,需要心药医。”

“吃砒霜行吗?”朱思意识到我们在说他。

“别讽刺人,不然翻脸了。”

琳姐又为我们弹了一首罗大佑的《童年》同时还轻轻的唱,声音先前很清脆,后来有些嘶哑,再后来她竟然哭了起来,她想起了她自己的童年,她的童年是苦难的,童年虽然很多东西得不到,但幼小的心灵却容易得到满足。满足是一个人幸福生活的基础,而自我满足则是自我陶醉,因为这种幸福是情不自禁的。

人长大以后欲望就会随着膨胀,有的人希望自己幸福的同时,别人在痛苦中挣扎,这种人很累,一生要背负两份痛苦,一份是自己应有的痛苦,一份是别人的幸福被他当作了痛苦,让得小时候有篇课文叫《幸福是什么》,讲述了一个美好的神话,那三个男孩子后来都认为劳动和奋动是最大的幸福。

琳姐的两件好事是,第一她发现这世界上上还有一部分男人是好的,她先前认为这世界上的男人是为折磨女人而生,古代帝王的三宫六院就 是男人折磨女人的地方,然而我想女人只是肉体上的折磨罢了,而男人却要经受精神上的折磨,我想让现在的女人去投票建国以后新中国有哪条制度是最好看,肯定会有很多女人会说是一夫一妻制。

琳姐说一个男人把她带到一间房里,看到她一脸的倦吞,就问她是不是累了,要她好好的休息,然后她就躺在床上睡觉,那男的帮她打水帮她洗脸,然后就坐在她的床前看书照顾她偶尔问一句她饿不饿,为她削苹果,她先前以为他是个虚伪的嫖客,最后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她的肉体,从她那里获得快感,不是为这个他干嘛找她啊!嫖客难道还会和妓女持琴作诗,饮酒作对吗?他们 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最直接时赤裸裸的。

“别发呆,干吧!抓紧时间!”琳姐说,可那人不动,同时对她说女人应该懂得自尊自爱,琳姐怀疑他是上头派来深入基层给妓女做思想工作的,因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功破,虽然社会上大喊口号打击黄渚毒,把放在第一位,然而黄这个头是最难剃的,因为它与人最原始的性欲挂钩,他是人身上最根深帝国的东西,既然外部功不破,就从内部着手,前苏联再怎么强大,美国奈何不了它,但红场政变,整个强大的苏联就土崩成就瓦解了。

那人对她的态度是尊重的,这在琳姐看来是对自己的一种放大的侮辱,她不需要这种虚伪的尊重。后半夜,她感冒发烧,那人就跪到医院去为她买药,吃了药,两人都糊涂起来了。

“你是来干什么的呀?”琳姐问。

“嫖妓的。”

“那么干嘛对我那么好,我是你什么人啊。”

“咱都是中国人,应该互相帮助,再说你也不能趁火打劫。”

分手时,那男人给了她一张名片,一看原来是动物保护协会的,他把她当成动物了。既然是动物保护协会的干嘛跑来嫖妓,难道他就不明白嫖客和妓女是虐待和被虐待的关系吗?

琳姐最后的想法是动物保护协会的男人是男人里的极 品,如果真要嫁人就嫁动物保护协会的,宁愿让他们当猫狗之类的动物去保护。

“这么说,我俩都得加入动物保护协会了。”我笑着说。

“你们俩啊!优先,还敢调戏我,看我怎么揍你们。”她追着我们俩四处逃窜。

“不好了!虐待动物了。”我和朱思大喊。

既然这世界上还有好男人,琳姐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所以她决定转行,获得别人的尊敬,过正常的生活,她决定开饭馆。她很想拥有自己的家,她需要家的温暖。需要有自己的孩子。看看别人的孩子被妈妈抢着吮吸乳房她羡慕。所谓羡慕就是想和别人一样,和别人在同一条线上,而嫉妒则是站在别人的对立面,尽量希望别人和自己一样。然而她的乳房却被那些恶心的男人投弃着。看到墙上的婴儿照片,我们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多么的想后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有的妓女甚至在避孕套上刺几个洞,等孩子生出来以后,分不清谁是他爸,唯一能找到他爸的证据只是个有洞的避孕套,他就是从这里漏出来的。

“琳姐,开饭店,我们俩也入股。”

“你们送给我的书就是最好的投资。”至于饭店敢个什么名字,这倒让我们三人难住了,朱断说名字叫“好再来”我和琳姐极力反对,读出来有嫖客的味道,琳姐说叫1007饭馆,我和朱思大声反对,这个号码曾给她带来痛苦,再提到这个号码莫过于拿针刺她,人要展望未来,别老记着过去,想到香港那将回归,那就取名回归饭馆吧,三人最后同意通过。

“为回归饭店干一杯。”琳姐说,三人一喝见底,琳姐的酒量比我们俩都好。她的酒量是在男人堆里练出来的。

琳姐能没行开饭店,这让我非常的高兴,我认为我做了一件好事,琳姐也说是见到我之后思想上逐渐发生了变化,她羡慕我和朱思阳光下的生活,她是白天睡大觉晚上出去干见不得人的事,嫖客和妓女注定是偷偷摸摸的。他们最喜欢黑夜的来临,最讨厌早晨的鸡叫,很难想象嫖客和妓女在天安门前做爱是什么场景。

4月28号正式开业,我们全班同学都去了,我们冒着城市里不许放鞭炮的制度放了很多的鞭炮,朱美玲安她爸的秘书把摄像机都拿去了拍摄整个过程,朱美玲更加的认定我不是拉皮条的了,而我却把她一个女人从黑暗中拉了出来,她说她要选择一个独特的方式奖励我,可她不肯告诉我是什么方式。

我们几十个人手摸着手围成一个圈,琳姐站中央,唱起了《明天会更好》,“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慢慢张开你的双眼……”我们都疯了似的大叫,琳姐站在中央哭泣了,但却带着笑容,我也忍不住想哭,我想象着这个女人走过了多少艰难的路,才达到这一步,虽然她很平凡,但她也渴望自己能做一个平凡的人,朱美玲替她擦干眼泪,琳姐知道朱美玲是那个脱了衣服站在我面前的那个女孩子,她叫朱美玲一定要把我抓住,因为我是个好人,我对好人的概念就模糊了。

我是干过不少坏事的,小学时把蛇之类的东西放进过小女孩的袋子里,在老师的水里下石灰粉,初中时,在女孩子的板凳上放钉子,不但把人家的裤子划破,还把别人的屁股划破出了血,老师要我写检讨,我就说她也可以在我的板凳上放钉子,高中时,把王志勤的背炸得乱七八糟,然后丧家犬似的到处找学校我的父母伤透了心,几次要和我断绝关系,当听到别人说我是她们时,好人给我当头一棒。

五一全国放劳动节长假,工薪阶层也开始享受他们的生活,回归大自然是他们的最佳选择,到山清水的旅游区去享受人生,朱美玲答应了和她爸妈一起到杭州西湖去的,她约我和朱思同行,她说我们可以一起在西湖上泛舟钓鱼喝酒,到雷锋塔去领略白素贞和许仙的凄惨爱情,法海残忍,我和朱思都认为法海是因为吃醋才把白素贞和许仙拆散的,其实他六根未净,公报私仇,心里恋着白素贞,他是中国的民间故事是六根不净和尚的典范。

“不去,我到朱思家睡大觉。”我说。

“我同意他到我家睡大觉,并和他一起睡。”朱思说。

“睡觉有什么意思,你们俩一切旅行费用我全包,行不行啊!我求你们了。”

“你干脆把钱折现给我们算了。”

后来朱美玲也放弃了去西湖的决定,她也要到朱思家去睡大觉,每人提着个袋子出现在朱思家门口时,朱思奶奶就大呼。

“天啊!土匪又来了。”

我们把包信沙发上一丢,她还以为是我们买的礼物,她叫我们不要破费,可打开袋子一看全是衣服和裤子。

“你们俩打算长住啊!不行,上次让你们折磨够了。”

“奶奶,大不了我们煮菜做饭,这还不行吗?”朱美玲甜甜的说,双手从背后环信老太婆的脖子。

“行了!行了!三个没有一个正经的”老太婆笑着说,其实她很喜欢我们到她家来,她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孙子一们看待。

先前讨好般的住进来,可一住下来就不成样子,反客成主了,朱美玲要洗澡,朝着老太婆大叫。

“奶奶!洗头油呢?我的衣服在哪里?怎么水是冷的……”老太婆头都麻了,可还得一样一样的帮她找。

晚上没事干,四个人围着搓麻将,谁输了就往谁脸上贴纸条,我们三人商量好专说老太婆,朱思先前反对说那是他亲奶奶!可后来还是同意了,很快脸就被糊满了只留着眼睛看牌,鼻子出气。吹得嘴巴边的纸条一动动的,可她没识破我们的阴谋,只是一个劲的怨自己手气差。

“这今天怎么了!我得带眼镜。”她说,老太婆实在没地方糊了,我和朱思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人吃朱美玲,朱美玲意识到我们俩叛变了,又不好说出来,真说出来,老太婆准和我拼命,说不定第二天就罢工不进厨房,到时比糊纸条还惨,后来她还是识破了,但已经晚了,我们早跑到学校上音标去了,朱美玲脸上不久也被糊满了,老太婆指着朱美玲兴高采烈的唱京剧。

三人无聊试着比谁有毅力,睁着眼睛一晚上不睡,三人坐着沙发上熬到关夜,都困了,朱美玲一会就睡着了,我和朱思第人给她打个耳光。

“谁打我!谁谁?”她捂着脸问。

“没人打你,是你做梦了。”

到天亮时,各自房去睡,朱美平方公里还没爬床上,就在地板上睡着了,我和朱思抬死猪般把她扔到床上。

“奶奶!昨晚咱家没有贼。”朱思说。

“我们一下都没放松警惕。”

朱美玲下午起床洗耳恭听脸时,发现自己两边脸红红的,隐约可以辩出手指印,她就一守要查出到底是谁干的,干嘛出手这么重。

老太婆没有办法的骂我们无聊,放着好好的觉不睡,硬要作贱自己,想起以前她们在跃进那会,除了缺糖就是缺睡眠,有时候晚上修水库,站着就睡着了,我们的无聊更表现在我和朱思两人穿超短裙照相,还强迫老太婆穿,不过她死也不肯穿,她认为超短裙做袜布都小了,她说以前一米布做一条裤子几自主没有人穿着这种裤子在大街上跑,这时代越发展,这人就穿得越少了,而且越穿越短,又不是没有布,老太婆就这点想不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