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追讨一百万元的亲身经历!

我从部队刚刚退伍被分配进了本市一家业务公司,这家公司在我们当地是赫赫有名的大单位,经济效益很好。由于我是新人,又没有什么客户,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所以才开始被分配在业务科负责追讨公司帐面债务。这个工作看似简单,但操作起来却相当地艰巨和辛苦。对于我这个在部队里受了三年革命传统主义教育的人来说,等于又脱胎换了一次骨。


才开始的时候,并不懂追债是怎么一回事情,当时公司老总把我叫到办公室,很客气的对我说:“小袁,你刚进我们公司对单位的情况不太了解,我们公司是以做业务为主的企业,每个业务人员都要有自己的工作指标,你是新来的,对公司业务又不太熟悉,我看先从追讨公司债务开始吧,这样对你熟悉公司业务也起到一定促进作用。”我想想也是,才到一家新单位,啥也不会地天天坐在办公室也不太好啊,反正闲也是闲着,就这么试试看吧。


第二天,我年轻的科长就下达了任务,说有江苏常州有一家单位大约在一年前欠我们公司货款共计98万元,从开始提货时按合同约定已经支付了货款的60%,还有40%的余款至今未付,而且所提供的电话一直关机,已经有很长时间失去联系了。我听了介绍也吃了一惊,近一百万的资金就这么没了着落?我赶紧把公司和那家单位以前签订的合同拿过来看,在乙方落款上面只有对方单位名称和电话号码和联系人姓名,其他什么也没有了。我赶紧问科长,因为科长是当时的业务经办人,对里面的情况还是相对比较了解,他只简单地告诉了我,对方钱老板的大约年龄和主要性格特征,以及那家单位的所在地其他的细节他也就不太清楚了。我只好抄下了电话号码和地址。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车直奔常州,到了常州后,赶紧按抄下来的号码拨打了当地114查询台,得知那个号码的所在地在常州的郊外,戚墅堰的地方,我又坐车赶往戚墅堰,到了那里,按照114所提供的地址一路问过去,当好不容易摸到那家单位门口的时候,简直大失所望,原来是一家杂货店,我看见老板正坐在柜台里喝着茶,我赶紧不动声色地问:“你是钱老板吗?”老板不紧不慢地看了我一眼说:“我不姓钱,我姓李!”


“请问钱老板现在在哪里?”我继续追问道。


“你说的钱老板是谁啊?”老板很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就是一年前在这里的XX公司经营部的钱老板啊。”我连忙解释。


“他早就搬走了,这房子就是我从他那里租来的!”我听了感到很失望。我抬头看看天,太阳已经快日落西山了,这时我才感到一阵饥饿。中午在火车上吃了半桶方便面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呢。我拖着两条疲倦的双腿,带着万分的沮丧离开了那家杂货铺,我决定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吃点东西再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在离那家杂货店不远的一家宾馆住下了,然后走到门外的一个大排档,点了两碟炒菜,要了两瓶啤酒,一边喝着冰凉的啤酒一边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心里在犹豫了。如果这么回去的话,固然领导也不会说什么,但作为我是单位的新人,有无数双眼睛正在悄悄地注意着我,这种无功而返的事情,事必会造成我的个人能力的降低。不行,不能这么就轻易地回去。心里在发着狠,吃的菜也全然不知什么滋味。不知不觉间,两瓶冰镇啤酒下了肚,暑热的天气随着日落西山而不再炙烤,胸中的郁闷随着啤酒在腹中的转化而变成了火焰在升腾,我结了帐后又转到了刚才的杂货铺,老板依然坐在柜台后面,看见我走来,面部没有一丝表情,我借着酒劲走到柜台前,咬着牙压低声音对老板说:“请你告诉我钱老板现在在什么地方?”


“你这人怎么回事情啊?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嘛,他现在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只是以前从他手里拿的这房子开店的呀!”老板一脸的无奈和委屈。


“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把我当傻子来糊弄?告诉你吧,我也是走码头,过场子的人,什么世面没见过,居然和我倒江湖(说谎)?”我突然瞪圆了双眼,咬着牙恶狠狠地说。我知道我这一米八的块头,刚从部队出来的这副身板,应该有威慑力的。所以我就借用了江湖上的语言和他对白。


老板见我来势汹汹的样子,下意识地倒退两步说:“我确实不知道啊,你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

我从他慌张的眼神里读懂了他的内心世界,我紧追不放地说:“无论你知道还是不知道,你既然从他手里接过来的店,你就有办法和他联系得上,请你带个信给他,就说XX公司姓袁的来看他,无论想黑的还是白的我在XX宾馆奉陪到底,请他务必在明天早晨九点之前打电话与我联系。”随即我把我所住宾馆的号码给了他。我知道这也就是我最后的一线希望,如果姓钱的不吃这一套,我将会无功而返。


第二天清晨,我还在梦乡里,房间里的电话响起,我赶紧接过电话,那边传来和柔和的声音:“喂,是袁经理吗?我就是你要找的钱XX啊,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所以我今天特地打电话给你,请你不要走开,我会派车接你的。”


我听了,心里大喜,但还是装成满不在乎的样子说:“我本来是受公司委托,来看看你,在谈谈有没有下一步合作的可能性。”


“会的,会的,其实你不了解我啊,我是很本份的生意人,虽然干的是个体户,但也是很讲信用的啊。”他的话里充满了感激之情。挂上电话后,我赶紧起身,洗漱停当后,点上一支烟,坐在客房里,边看电视边等待他的到来。


时间不长,客房的门铃响起,我赶紧去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高一矮两个男人,个矮的偏胖五十岁左右和科长临行前介绍的一模一样,个高的仪表堂堂很帅气也很精干,看上去比我略小一点,个矮的见我开门出来连忙伸出双手,满脸堆笑地握住我的手:“袁经理啊,今天一见果然年轻有为啊,我钱XX向你陪罪来了。”说着话,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我和他握着的手捎微用劲拧了一把,他赶紧将手缩了回去。我们一起出了宾馆,他那辆黑色的丰田车停在门口,我刚到车门口,车门就已经打开了,一个三十岁上下,一身珠光宝气,皮肤保养得很好的女子从车上走下来,笑着朝我点点头,钱老板赶紧拉过我来,介绍说:“这是我的兄弟小袁,这是我们公司的小王。”我们俩也算认识了一下。


汽车载着我们到了常州市内的一家很气派的酒店停了下来,我们在里面共进了早餐。我的心里在直打鼓,钱老板是不是在和我兜圈子呢?不行,得赶紧把他现在的办公场所摸清楚。主意打定,我边和他喝着茶边说道:“这样,我想到你的公司里,我们做进一步的交流。”


钱老板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们驱车赶往他的公司。


他的公司是租用的一家宾馆的一个楼层,整体布局还算不错,各办公室之间布置得井井有条,不少的职员正在紧张地忙碌着,他把我领进他的办公室的一组真皮沙发前坐下,内部设施气派,豪华。彰显了企业主的霸气,他转身从他那宽大的落地柜里抽出一只精致的木盒子,打开木盒子里面整齐地排列着一支支咖啡色的雪茄,他很幽雅地从中间取出一支递过来:“尝一尝,正宗的古巴雪茄。”我婉言谢绝了,从自己包里掏出了我习惯的南京烟,点着了火。

他重重地坐在厚重的真皮沙发里。


我想了想,很友好地说:“我这次来主要是来拜访你一下,第二就是想请你看看那笔货款怎么解决?”我觉得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的了。因为昨天大家的第一回合,最终以我的胜出而进入了这一轮的较量,但从他的谈话里,可以感觉到他在还款问题上总是闪烁其辞,我们谈了近半个小时的话,我也总算把那笔交易整个过程搞明白了,他在不停地说着自己的理由,我只是耐心地听着,因为在业务问题上,我还是一名新手,太多的语言会暴露出我业务水平。


大家谈到了最后,我笑着站了起来说:“今天我就准备告辞了,谢谢你的盛情款待,我会回去向我们老总汇报的,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会看见你的合作诚意。”我知道,我这次出差所能达到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如果一味地穷追烂打,往往会激怒对方,这样会对公司的回款很不利的。


从常州回来后,我把整个过程汇报给了我的老总,所取得的第一阶段胜利得到了公司老总的肯定,有了良好的开头,我就开始了不断地跟踪催款。经过我无数次的亲自走访和电话拜访,使得本想坚守阵地的钱老板不断退缩自己的防线,大约过了近半年时间,他所欠我们公司的一百万元债务全部清理干净,同时在和他的来回交往中,我从他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业务知识,他最终也成为了我后来工作中坚实而有力的业务伙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