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乱史奇兵 八 反攻归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当天光渐渐放亮的时候枪炮声渐渐稀疏下来,经过猛烈的火力打击后轻骑兵们最后还是靠刺刀撕开了日军防御,把剩余的日军分割成小块,然后一点点儿吃掉。渐渐的鬼子开始崩溃,顽强抵抗转变成自杀式冲锋。轻骑兵们每前进一步都不得不小心应付从尸体堆里举着炸药包和手榴弹跳出来日本兵。鬼子的疯狂也没能挡住轻骑兵们的步伐,早上六点原口启之助的指挥部暴露在轻骑兵们面前。

原口启之助身边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他的副官、参谋和勤务兵在猛烈的火力打击下非死即伤,他本人倒是奇迹般的毫发未损。此时望着不远处硝烟中时隐时现的刺刀,他竟然很感到欣慰,因为他在出征之前把联队的军旗留在了归绥,这下他就不会成为丢掉联队军旗的罪人了。他从地上坐起来扒掉军装上衣只剩下一件衬衫,连衬衫的扣子也全都扯开。附近的鬼子看到他这样也都纷纷开始作最后的准备。

在向东跪拜之后原口跳起来挥舞着指挥刀嚎叫着冲向刚从硝烟中冲出的轻骑兵们,周围的鬼子都嚎叫着跟上去。原口期望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象他崇拜的古代武士一样在在砍杀中战死,可是轻骑兵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排刺刀突前拒住冲上来的敌人,在刺刀的缝隙里几支冲锋枪和轻机枪猛烈的扫射,枪声过后侥幸没死的鬼子看到自己一把刺刀要同时对付4、5把刺刀的进攻。至于原口大佐被打得支离破碎死不瞑目。

他的行动给轻骑兵们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在打扫战场的时候找到了原口的大佐军装,却一时找不到对得上号的尸体,所以上报战果的时候没能立刻报告击毙日军大佐一名。

原口死后剩下的还在抵抗的鬼子都是些小群了,朝鲁命令尽快结束战斗。轻骑兵们用机枪压制敌人火力,迫击炮抵近逐个消灭敌人火力点,然后用手榴弹和刺刀解决战斗。战至中午剩余日军基本被肃清。整个战场上一共撂下两千八百具日军尸体,少数跑散到草原上的鬼子的下场也已经注定,榆林骑兵团正在等着他们。没有了机动工具,没有了重武器,在草原上面临大队骑兵的冲击结果不言而预。倒是给鬼子打前锋的伪军骑兵们虽然在第一时刻遭到严重杀伤,但是逃跑的本领强,有一半逃回了归绥给鬼子报丧去了。

听到远处枪炮声大作的时候被围在托克托的鬼子骑兵少佐像打了强心针一样集合原来分散督战的鬼子准备冲出去接应援军。当然他还有小算盘,如果自己在先前战斗里率队逃跑遭到重大伤亡的事被传出去可就麻烦了,不如现在表现的主动一点将功补过。

佯攻托克托的骑兵们在接到朝鲁停止进攻监视托克托敌军的命令后便停止了进攻调整战线,这使鬼子少佐错误的认为敌人要跑了。再让敌人跑了,他就只有受到同僚的嘲笑了,所以少佐认为不能等了,他命令鬼子和200名伪蒙军骑兵冲出阵地追杀他认为正在逃跑的敌人。

刚冲出阵地鬼子就遭到猛烈的迫击炮轰击,鬼子冒着炮火冲向迫击炮阵地,很快他们就能清楚的看到炮口的闪光了,能够清楚的听见炮弹出膛的声音了。让鬼子少佐惊讶的是距离这么近了迫击炮仍然在发射,炮手们毫无逃跑的意思,在他的印象中只有满洲的抗联才有这种顽强。但是顽强代替不了实力,抗联不是被我们打到苏联去了吗?想到这里他的嘴角闪过一次冷笑,同时他一夹马肚子催马向前冲,他要第一个冲进炮阵地去砍杀。

突然他的冷笑僵在脸上,伴随着咚咚的马蹄声一片刀光从侧面亮起,一队骑兵从侧翼杀来。当他刚刚把马头带过来一柄大刀夹着风声从半空中向他劈来,他本能的一低头刀刃擦着他的钢盔划过。平时的千百次训练使所有动作都成了条件反射,在低头的同时他刺出一刀,然后清楚的听到一声闷哼,刺中了。没等他感到欣喜,又一把大刀劈下来。他用刀一格把刀格开,同时马往前冲他收刀准备应付下一个迎面重来的敌人。就在这时他听到脑后一阵风声脑子一片空白,之后他惊讶的看到自己骑在马上的身体竟然没有头颅。

鬼子骑兵本来就不多了,在骑兵猛烈的冲击下全部被砍死,伪军骑兵则一哄而散。骑兵们没有丝毫停顿一头冲进鬼子步兵堆里,发抖的日本步兵可怜的端着刺刀面对着暴风一样的马队。从鬼子步兵中冲过之后骑兵们没有回头砍杀而是紧紧追赶打马逃跑的伪军一直冲进托克托。

从骑兵们反冲锋到鬼子崩溃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伪军师长已经明白了狂喊道“快打,别让他们冲进来!”

可是他的手下不都象他这么聪明还在愣神——前边是他们自己人啊——骑兵们像一股洪流就涌进了阵地然后四散开去象大水一样漫过一切阻挡它的东西。一些骑兵还跳下马来挥舞着大刀跳进战壕把伪军们撵得只恨少生了两条腿。

伪军师长二话没说在卫士的簇拥下跳上一匹快马捡着人少的地方跑了。他很明白自己一个师一共才不过两千多人,在托克托的部队加上逃过来的人一共只有700多人,人家的骑兵至少有两千人,只要防线被攻破就别想再打了,现在还是保命要紧。

第26师团长后官淳等到早上一直没有收到原口的消息,这使他非常不安,但是他的参谋长一直在安慰他“将军阁下,不要着急,能够正面打败大日本皇军的支那军队还没有产生呢。如果与敌人发生交战原口君是不会不发报的,也许是敌人已经跑掉了,原口得意忘形了。”

是啊,如果有什么事发生原口应该发报的,可是为什么给他发报总是不见回音呢?应该是在追击敌人吧,也许一直没有停下来?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再次担心起来。早晨派出去的一架侦察机发回一份电报“遭遇敌机。”然后就没了下文,十有八九是被击落了。恼火的他命令电台每隔5分钟呼叫原口一次。

中午朝鲁已经打扫完战场,让他特别高兴地是抓了30多个鬼子俘虏,这应该是开抗战以来俘虏日军的先河了。不算伪军在托克托周围一共消灭鬼子三千六百人,缴获长短枪一千二百多支(挺),步兵炮2门,山炮1门,马匹数百,原口联队受到重创。战斗中骑兵师也付出伤亡一千四百人的代价,占到员额的七分之一,不过由于动员了很多牧民帮助抬伤员搞后勤所以骑兵师还可以继续作战。但是现在还不是庆功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打扫完战场骑兵师就再次集合起来在马上啃着肉干向归绥出发。

鬼子派出的侦察机被击落后再次派出一架侦察机总算飞到了战场附近惊讶的看到大队的骑兵直奔归绥而来。

留在归绥的木下大队长先是从26师团司令部接到联队主力已经被消灭的消息,不久逃回去的伪军遇到正在归绥外围巡逻的鬼子骑兵,鬼子骑兵把原口被消灭的消息带回归绥。得知大队人马正在向归绥进发之后他立刻跳起来骑上马在城里到处奔跑把所有能够动员的人集合起来。

原口一个联队加上配属的部队五千多人,被原口带走三千多还剩两千,但除了一个步兵大队多是勤杂人员。好在当时鬼子训练水平高,装备水平也高,这些人大都受过像样的训练并且手里有步枪。木下还把驻在不远处的伪军骑兵师调到归绥外围,打起来让他们打头阵。

木下很奇怪消灭原口的是一支怎样的军队,按照逃回来的伪军的说法是支那人的军队,可是一般支那人一个师的战斗力最多能达到皇军一个联队的水平,能在一夜之间消灭原口联队主力并且同时攻下托克托得有多少人呀。就是他们人再多原口也不应该连个发报的机会都没有吧?

所以他对自己手里这点人心里没底,归绥又没有城墙,没有什么可依托,他只好命令部队把老百姓都抓来在城外挖战壕。师团长说了,只要他坚持到明天天黑大队援军就能到达。作为一个日本武士他没有退缩的理由,如果守不住就只能战死。

后官淳师团长此时正在调集一个加强联队的兵力,兵力好调集却没有运送这么多人的运输工具。蒙疆派遣军司令部也手忙脚乱抽调兵力,向华北派遣军司令部要求运输工具。华北派遣军司令部手里的卡车最近在河北、山西的运输线上损失惨重一时也抽不出来多少卡车,只好命令各部队集中手里的卡车先运送一部分援军,同时命令独立第一、二混成旅团集中所有卡车组成一支快速纵队回援归绥。

朝鲁到达归绥外围的时候从鬼子第26师团由几十辆卡车和一些骑兵组成的增援部队刚刚进入归绥,骑兵师在外围打散伪军骑兵后从南面开始炮击敌人阵地。先头团团长向朝鲁报告敌情,鬼子已经在归绥城外挖了两道战壕,逃出来的老百姓说城里街道上已经修筑了街垒,鬼子一千多援军已经到达。现在部队正在与日军争夺一个小高地上的支撑点。

正说着,天空中两架I-16从他们头顶掠过冲向敌人战壕用机枪痛快的扫射了一顿然后从骑兵们头上摇摆着翅膀飞走了。

听完报告朝鲁却下达了一个让大家吃惊的命令:留下两个营监视敌人,其余部队休息。

木下的指挥权已经移交给随援军到达的师团参谋长大口大佐,大口本来准备痛击进攻的支那人,可是对方摆开阵势之后却没了动静,只是经常进行一下骚扰性炮击。

大口不敢大意,作为一个老鬼子他清楚的分辨出这支支那军装备了他没有见过的火炮,火炮的性能超过了皇军装备的火炮,而且数量不少。火炮射击的准确性也与以前遇到的支那军不能同日而语,经常是皇军的火炮与之对射一段时间如果不很快转移就会被击毁击伤。他想着像往常一样升起炮兵观测气球来校射,可是气球刚一升起来就遭到一直在附近徘徊的I-16的打击,气球变成一团烈火从半空中坠落。电报里他被告知航空队的轰炸机被派来进行支援了,可是他没看到,他只看到了苏制的I-16。他不相信支那人有这样的军队,这必然是俄国人在背后捣鬼,她已经把这个想法向师团长报了。

让他不解的是敌人在占领城外的小高地后没有再发动进一步攻势,是不是他们只是先头部队后边还有庞大的部队?想到这里他再一次催促援军。

日军“九七”式司令部侦察机在鬼子的期待中终于到达了商都机场,顾不上休息两架侦察机

就飞出去在茫茫戈壁和草原上寻找想象中的敌人大部队,日军第一、二混成旅团由二百多辆卡车和一部分装甲车组成的快速纵队则日夜兼程向归绥杀来。

韩光武给朝鲁发报“全国报纸皆发号外庆祝绥远大捷,日军第一、二旅团已被调动,战役目的已经达到,可以相机脱离战斗。”朝鲁也接到了侦察兵发来的报告敌人一、二旅团的援军已经越过警戒线,很快就会到达归绥。这样他开始布置部队撤出战斗。

援军已经向大口发出“我已到达归绥40公里处”的电报。骑兵师在攻占一段战壕后开始撤离,大口大佐敏锐的发觉敌人的变化向师团长进行了报告。随后飞临归绥上空的“九七”式侦察机依靠速度轻松的摆脱了I-16的追杀向日军报告大队敌人已经向西撤退,归绥外围的敌军已经所剩无几。后官淳师团长命令大口派出部队进行谨慎的侦查。

鬼子在得到命令后立刻反攻,只踩响几个地雷没有遇到抵抗就收复了阵地,鬼子对朝鲁骑兵师原来占领的高地炮击也没有反应。然后一队以骑兵为前导的十辆卡车爬过一段刚刚填平的战壕冲出城来。

就在城外的远处的高地上正有人等着他们,一个军官看到鬼子进入射程把一直端在眼前的望远镜放下,抬起右手。除了观测手仍在不断报出坐标,大家都紧盯着他的右手,可是他的迟迟也不落下。直到鬼子到了两千米远的地方,伴随着一声大喊“打’军官右手猛然劈下。立刻三门迫击炮和两挺12.7mm高射机枪一齐向无遮无掩摆在平展展的草原上的鬼子倾泻弹药。先是冰雹一样的12.7mm子弹飞过骑兵的队伍钻进卡车带着碎骨烂肉从另一边飞出来,鬼子刚刚从车上跳下来空中又砸下来迫击炮弹又在他们中间炸开。鬼子见事不好立刻分散开来,高地上的枪炮这才停止射击。

当日军增援部队到达后得知附近还有敌军便毫不停留的向那里冲去:要是连一仗都打不上那么没白没黑跑了这么多冤枉路就太亏了。

在离高地还有4公里的时候鬼子就摆开火炮对高地进行了十分钟炮火准备,装甲车为先导步兵紧跟向高地杀去。让鬼子兴奋地是高地附近开始有了还击,这说明敌人还没有退走。可是当他们再靠近一些才发现高兴地太早了,他们面对的是从高地后面冲出的坦克。

这是骑兵师快速侦察连的10辆BT-5.本来这个连有12辆BT,在打原口的时候冲的太近被鬼子用战防炮击毁一辆,长途行军机械故障1辆,所以现在只有109辆。9辆坦克排成一线对着冲过来的鬼子射击,对装甲车用炮打,对步兵用机枪扫。别看BT坦克装甲薄,可是炮口径不小,都是45mm。日本装甲车就是用普通卡车底盘改装的,装甲薄,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对付缺乏反装甲武器的军队还可以,对付坦克就是白给。

在遭到坦克的射击后鬼子仗着人多势众拼着命拖上战防炮来想打坦克,可是坦克的机枪和火炮猛烈的扫射遮断了鬼子靠近的道路。鬼子战防炮穿甲效能本来就不强,在一千至两千米距离上就更差,而且要想在这个距离上命中不断机动的坦克也实在不容易。当日军终于把炮推上来的时候他们绝望的发现敌人的坦克竟然已经向后退了一段距离,仍然和他们保持着大约一千五百米的距离。鬼子爬上那个高地发现除了弹坑以外什么也没有,迫击炮和机枪早就撤退了。

就这样鬼子慢慢推进,坦克慢慢后退,一直到天色见完坦克们才告诉离去留下相顾无言的鬼子们发呆。9辆坦克只有两辆被幸运的炮弹命中,但是都没有大碍,自己跟着大队飞跑。

韩光武在地图上标明朝鲁骑兵师的位置后一转身差点撞到正在他身后盯着地图看的程继军。程继军问“看来阎长官求胜太心切了,他的南路已经危在旦夕了还是没有加强啊。”

韩光武说“是啊,我已经提醒了好几次了让他注意娘子关方向,可是他置若罔闻。打败坂原对他的诱惑太大了,他现在就是在赌在川岸之前打败坂原。看来他被川岸文三郎抄后路还是不可避免。”

“你认为他能吃掉坂原吗?”

韩光武没有回答。程继军自己回答了“以他晋绥军的实力顶住坂原的进攻没有问题,但是他吃不掉坂原。阎长官,醒醒吧。”韩光武还是没有回答。

程继军转头看到韩光武正在看另一幅地图,上海南京地区的地图。10月26日,淞沪会战关键的一天,日军出动一百五十架飞机进行轰炸,大场失守,整个战线已经崩溃,南京危在旦夕。韩光武好像是对自己发问“一点儿希望都没有吗?”

程继军的声音冷得象冰“你明白,把我们的部队派过去只会被分割使用消耗殆尽,即使能集中使用脱离了后勤的部队也对付不了日军众多师团的进攻,最多只能起到迟滞日军的作用,于事无补。我何尝不想保住南京,可是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自古慈不掌兵,义不掌兵,你要记住。南京的事情就安原计划,不要再提了。阎锡山还没有向我们求援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