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基文一行近日参观了以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名字命名的乔治・布什图书馆。在参观行程中,身为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语出惊人,他表示,“世界需要美国的领袖地位。根据我的观点,这个世界需要美国的领袖地位。不这样的可能性很小……对于联合国来说,美国是最好的朋友,没有比美国更好的朋友了。”


分析认为,在这个时代,对于美国究竟在国际社会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争论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当某些国家无视联合国的权威,藐视安理会决议,使外界不得不面对诸如科索沃独立这样的麻烦时,作为联合国秘书长,保持客观与公正,应该是最起码的要求。


据俄新社报道,在潘基文担任秘书长之初,曾经公开指责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政策。而现在,他在公开场合发表这样的演说,引得国际舆论哗然。潘基文这次对美国的“真情流露”还不仅限于此。


潘基文还透露,自己对美国的感情从孩提时代就已经萌生了。潘基文对随行人员和媒体回忆了自己的童年往事。“我虽然生长在韩国,但被美国和它高尚的思想深深鼓舞着。当年,美国士兵们来到我的祖国,并挽救了它。那些美国士兵是那样善良,对我们又是那样慷慨。直到现在我仍然深深地感激美国人民对我们民族作出的牺牲。”潘基文回忆说。


潘基文还承认,自己对老布什非常崇拜,他回忆了自己与老布什的一次会面。那是在2000年,当时潘基文担任韩国的外交通商部长官,他积极促成了老布什对韩国的访问。潘基文回忆道,“当时老布什夫妇从飞机上走了下来,我赶忙上去帮他拿手提箱,他对我说‘不用了,不用了,部长先生,我们拿得了自己的手提箱。’”


潘基文还曾扮演过一次老布什。那是在1984年,潘基文还在上学,有一次,学生们模拟联合国安理会的紧急会议,他自告奋勇地表示,“我来代表美国副总统布什。”


作为联合国秘书长,在公共图书馆公开表达自己对美国的爱,潘基文并不是第一个。前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曾有过类似表现。在安南即将离任时,他在杜鲁门图书馆公开建议小布什,“应该恢复有远见的杜鲁门思想。”在安南看来,美国政府在与恐怖主义的战争中“违反了美国原本的思想和目标。”


不过,安南是在即将卸任的时候,才显露了自己对美国的真实观点与想法,而潘基文的这番话,却在刚刚开始自己的秘书长任期不久就说出了。有外交人士指出,潘基文在公开场合发表这样的言论,显然不妥。因为他不应该忘记自己是“联合国”的秘书长。


另有分析说,伊拉克危机一直也是联合国的危机。伊拉克没有遵守联合国的决议本身加速了联合国的危机,联合国无法完全按照美国的意志达成一致,美国觉得联合国碍手碍脚。联合国处境已经十分尴尬,大多数成员不同意美国发动战争却也阻止不了美国的战争。这本身就表明存在了半个多世纪的联合国集体安全体系已经漏洞百出,难以为继了。


而布什政府内部的鹰派从来就对联合国不屑一顾。联合国的伊拉克危机,让美国再次找到了要彻底改革联合国的理由。其改变联合国的实质方案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另起炉灶(激进改革方案),建立美国中心的国际组织,由能分享所谓美国利益与价值的国家组成新的国际组织,处理国际安全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