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驳《浙江良渚古城被指非良渚文化遗存》


又是一只“华南虎”?学者撰文再次质疑“良渚古城”:良渚课题权威林华东的《良渚发现的并非古城》一文,用专家的眼光指出了“良渚古城八大疑点”。该文引起了巨大的舆论反响,“良渚古城”是真是伪的争论掀起新的高潮。日前,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罗以民又撰文,以详尽的文献资料论证了古城构造的诸多不合理,并大胆判定:“良渚古城”根本不能成立。


良渚古城发现回顾:2007年11月29日,浙江省文物局和杭州市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宣布一个重大考古新发现:在余杭区瓶窑镇莫角山四周发现了一座距今约5000年的完整良渚文化古城的城墙基址,其平面范围略呈圆角长方形,为正南北方向,东西城墙基址长约1500—1700米,南北长约1800—1900米,面积达290多万平方米。一些著名考古学家给予了高度评价,指出良渚古城是我国长江下游地区首次发现的良渚文化时期城址,是目前中国所发现的同时代城址中规模最大、最为完整的一座,堪称“中华第一城”。同时,也是继殷墟之后,中国考古学界又一石破天惊的重大发现。


罗以民研究员在文中列举了其驳斥浙江良渚古城为良渚文化遗存的论据。其中第一条为:以当时的条件,没有工具可以开采古城所采用的城墙条石。


其城墙所用的火成岩(花岗岩就是火成岩的一种,硬度达摩氏5-7级),用现代眼光来看,需用合金钢钎,还要花大力气,抡18磅大锤才能顺着岩逢把它们凿开的。所以罗研究员就凭着中国历史上在良渚后期无使用合金钢的记录来判定良渚人无法制造合金钢钎,并由此判定良渚人无法加工此岩石,从而也无法建造该城墙。


依照罗研究员的推理,首先,因为良渚时期以后至19世纪中期中国都没有制作合金钢钎的记录,所以判定良渚人也不应该有使用合金钢钎的历史。那蓝水不竟要问了,中国古代有很多技术在流传过程中失传了,也造成后世没有使用记录,依罗研究员的推理来看,那我们先古那些失传的技艺是否因为没有流传下来我们就予以全盘否定了呢?答案当然事否定的。所以,依蓝水愚见,罗研究员的这个工具不存在论据不是很合理。


再次,依照罗研究员的推理,良渚人没有合适的工具,就制作不出来城墙所用的条石,那么良渚博物馆里的玉琮又作何解释?以目前的判断,在良渚文化时期,良渚人是没有技术在玉琮上雕刻这种需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精美的饕餮图案,我们只能进行大胆地推测,用答案反证法去反推制作技术和手段。如果用罗研究员的推理方法来看,玉琮莫非是现代人穿越古代带过去的?同理,在目前还未准确判定金字塔是采用何种工具,何种手段建筑之前,我们是否也可以用罗研究员的推理来推断金字塔不是埃及人建的,莫非真是外星人建的?同理,世界上很多目前还无法判断其制作工艺的奇观、奇景,我们是不是就不予以承认了?


另外,罗研究员文中列举了其否定古城的依据之二是古城的建筑风格不合惯例。以下为其原文:


“居然外墙缓,内墙陡,这完全违背筑城原则。以西外墙为例,底宽60米,夯筑的坡度居然缓到仅有30度,那是今天任何一个老太婆都可以走上去的角度,如何可以阻挡“良渚”时代可以追杀野牛的古人?相对来说内墙反而还陡一些,约45度,但也不象城墙的墙,到很象水坝的角度。以内外墙这两个角度延线的交叉点估算,这“城墙”的高度最多不过才3米。为什么底那么宽,却那么矮?”


首先,蓝水要说的是不可以以现代人的惯例和原则来看待古人的成就,因为任何惯例和原则只适用于一时一地,对于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和五湖四海的地域来说并不能完全适用,所以现代人的惯例和原则也就不一定适用于良渚古城。


其次,蓝水想做个大胆猜测,所谓大胆猜测,小心求证嘛。依蓝水之愚见,既然良渚古城所处时期是洪水泛滥的时期,而其城墙颇像水坝,那蓝水就大胆猜测其古城的作用并不是抵御战时敌方部落的进攻,而是在洪水期良渚人用来躲避洪水的避难城,也就是现代意义上的水利工程。现代社会因为生产力的发展,人类有能力在河道和海边修筑河堤和海塘,而在良渚文化时期,由于生产力的地下,良渚人只能退而求其次,修筑一个简易城堡来抵御洪水的侵袭,若作此解释,那古城的用途和建筑风格不是都解释的通了吗?


至于罗研究员文中所列的其他驳斥论据,由于蓝水知识所限,了解不多,无法反驳,还请各位见谅,以上驳斥有何不妥,还请各位板砖伺候。






向蓝水进军

2008-3-6于杭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