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关于《中法陆战新解》和《再侃中法战争》的几点声明


人在江湖上行走,全仗朋友帮衬。所以我这个人最喜欢交接朋友,最看不得人吵架,尤其看不得朋友吵架。没想到,最近却因为我的几篇小文章,而在铁血这样的大网站上引发了几位素昧平生的网友的争吵,我很惭愧,特作一二声明如下。

我这个人写文章向来是本着两个理想和一个动因写的。两个理想是:以文会友,开启民智。前一个是底线,后一个是最高纲领。

一个动因则是补贴家用,毕竟老师还是比较清贫的。何况我一直以来,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自掏腰包,致力于面向青少年的义务国学普及工作,花销还是不低的。

写了这么长时间,民智开了多少,我不知道。但朋友交了很多,我很高兴。我也知道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后一个追求,但古人说“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觉得说得很好,所以就把他当一个梦想来追。

两年前,我写了一部三十万字的专著《海雨天风廿六年——晚清史的战略解读》。好几位出版界的朋友想帮我出单行本。但我觉得作为一部专著,尚有很多有待完善之处,于是就先将其中的部分章节在《战场文集》第八、九、十卷上相继刊载,以求抛砖引玉,在大家的交流中精益求精。于是就有了《中法陆战新解》和《是非成败有谁知——甲午战争新考》(原副标题不是这个,这个名字是编辑部改的)两文的连载。

没想到前一文会平地惹起一段风波来。

大概是在文章开始连载数月后,有一位网友跑到我的空间留言,说我的文章整一个《再侃中法战争》的学术升级版,还说了几句诸如“欺世盗名”、“恬不知耻”、“学术腐败”、“抄文章也不会抄”、“羊毛只知道按一只羊拔”之类的话。我就在网上搜了一下,才知道有位即将去法国留学的panzergu 网友,承蒙帮衬,以鄙作为基础,将鄙人较为文雅的语言转化为相对通俗的评书式语言,并结合一些网友提供的新史料,开始在网上连载《再侃中法战争》一文。而那位留言的网友似乎是先看了《再侃中法战争》一文,而且似乎是没看到第一部分(刘永福与黑旗军)中panzergu 网友的声明。然后不知从什么渠道又看到了《战场文集》上我的文章,也搞不清谁先谁后,就跑我那较真去了。

我当时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删贴而已。为什么呢?试想中国虽然有十几亿人,但喜欢历史的有多少?喜欢历史的人里面能像panzergu 网友这样不仅关心这段历史,还一个字一个字把这么多内容码到网上供大家欣赏、争论的,又能有几个?太少了,真的太少了。能出一个后进如此,我辈高兴还来不及,还争那些虚名干什么?

再说了,我辈写历史文章本是为了引起国人对那一段历史的关注和思考,只要思想得到了传播,争鸣打破了沉闷,就算大家不知道王鼎杰三个字又有什么关系呢?毕竟,在历史面前,任何个人总是渺小的。

不料树欲静而风不止。

因为pengfeng6111网友最近和panzergu 网友围绕《再侃中法战争》一文是原创还是剽窃,该不该得到精华贴的争论,笔者和笔者的文章再次被“殃及池鱼”。也只好站出来说两句话,希望大家以和为贵,不打不相识,犯不着为了几个帖子伤了和气。也算是和panzergu 网友做一些小小的交流。

第一,史料放在那里,谁都可以去用。我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通过垄断史料来写作的人。但是,浩如烟海的史料有无足够的耐心去阅读,又如何识别,如何鉴定,又如何组合,如何阐释,在在可看出一个作者基本的学养、人文精神和价值观。而也只有在这些地方,才能够看出一个作者的基本学养、人文精神和价值观。鉴定文章雷同与否的关键就在这里。

第二,我的原书按严格的学术体例写出,脚注、尾注、夹注很多,投稿时考虑到军刊的特点,在语言上作了处理,并删除了注释,只保留了主要参考书目和对包括北洋水师网在内的几个网站的鸣谢。但刊行时也都被删掉了。甚至文章中间用括号注的一些书和人也被删除了。这也很正常,试问有几家军刊的文章刊主要参考书目?还在文中夹注资料出处?但是网上么有这个限制,不知道为何不注出来。

第三.关于panzergu 网友说的甲午一文的图片版权问题,我不清楚一百多年前的老照片的版权问题怎么说,也不知道这些一百多年前的老照片和陈先生有什么关联。而且我很忙,我的文章一向是编辑部配图,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恕难回答。

第四,原创、剽窃、改写、编译、书评显然各不一样,《再侃中法战争》一文属于哪一种,铁血高手如云,不用我来做鉴定。捧得太高固然不对,摔得太低也不客观。但单凭该文引发的热烈讨论这一点来说,我觉得给个精华贴倒不过分。

第五,pengfeng6111网友说《再侃中法战争》一文是《中法陆战新解》的网络语言版。对此,panzergu 网友说那是因为他在《再侃中法战争》一文中写了“王鼎杰所不敢写的对‘爱国者’无情、刻薄的批判和揭露!”对此我倒要奉劝一句先贤的老话:过犹不及。近代国人最大的毛病就是不学无术而好骂人,偶有所得就沾沾自喜。其实历史最需要的是宽容,下笔之时分寸还是要把握的。须知以冷嘲热讽代替专业分析,恰是愤青的传统。以恶搞当幽默,以浅薄为诙谐,以刻薄为深刻,正是时代的病症。不要让自己的文字批判的东西变成自己真实的不足才是。

第六,panzergu 网友在吵架时可能有些冲动,说了一些比较“冲”的话,而且不是冲争论的对方,而是冲毫无关系的第三者的我还有我的文章。对此,我还是那句话,人在江湖上行走,全仗朋友帮衬。总以交朋友为上,结梁子为下。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写历史文章的,反正我的文章是长期泡图书馆、档案室,反复修改、呕心沥血写成的,每一篇文章都是我的孩子,你良性的提意见我欢迎。但如果是非理性的欺负他们,至少在感情上我是绝对绝对绝对的不能接收!试问panzergu 网友,如果你遇到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因为其中一个人的作品争论,忽然一方拿身在局外的你的插画大肆嘲讽,还略带人身攻击的味道。阁下作何感想?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又说:反躬自省。希望小兄弟好好想想。

总之,我这个人是一向不在乎虚的东西的,但不代表今天这个社会的所有人都不在乎。我是一向主张“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的,但不代表所有人都这么主张。行走江湖,还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为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