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雪狼走后,李若兰认真研究了一下他手绘的福音兄弟会的内部结构图。对照这张图,李若兰用红外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对面的建筑布局。夜已经很深了,但李若兰发现,教会里还有三两间屋子灯火通明,虽然窗户被布帘遮住,但通过望远镜仍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有人影在走来走去。


李若兰蹙眉沉思许久,心中已有了大致的行动方案。


第二日深夜时分,李若兰提着一只大包,来到西面小街上的一家通宵咖啡屋。在里面静静地坐了一个多小时后后,李若兰看了看手表,见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便离开店门。此时大街上的行人已然不多,偶尔可见喝多了的醉汉和街头的流浪者踯躅行过。李若兰四下看了看,一闪身没入了西侧的一条街道,那座教会就座落在这条街上。李若兰在离教会不远处的一处街角暗影处蹲伏下来。悄悄地换过夜行服,将头脸全然遮住,只露出两只眼睛。


李若兰看了看时间,静静地坐着等了一会,见手表指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和雪狼约定的时间已到,便起身开始行动。


看着足有两三丈高的围墙,李若兰稍稍皱了皱眉,从包里取出一根飞索扔到墙头。身形如同矫捷的燕子,双足交替在围墙上轻点,三五下便上了墙头。李若兰松开飞爪,迅速收了绳索,转身轻轻跃入院内。


脚一落地,李若兰不禁吃了一惊,两头体态雄健的大狼狗正蜷作一团,伏在墙角。李若兰正待有所动作,一条黑影突然闪了出来,轻声道:“头儿!是我!”


李若兰一看,原来是一身黑衣打扮的雪狼。便努了努嘴,指向墙角的两条大狼狗。


雪狼凑在李若兰的耳边轻声道:“我已经把它们迷倒,没事了。”


李若兰闻言脸上一热,心中暗道:自己也忒粗心了点,白天用望远镜窥视这里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里面有这两头畜生。看来,这两条狗一定是夜间才给它们放风。


雪狼引着李若兰悄悄在院落各个建筑之间穿行,悄悄摸到后院。二人贴在后院墙外往里面窥视,见院子里有两个披着长袍的教士正在走来走去。


雪狼头一歪道:“头儿,这里面的一排屋子是高级教士的居所。这座院子是禁区,白天是不允许一般人进来的。”


李若兰低声道:“黑狼巴比藏在哪里?”


雪狼轻轻道:“你看到院子西侧有一个铁栅栏门吗?门后是一个花园,里面有一座假山,假山下面暗藏密室,黑狼巴比就在下面!里面还有两个守卫通宵值班。”


李若兰点点头,其实这些雪狼的地图上都有标示,自己早已经了然于胸了。于是便做了个手势示意雪狼跟自己进去。二人伏低身形,待巡视的教士转到另一侧方向,身形一闪悄悄潜入院中。进得院中,二人迅速扑向小门,抓住门上的铁栅栏一翻身轻轻跃入花园。


园中果然有一座巨大的假山,二人放轻脚步屏息静气悄悄潜近假山。雪狼指着假山的一处洞口道:“入口就在这里,我去引开里面看守的人。”说着,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身形一展,从洞口穿过,手腕一抖将石头扔到里面。只听见“叭”的一身,立刻有人骂道:“他妈的!是谁?”


片刻之后,两个人从里面跑了出来,瞪大了眼珠四下张望。雪狼身形一闪,没入假山背后,却故意放缓身形,好让二人发现。二人果然看到一条黑影闪过,立刻神情紧张地追了过去。


李若兰把握这片刻时机,展动身形,钻入了洞口。一进假山洞,李若兰便吃了一惊,洞里面早已被掏空,里面有一条螺旋形的甬道,一级级阶梯直通到地下。依稀有一点光亮从下面透出来,看这样子,这假山下的工程还真不简单。李若兰正想着,就听见身后有人骂骂咧咧地进来了,想必是雪狼已经把二人给甩脱了,二人找不到人只得回到假山洞里。


李若兰忙将身形一矮,顺着阶梯一级级往下走去。走了有几分钟的样子,感觉下面的光亮越来越明显,可以看到底下有两间石室。其中一间石室的门虚掩着,光亮正是从那座门里透射出来的。


李若兰蹑手蹑脚地走近门旁,从门缝里向内窥视,却只能看到屋内的一张椅子,上面坐了一个人。由于背对着门,只看到他的背影,穿着一袭长袍,鬓发斑白,口中正在低低地说着什么,可却听不清楚。


李若兰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只听得突然有一个人暴躁地高声说道:“三木!已经两天了,你还想拖延到什么时候?我来你的狗窝可不是听你诉苦的!这些话你留着对特使去说吧!”


屋内静了片刻,只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起话来,声音很低,而且李若兰听出他是在用极为生硬的汉语在说。由于石室内声音显得很闷,李若兰只听清断断续续的几句,什么“……特使……计划提前……时机没有成熟……”等等。李若兰心下十分着急,因为她知道这些话一定是非常重要的话。


屋子里的二人很显然就是大主教三木和黑狼巴比了。两个人深更半夜不睡觉在里面争论,所谈的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可惜自己却听不清楚。李若兰心下一急,贴在门上的身体不由得动了一动,门立刻发出轻轻的响声。屋内的两个人立刻停止了对话,不一会,李若兰瞥见有人影转身向门口走来。


李若兰急忙将身闪开,四下一看,别无藏身之处。情急之下,李若兰看到隔壁的石室,不禁心中一动,飞身过去拧了拧门把,居然一拧就开了。


李若兰迅速闪身入内,又轻轻将门关上。在门关上的瞬间,眼前顿时变得一片黑暗。李若兰紧贴到墙上,静静地等待了几分钟。听到没有什么动静,便从怀内摸出微型手电,打开开关,一道白色的冷光射出。眼前突然一亮,随即便看到屋内的陈设物品,李若兰立即警觉地四下打量起来。


屋内的陈设十分简单,四周全是书架,书架里塞满了书,看样子像是一间书房。但屋子里连一张桌子都没有,门边的两侧屋角倒是各摆放着一张木几,上面放着两只样式古朴的大花瓶。不过屋子中间又却摆放了一张床,显得突兀之极,说是卧室却又不太像。


李若兰心下疑惑,在屋内来回转了转。翻了翻书架上的书,都是一些经文史册,上面大都生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看样子,这几排书架只是个摆设而已。李若兰又将手电转向屋内的那张大床,照了照,发现床上居然还放着几本色情杂志,封面上的裸女翘起屁股摆出一副丑恶的姿态。


李若兰皱了皱眉,忽然有些明白房间里放这张大床的用意了。她将手电在床头照了照,又把灯光转回到书架上,准备仔细地探查一番。


就在此时,她忽然听见门外一响,门把上开始发出轻轻转动的响声。李若兰悚然一惊,立刻关掉手电,身体迅速在地上翻了一个滚,伏到床底下。


就听见“啪嗒”一声,李若兰立时觉得一阵刺眼,屋内灯光大亮。紧接着屋内响起了人走动的声音,片刻之后,李若兰见到一双穿着黑色圆头皮鞋的脚慢慢走到床前。就感觉床突然往下一陷,一个人坐到床上,悠悠叹了口气。声音干涩、苍老,正是刚才另一间屋内的那个大主教三木。


“没想到事情这么急……这样一来,我经营多年的心血可就……这个该死的巴比!……特使,他究竟要干什么呢?”三木喃喃自语,语声沉闷、沙哑,不过这回李若兰听得清清楚楚,但心里却越发觉得疑惑了。这个三木,到底在说什么呢?


“巴嘎!只有这样了!”三木突然怒喝一声,起身站了起来,李若兰立觉床板往上一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