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 ※ ※ ※ ※ ※ ※ ※


丛林中渐渐升起夜雾,二人在林中行进,火把被雾水浸渍,发出“滋滋”的声音。


简力文用短刀拨开枝蔓杂草,举着火把,引领欧文在林中穿行。


欧文见简力文引着自己毫无停顿地在林中穿来绕去,一副驾轻就熟、成竹于胸的样子,不禁越来越疑惑,终于忍不住问道:“龙,你莫非认识路吗?”


简力文“嘘”了一声,凑到欧文耳边低声道:“别说话!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可惊动丛林中的生物……不是我认识路,而是我认得方向。”说着,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指北针。


简力文并未告诉欧文,其实他是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感觉。多年的意念修持,令他的反应、感觉都超出常人许多。尤其在陌生环境中对于方向感的把握,简力文在多年的游历生涯中从未出现过差错。狼烟升起的地点已经牢牢地印在简力文的脑海中,因此在丛林中无论怎样转圈,简力文都不会迷失方向,因为目的地只有一个。


二人在林中默默行进,走了几个小时之后,手中的火把终于燃到只剩下短短的的一截。简力文砍下一段儿臂粗的树干准备点燃,可林中雾水浓重,树木受潮怎么也点不着。


“啪嗒”一声,欧文手中的火把掉在地上,原来是快要烧到手了。简力文摇摇头,干脆将自己手上的火把也扔掉,对欧文低低说道:“再坚持几个小时,我看我们就快走出这一片树林了。”


欧文微微气喘,默默点头不语。地上的火把渐渐熄了,二人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在静静等待了几分钟后,二人才逐渐适应了周围的黑暗,可以依稀看到身前不远处林中的景象。


简力文一紧短刀道:“我们走!”当先领路走去,欧文默不作声紧跟其后。


又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欧文突然听到丛林中有“唰唰”的声音,紧接着就觉得周遭树林中的枝叶似乎异常地摆动起来,不觉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却忽然觉着手臂一沉,原来是简力文拉了自己一把,忙身形一矮,蹲了下来。简力文已悄悄在耳边说道:“有人来了!”


欧文惊疑不定地打量前方,片刻之后只见一道黑影从前方树丛里拨开枝叶,跌跌撞撞地向自己二人藏身的方向奔来。来人身形摇摇欲坠,脚步轻浮,喘息之声粗重可闻。


简力文一眼看到当前的人影,不禁觉得十分熟悉,心下暗自惊疑,忙一按欧文肩头,二人在一颗树后的草丛中伏了下来。黑暗中但觉欧文身形颤抖,似乎情绪异常激动。


简力文未及细想,讶异之中,却见当前的那个黑影突然向后望了一眼,“啊”的惊叫了一声。简力文耳边就听得“嘣”的一声,面前那黑影已经软软地栽倒下去了。紧接着前方树丛中的枝叶再次摆动起来,另一个人影从里面奔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类似弓弩一样的东西。


简力文大惊,心念转动之际忽觉身侧欧文身形一展,似跃跃欲试,忙一把将他按住。就在这片刻之间,那人已奔到倒在地上的黑影身边,口中低低地狞笑道:“好家伙!让老子追了你这么久,待我砍下你的头颅回去领赏了!”说着,从腰后摸出一把匕首,半空中寒光一闪便待刺下!


简力文低叱一声,身形一展似箭一般向前窜去。半空中飞起一脚正踢在那人手腕,那人“啊”地一声,着地向后翻了一个滚,匕首立刻飞上了天。此时欧文也奔了过来,却见那人已从地上爬起,手中一把弓弩已然端在胸前。简力文大喝一声,飞扑过去一把将欧文按倒在地,只听得“嘣”一声弓弦发射,一丝凉风从二人头顶掠过。身后树木“夺”的一声,二人回头,但见一只利箭正钉在树身,尾羽犹自微微晃动不已!


二人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在这片刻迟疑之间,那人已再次上了弓弦,平举到胸前。简力文一把将欧文推开,令他翻滚落入草丛。自己则扭动腰肢,身形平地弹起足有半尺,犹如一条大鱼在半空翻了个身,恰巧闪过疾驰而过的箭枝。虽然如此,简力文的衣襟犹自被射穿了一个大洞。


那人怒吼一声,弓弩再次举起瞄向简力文,但简力文已经到了近前,一掌向那人颈项切去。那人挥手一格,顿了一顿,简力文已一脚踢出,将那人手中弓弩扫落草丛。那人身形一歪,随即怪吼一声,一拳打在简力文的肩头。此时林中犹自十分黑暗,简力文躲避不及,但觉一股大力袭来,自己肩头剧痛,身体随即被击飞出去,手中短刀也跌落在地。


那人一把将短刀抢在手中,狞笑着奔上前来,举刀便要砍劈。


这时,欧文已从草从中爬了起来,拾得那人遗落的弓弩,对着他就是一箭。那人惨嚎一身,一头栽倒在地。


简力文翻身跃起,拍了拍身上的土,走到那人跟前,就着些微月光一看,原来是一个面目狰狞的虬髯大汉。一支弩箭正插在大汉的心口位置,那大汉怒目圆睁,口鼻中都渗出血来,显然已经活不成了。


简力文喟然一叹,又回头去看另外一人。却见欧文正呆呆地站在那人身前,一动不动。


简力文慢慢走过去,见那人身体蜷作一团倒在地上,背后中了一箭,口中正发出微弱的喘息声。


简力文忙蹲下去一探那人口鼻,还有些许呼吸,便轻轻转过那人的脸来,耳旁只听得欧文冷冷地说道:“他是保罗!”


简力文一惊,心下恍然,难怪刚才觉得这人身形如此熟悉。此时,保罗已神智散乱,嘴角鲜血汩汩溢出,眼见得不行了。


简力文抬起保罗的上半身,让保罗的头靠在自己膝上,用力去掐保罗的人中。过了一会,保罗突然睁开眼来,目光炽热地望着简力文,叫了一声“龙!你来了!”说完之后,脸容一阵扭曲,头一歪就没有了气息。


简力文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呆呆站在一旁的欧文。


二人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一时间都觉得有些茫然,同时也感到一阵后怕。刚才黑咕隆咚一阵忙乱,二人若是稍有闪失,恐怕倒在这里的就不见得是这两具尸体了。简力文摸了摸那虬髯大汉的口袋,除了在上衣口袋里摸到一只打火机外,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再翻开保罗的衣服,简力文在他的贴身衬衣口袋中找到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留着齐肩长发,将两手背在身后,侧着头眼含微笑,静静伫立的年轻女子。简力文想了想,将照片放入自己袋中。


除此之外,保罗的身上再没有任何东西。简力文无可奈何,只得和欧文将两具尸体拖到一处,挖了两个坑将二人分别埋了。在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后,二人出了一身大汗,才把一切处理停当。简力文和欧文站在保罗的坟前默默哀悼了片刻,心中俱各生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半晌,简力文悠悠叹道:“走吧!”欧文拾起弓弩背在身上,默默转身,二人再次向林中前进。


此时天已渐渐亮了,林中光线变得明亮起来,二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前方林中的景物。又走了一会,天已大亮,二人终于穿出了树林,看到了前面一处视野开阔,草木稀疏的坡地。一条小溪从二人脚下绵延流过,溪水十分清澈,水很浅,水里铺满了大片大小不一的鹅卵石。


欧文长吁了口气道:“终于到了!”


简力文点点头,左右探视了一番,用手一指前方东北方向道:“昨日狼烟生起的方位应该就在这里,我们过去找找看!”


二人踩着鹅卵石淌过溪水到了山脚坡地上。


一眼望去,山峰当头而立,冷峭如一柄利剑般直刺云霄。山脚下是大片碎石草滩,生满了乱草。碎石滩上散布着三三两两的巨石,石上零落地披覆着点点绿色。二人前方不远处便有一块巨大的山岩横亘而出,岩下生着几丛低矮的野树。


欧文皱着眉四下望了望道:“这里好像很荒凉啊!我们应该去哪里寻找呢?”


简力文心下疑惑,摇头不答,径自往前慢慢行去。


转了半个小时之后,二人犹未有任何发现。欧文边走边呼喊:“马田!强生!”可是始终没有回音。


欧文道:“难道我们找错方向了?”


简力文摇摇头,心中也暗生疑窦:“不会,应该就在这里……嗯,莫非马田他们已经走了?”


“快看!”欧文突然高声叫道:“那是什么?”


简力文抬眼一看,原来二人前面不远处的一块山岩脚下居然有一只矿泉水瓶子!


二人心头剧跳,立刻疾奔过去。欧文一把抓起瓶子,道:“看来他们真的到过这里!”


“不错!”简力文点头道:“我们找的地点没错,就在这附近了!”说着抬头看了看前面的道路,只见地势已然斜斜向上,一直往山上延伸开去。


“再往前就是上山的路了……”简力文沉吟着,回头向来路望了望,道:“欧文,昨天的狼烟应该就在我们走过的那块草坡上升起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何一点痕迹也没有了。欧文……”


简力文尚在思索疑虑间,心中突然一紧,一股异样的感觉充斥全身,浑身的毛孔不由自主收缩起来。就觉得脑后有一阵凉风袭来,耳畔听到“呼”的一声,不觉吃了一惊,本能将头一偏,身躯一矮。身后一个人猛地撞到自己身上,一只手臂从自己耳畔倏然擦过。


而此时身侧传来“扑通”一声,简力文忙中偷瞧,见欧文已经倒在地上,一名男子提着一根儿臂粗的木棍站在一侧。简力文不觉一急,大喝一声,以手臂刁住身后来人胳膊,骤然往下一压,双膝一曲,腰部发力,“呼”地一声使了个过肩摔,将来人狠狠摔了出去。


但那人身手十分敏捷,半空中身形一扭,团身翻了个跟头,一下子翻落在地。身形尚未站稳,那人已沉肩屈膝,也不稍懈,右拳蓄势,运足气力默不作声地大力挥拳击来。


简力文刚直起腰,还未来得及抬头便感觉面上一凉,那人拳头已带着风声到了自己面前。简力文不觉心头火起,怒吼一声,暗运真力伸出手掌倏然击出,一把抓住了来人的拳头。但觉入手虽坚韧有力,但柔软滑腻,却似女子拳头。不觉抬眼一瞧,心头突然剧震,口中惊呼道:“曼丽!”。而此时对面女子也同时惊叫起来:“龙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