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火堆旁,马田熟睡之中突然做了一个梦。一只老虎突然从林中窜出,一下子向自己扑来。自己举起猎枪仔细瞄准,正引枪待发时,一个穿着兽皮,扎着小辫,脸上红扑扑的男童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猛然扑到自己身上。而此时,老虎已厉吼一声,纵起身形飞跃而至。


马田惊叫了声:“宝儿!”一下子就醒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呆坐片刻之后,马田起身巡视营地,发现外围警戒圈上有一处机关被人踩倒了。马田吃了一惊,忙返回到营地里,仔细查看了一番。并没发现什么异样。马田心下疑惑,挑开帐篷一看,发现帐篷一角有几截绳索散落地上,其余众人都在睡熟,唯独保罗竟然不知去向了。


马田这一惊非同小可,忙提着枪沿着营地边缘留下的痕迹往前追去。可追出十多米后,马田发觉林木杳杳,枝叶摇曳,浓雾在林中徐徐弥漫,哪里还能够寻找得到保罗的踪迹?马田回头看了看火堆旁的帐篷,想到尚在熟睡的众人,只得跺了跺脚,无可奈何地返回到营地里,但内心的懊丧实在是难以言表。


天明之后,帐篷中的人陆续醒了过来。众人纷纷钻出帐篷,见火堆已经熄了,而马田仍端坐在一旁,犹如泥雕木塑般一动不动。众人不觉吃了一惊,走到马田身边,叫道:“马田!”


马田一脸疲惫,双眼布满血丝,颓然道:“保罗跑掉了!”


这时众人才醒觉过来,罗娜“呀”地惊叫一声,发现果然保罗已经不见了。


众人呆了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克莱儿轻声安慰道:“马田,这不怪你!这几天你太累了。”


马田摇头不语,半晌突然站起身来,眼光一扫众人道:“大家吃点东西,收拾一下,我们继续赶路!”


※ ※ ※ ※ ※ ※ ※ ※


简力文和欧文二人急急赶路,一路上简力文暗暗观察地形,发觉地势起伏不定,丛林不再是完整茂密的一片,而是不断有大段稀疏的坡地将树丛间隔开。简力文心中暗暗点头,看来地形有了较大的转折,一定是距山脚已经不远。二人不停赶路,累了就停下来休息,到附近林中采些野果补充体力。好在丛林中野生的果树甚多,二人一路上也遇到些山鸡、豪猪、林鼠之类的动物,只是为节省时间并没有停下来捕猎。这一路奔行下来,欧文体力消耗十分厉害。不过有简力文在一旁适时指导,帮助他调理恢复,欧文倒觉得不难坚持下来。因此,二人行进的速度很快。


到下午黄昏时分,二人已经进入了最后一片丛林,只是他们不知道走出这片树林,前面就是再无遮挡的山脚坡地了。而狼烟升起的地点,就在那座山坡上。


简力文见天色渐晚,停下脚步道:“我们休息一下吧!”


欧文点点头,一屁股坐了下来,道:“龙,你看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达山脚?”


简力文看看前面的树丛,沉吟道:“我看快了,不过天很快就黑,我们恐怕今晚不能到了。”


欧文道:“夜间穿越丛林你能认识路吗?”


简力文看了看树林深处,笑道:“夜路我倒是常走,若是认准方向应该没有问题。”


欧文道:“那我们连夜赶路如何?”


简力文犹豫道:“本来我正有此意。我们今晨发现的狼烟,若真是马田他们在发讯号联络你,他们一定会在那里等你,今晚肯定会在那里宿营。但若你我不能及时出现,马田他们第二天极有可能就会离开那里。我们若是明早再去的话,到了那儿恐怕他们已经走了。”


欧文急切地道:“那我们赶紧出发吧。”


简力文道:“我是担心你的身体……”


欧文猛然站起身来,高声道:“我没有问题,我已经恢复如初了!”


简力文点点头,心里暗暗计算了一下,道:“好,那我们现在抓紧休息,两个小时后出发!”


欧文讶道:“为什么要等两个小时,我们不立即赶路吗?”


简力文盯着欧文笑道:“相信我,欧文。等一下我们要走的一定是一段艰难的旅程,中途决不可松懈,也不能停下来休息。我们要一鼓作气走到天明,才能摆脱黑夜里丛林中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危险。因此我们必须养精蓄锐,蓄足体力才能走得下去。我算了一下,若是我们连夜赶路,时间应该会很充裕,一定会在天明之前赶到那里。”


欧文呐呐道:“龙,听你的好了,那我先睡一觉吧。”


简力文道:“不用急,我们先吃点东西。吃完之后我教你一个法子来迅速恢复体力。睡觉虽然是最常用的办法,但恢复起来慢了些,等会你不妨试一试。”


欧文惑然道:“难道又是你那个什么呼吸的法子?”


简力文微笑道:“不错!”


当下二人决定就此扎营,便一同到林中寻找食物。走了没多远,二人很幸运地寻到了一只山鸡。想是从来没见过人类,那只山鸡居然呆呆地望着二人,并不知道躲避。简力文暗道一声抱歉,扔出短刀将山鸡钉在地上。


欧文喝了一声采,喜滋滋跑过去捡起山鸡。二人也就不再跑远,就地取木柴架起篝火,将山鸡烤熟。早上临行前,欧文曾做了一只长长的竹筒将水灌满,路上二人喝了些,竹筒里还剩下小半筒水。二人取出喝了,各吃了半只山鸡,又啃了几只野山果,也就觉得饱了。


饭后简力文传授欧文静坐呼吸之法,让他调匀呼吸以迅速恢复体力。自己则坐到欧文一旁闭目打坐用起功来。


简力文这一坐调动体内真气往来奔赴,沿着大小周天不断运转,几个来回下来,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已过去了大半。但欧文从未习过吐纳修炼之法,闭目静坐了半个小时之后,就觉得双腿酸麻不能抑制,终于忍不住睁开眼来。不过这半个小时坐下来,欧文倒果真觉得自己神清气爽,体力充沛,不禁对简力文佩服得五体投地。


见简力文犹自闭目静坐不动,欧文不敢惊扰,便以臂枕头,躺在地上休息。躺了一会,欧文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到欧文醒过来时,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简力文正站在自己面前,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欧文呐呐道:“我睡了多久?”


简力文淡淡一笑道:“差不多两小时到了,我们该走了!”


欧文一跃而起,将东西收拾起来背在背上。简力文递给欧文一根火把,自己也取了另一根,将火堆扑灭。二人认准了方向,举着火把连夜向前行去。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