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感于历史中的数字


文 蒙城漆园守


最近很多网站又在热烈讨论南京大屠杀与三年大饥荒的往事。但是,说来说去,从标题到内容,似乎都在争论数字。窃为国人悲。

我一直觉得,像到底死了多少人这样的问题是很专业的技术性历史问题,应该由专家去研究。不然大学开历史系干什么?至于一般国民其实更应该反思问题的本质:为什么会饿死人?如何避免不再饿死人?就像南京大屠杀,是不是死的人不是三十万就失去争论和纪念的意义了?我们反思的究竟是数字还是屠杀?

再者,个人的经历和见闻很重要,但绝非历史的全息图像。以我的亲属和朋友的经历讲,三年大饥荒期间,有的家庭小孩的牛奶照喝不误,但也有全家吃树叶、树皮,甚至饿死的。如果大家都只以自己的经历或身边的经历看历史,历史永远是狭隘的。差别背后的历史和不同历史之间的差别其实更值得反思。孔子说既往不咎,并非说歪曲历史为现实服务,而是说要用宽容对待历史,用德行决定选择,避免恶的悲剧的重演,择善而固执之,开启更美好的明天。一如克罗奇说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的原意是指一切逝去的历史都是活人的理解。

今日中国国民的悲哀,实在是源自教育的人文冷漠和舆论的娱乐导向,已经深入国民的骨髓之中。一个标题往那一放,三千万!三十万!再加上感叹号,很刺激,很吸引人。而如果只是大饥荒和大屠杀,就收不到这个吸引眼球的效果。而被吸引进来的国民,却也真的围绕三千万和三十万此类数字争得不亦乐乎,还动不动给辩论对手上纲上线,人身攻击铺天盖地。这就在人文的冷漠的背后,又凸现了国民基本智识与修养的严重不足。

而国人的悲哀尚不止于此,因为专家也在恶搞历史。数字可以随意改写,反而降低了历史的可信性。以南京大屠杀为例,这个三十万是怎么得出来的。到现在没有一个学术的解释。国际上自然不能接受,不仅不接受,甚至会连二十万的数字也产生质疑。

编纂相关图文资料集时也是粗制滥造,多多益善。结果呢?日本人抓住的就是你这个学术豆腐渣工程的软肋,疯狂进攻。一张照片一张照片的考据,一条史料一条史料的争论,最终由具体的反驳达到否认历史的高度。这固然是诡辩论式的胜利,因为日本人论证来论证去只是在论证后人的错误,但因为其学术手法的坚实和我们的无学术,往往导致国际人士只有暂时接受日本人的相对正确性。

而国人在干什么呢?一挺机枪在南京出土,专家来了,面对镜头,大言不惭地说:这是一挺日军的机枪,是大屠杀和日军侵华的铁证!

但是很不幸,那恰恰是一挺国军抗日的机枪。但其实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其看到机枪就得出大屠杀的结论的这种思维的无逻辑性。甚至就算是证明“侵华”,日本右翼也是不会服气的。要知道日本右翼从来没有否认过到中国打仗这件事,而是争论战争的性质。我们固然可以说,这挺机枪的出土是日军侵华的铁证。殊不知日本右翼同样可以振振有词的说,这挺机枪的出土是大日本皇军解放东亚人民,远渡重洋,踏尸直前的铁证!

但是所有这些争论终于都没有展开,因为从一开始中国的专家就又错了。那不是一挺日本的机枪。想来,日本的右翼们一定很失望吧。他们多希望那真的是一挺日本的机枪。那样的话,他们就又多了一个缅怀历史的土坑。

这样的一个时代。试问如果孔子活到今天,他会说什么?或许会说: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